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封面故事】汉江困局

2010年07月20日 08:05 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对汉江的过度开发,使这条勾连长江黄河两大流域的河流面临湖泊化、沟渠化的危险

对汉江的过度开发,使这条勾连长江黄河两大流域的河流面临湖泊化、沟渠化的危险

  提到中国的河流,我们自古有“江淮河汉”的说法。其中汉,就是指汉江。汉江年径流量达550亿立方米以上,只比黄河少了100多亿立方米。更为难得的是,它到现在还是一江清水。因此,汉江成为南水北调中线的水源地。然而,正是因为南水北调工程,汉江如今面临严峻考验。

  按照规划,四年之后,从湖北丹江口,每年都会有95亿立方米的水由此一路向北,经过1000多公里,抵达北京、天津。北京、天津、河北、河南各地翘首以待,作为水源地的山西湖北两省,却有着别样的感触。

  实际上,作为汉江发源地的陕西省,本身也是北方缺水大省。因为不在南水北调工程受水省份之列,为解本省缺水之患,在南水北调工程推进的同时,陕西省也在力推引汉江济渭河工程,以解陕西全省缺水的燃眉之急;与此同时,陕西省还在汉江上游的干流,进行七级梯坝开发。

  陕西的这些工程,对于位于汉水下游的湖北省来说,可谓雪上加霜。南水北调加上引汉济渭,使得汉江水量大减,可能造成灌溉、饮水和污染等众多难题。为了寻求补偿,湖北省也在启动引长江济汉江工程;同时也将在汉江中下游干流,兴建七级梯坝,逐次建坝蓄水,以便最大限度地利用汉江水,弥补水源的短缺。

  《新世纪》周刊高级记者宫靖:中线工程大概要调走他们95亿的水量,很快就发现陕西在上游还有一个引汉济渭的工程,大概又要调走10亿立方米的水,这样总共就是105亿立方。

  宫靖 《新世纪》周刊高级记者。长期从事时政、公司领域深度调查报道。 代表作《北京新造城运动》《“毒奶粉”冲击波》、《长江刀鱼天价之问》。

  《新世纪》周刊高级记者宫靖:这两个工程二期加起来还会调走40--50亿的水,这样就相当于汉江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之间,那么这个水量在国际上一条河流调水没有这么多,这样被认为就会产生很多的生态问题。

  襄樊,湖北的第二大城市,也是湖北最重要的工业城市。它位于汉江中游。由襄阳和樊城两部分城区组成,汉水是两城区的天然分界。可以说,没有汉水,就没有襄樊。南水北调,让这个城市感到恐慌。因为调水之后水量的短缺会引起水位的下降,而这会引发一系列麻烦。

  襄樊在2002年前后曾聘请专家作专门评估,结果认为调水后汉江襄樊段水质将整体下降一个等级,水位平均下降0.31米至0.51米,地下水位也将下降0.25米至0.41米,会直接导致21座水厂、39座泵站、1680眼机井取水困难或报废,从而带来城市饮用水、农田灌溉等一系列困难。为解决这个问题,襄樊市力争在其境内通过建造四座大坝,拦蓄水流,保证用水及航运。四坝中的第三坝,崔家营水利枢纽,就建在襄樊城南17公里处。

  《新世纪》周刊高级记者宫靖:因为这个大坝建的位置就是在这个城市下游17公里处。而这个大坝未来的回水区多达20-30公里,将来会形成一个湖泊,水的流速非常慢。襄樊的城市段都在这个大坝的回水区之内。取水口也在这个范围之内。大家都知道有一个成语叫“流水不腐 ”,这个城市段的水都不流动了,那么他的这个纳污能力,或者文雅的说叫做环境容量就会下降。城市排除的污水大概三分之一处理能力不足要直接排入汉江的污水就被拦蓄在城市段了。

  雪上加霜的是,汉江两大支流唐河、白河,都从河南南阳发端,被该省境内为数众多的造纸厂、酿造厂和化肥厂等严重污染后,在襄阳合流成唐白河,其水量将占襄樊汉江段总水量七分之一。过去,这些五类和劣五类水,会很快被滚滚汉江水稀释、冲走。崔家营大坝的修建,则把巨量的污水拦在襄樊城区。

  如今,在汉江中流,已经规划的有八座大坝。为什么建坝,一是保证本地用水。再就是看上了大坝蓄水带来的巨大发电效益。而这背后,是一个梦想,这就是水利部提出的把汉江流域建设成中国的田纳西计划。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计划,它在汉江能实施吗?

