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特别报道】范日旭浮沉

财新记者 秦旭东 罗洁琪 2010年09月14日 08:30 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原“东北首富”和“股市隐形大鳄”的资本神话中,有着怎样的官商关系

原“东北首富”和“股市隐形大鳄”的资本神话中,有着怎样的官商关系

  提到唐万新,熟悉资本市场的人都会想到金融帝国——德隆,但曾经和他比肩的范日旭却不在大众的视野之内。有人这样说过,“在90年代后期之前,资本市场属于范日旭时代,之后才是德隆唐万新时代。”范日旭是谁?当这位前东北首富不久前被一审判处无期徒刑的时候,这个神秘人物的命运曾经有着怎样的波澜呢?

  上个世纪90年代,范日旭曾经掌握三家上市公司,并一手掌控吉林省知名的金融平台——泛亚信托公司。人称东北首富。1993年,财大气粗的范日旭承揽下了冬运会主场馆五环体育馆的建设任务。

  《新世纪》周刊法治记者罗洁琪:他是93年6月18号跟政府签订了一个协议。

  罗洁琪《新世纪》周刊法治记者,主要从事大案要案报道,代表作“黄光裕案细节”、“难以飞跃的疯人院”、“房山盲井命案”。

  《新世纪》周刊法治记者罗洁琪:协议中就约定了:范日旭的公司投入两亿人民币去建这个体育馆,然后政府就给他5块土地供他开发,开发以后,开发的设施包括体育馆,游泳馆他的盈利的分成就是以“3”和“7”来分,范日旭就能拿到7,政府拿到3。

  这个协议,被称为“618“协议,此时的范日旭,因为东北首富的光环,还有支持政府建设,替政府排忧解难的行为,成为地方政府的座上客。按照范日旭的算盘,这一协议如果得以实施,可以有3亿元的利润。但范日旭没有想到,这个工程进行了5年,政府承诺的土地开发被叫停。一边是巨资投入,一边是颗粒无收,范日旭的资金链出现了问题。

  1998年,五环体育馆竣工时,这位首富连1500万的工程款都拿不出来了。此时,政府再次找上门。

  《新世纪》周刊法治新闻部主任秦旭东:联合置地就是因为当时由债券风波,引起的大量债券没有兑现的一些民众到省政府去上访,当时就形成了一个,对地方政府来说形成了一个很大的群体事件。

  秦旭东,《新世纪》周刊法治新闻部主任,长期从事法治报道,代表作“‘阳光政府’蹒跚起步”、“争议保密法”、“法律检验‘绿坝’”。

  《新世纪》周刊法治新闻部主任秦旭东:当时政府一下子没有好的途径凑到钱,范日旭第一他当时跟政府有很密切的合作,有那么一个信任关系,所以他们迫切的需要有一个人来出手,替他们平息风波。第二,范日旭他当时也有象泛亚信托这样的资本平台,就有那样的管道来平息这样的债券风波。

  当政府找上门来的时候,开口要范日旭掏出3000万元来填平联合置地的窟窿。此时的范日旭因为“6·18”协议的地还没有开发,他自己的资金也是比较紧张的,然而,政府开出了非常诱人的条件。

  在一家酒店里,吉林省计划委员会财政金融处处长高应坤与范日旭开始谈条件。沟通的结果是,范日旭发行债券筹资,而且可以以新换旧。

  《新世纪》周刊法治记者罗洁琪:就是刚才说的高应坤,就拿着公章,还有两个空白的发行债券审批书,他们就到了当时长春市一个叫“好世界”的酒店,他们就在包间里面和范日旭聊,当时范日旭就说,他能筹集3000万,高应坤当场就盖了章,然后把批准书就发给他了,其实当时还没有任何的申请手续。拿到批准书之后,范日旭才回去让他公司的财务人员按照计委的要求做了一个报表。

  在政府官员的协助下,已经没有多少资金的范日旭找到农业银行轻松贷款3000万,为联合置业还了债,同时,发行了债券。为了支付债券的本息。范日旭只得发新换旧,借助高应坤的配合,累计发行债券近3亿元。但这时,被范日旭寄予厚望,用来提供资金为债券还本付息的618协议的五块地开发,出了问题。

  618协议中的五块土地,五年间,范日旭开发了两块,三块面积最大的土地一直没有开发。

  《新世纪》周刊法治记者罗洁琪:到了98年的时候,政府就说是那三块土地因为是城市规化的原因,所以不能够让他继续开发,然后就给他置换了另外一块土地,加起来有8万平方米,那一块土地就是涉及到有400户人家的拆迁,还有好几家企业的搬迁,拆迁的费用加起来就得要1亿多人民币,如果是按原来的那三块土地的话,范日旭是不用支付任何的拆迁费用的,可是现在置换了新的土地给他以后,就额外的增加了他的成本,而当时他也没有那么多的资金来支付那1亿多的拆迁费用,所以那块土地一直留着也没有开发,到了2001年的时候,政府又发文,说那一块8万平米,其中有一块大概2万多平米,也不能开发了,要在未来20年内都不适宜开发

  土地不能开发,范日旭盘算好的利润无法实现。同样雪上加霜的,2001年,国家禁止债券发行发新还旧,这条融资的路子也被堵住了。就这样,范日旭一步步被逼到了死胡同。

  在随后的几年中,范日旭尝试通过发信托的方式来融资,但在2003年,这一举措被有关部门认定为擅自设立信托,是违规的。范日旭转而开始策划设立证券公司。

  《新世纪》周刊法治新闻部主任秦旭东:他企图把当时几个问题证券公司的几个营业部在他手上创建一个证券公司,但其中就涉及到一些资本操作,大量的违规会被证监会、银监会这样的层面发现了,就开始叫停了他的运作。最后他一系列违规的行为暴露,最后被查处了。然后他整个的所谓的资本王国就坍塌了。

  8月31日,吉林省政府官员的“座上客”和寻资维稳的“救星”---范日旭,因为欺诈发行债券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合同诈骗罪等五项罪名被判无期徒刑。此时,范日旭出资修建的五环体育馆,正举办第十届长春电影节,群星聚集,璀璨闪耀。而范日旭的人生已是黯淡。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节目表
  • 周一
  • 周二
  • 周三
  • 周四
  • 周五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