  上世纪30年代,美国联邦政府成立了田纳西流域管理局,集水电开发、航运、灌溉、灾害控制、环境保护以及经济发展等多种角色于一体,对田纳西流域综合开发。通过在干支流上建起9个梯级共计54座水库,使得原本灾害频发、生态退化的这一流域得以起飞,并成为工农业较为发达的中等发达地区。

  2003年,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动工。水利部主动向湖北提出汉江中下游梯级开发方案,要求将汉江中下游建设成为现代水利示范流域,也就是类似美国田纳西的开发规划。

  按照规划,未来的汉江干流,从上游黄金峡到下游兴隆共计1000多公里的江段上,将被人工分隔成15段,不足百公里就有一座大坝。最密集的襄樊境内,不足50公里就将建一座坝。汉江支流上,保守估计也有900座以上,这还不包括正在雨后春笋般崛起的新水库。然而,在宫靖看来,田纳西之梦并不现实。

  《新世纪》周刊高级记者宫靖:首先是我们的开发力度比他们大,他们没有调水工程,我们有调水工程,而且我们大坝的数量比他们多的多,他们干流上9座,我们有15座,他们支流上总共四十几座,我们是他们的甚至20倍还要多,这个开发绝对是过量了。

  这对汉江本身来说,无异于被肢解。专家们担心,每级水坝都有几十公里的回水区,在这些回水区内汉江将成为一个个湖泊;而非回水区的水流速度,也将大受影响,江水环境容量大为下降,汉江的生态系统融将受到破坏。汉江中下游鱼类品种将减少三分之一,而数量将下降三分之二。

  《新世纪》周刊高级记者宫靖:水温会影响鱼类的产卵,比如丹江口大坝在过去的一期工程建成的时候,已经使他的鱼类产卵推迟20天以上,如果这样建下去,有可能是这个5月份推迟到六月份,甚至说完全不具备产卵的条件。有些鱼类是漂流型的卵,漂流型的卵就需要一定的流速,大坝回水区会低于他需要的流速,鱼卵就沉没,沉没就会死亡。或者说即使你游到大坝上,一个很高的落差掉下去,鱼卵也会因为氧气过于饱和和水位的落差致死。

  采访中,我问宫靖,缺水是马上的困难,而生态环境是一个长期的危害,这么多人吃不上水怎么办?宫靖回答很简单:这是一个源头的问题,如果汉江的水完蛋了,调过来的水还有意思么?

  在宫靖看来,田纳西流域的成功,是因为美国于1933年通过的《田纳西流域管理局法》,对田纳西流域管理进行了充分的赋权。田纳西河流域除了田纳西州,还涉及密西西比、亚拉巴马、佐治亚等数州,田纳西流域管理局被授予统一管理流域多数事宜的权力。

  中国各流域的管理,向来是“九龙治水”。如汉江,理论上归属水利部长江委员会管辖,但它基本只能管理部分水利工程,并无节制地方政府之权。此外,水污染归属环保部门,航运归交通部门,渔业归农业部门,水上安全事涉公安部门等。

  在立法层面,中国最大江河即长江、黄河也无专门流域法,连国务院级别的条例的也没有。作为长江支流的汉江,更谈不上流域法规。

  《新世纪》周刊高级记者宫靖:人们说一条没有鱼类的河流是死亡的河流,当然这个是诗人的说法,但是事实上汉江在这个亿万斯年的 是纯天然的河流,随着近几十年陆续的开发,陕西的7级大坝也好,湖北的8级大坝也好,他们都会使汉江失去了一个自然的时代,迎来一个完全人工的时代,未来的汉江被人类湖泊化和沟渠化,完全是人类的汉江。未来的汉江已经不再是鱼类生活的天堂,鱼类会大幅度减少,有一些种类也会灭绝。到底是什么样的危害,我们仍然没有系统的研究,没有研究更可怕。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节目表
  • 周一
  • 周二
  • 周三
  • 周四
  • 周五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