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观点·声音】地方融资谁来监督?

财新记者 黄蒂 2010年09月24日 08:21 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财政部财科所金融研究室主任赵全厚认为,要通过预算公开等途径谨慎解决监督问题

财政部财科所金融研究室主任赵全厚认为,要通过预算公开等途径谨慎解决监督问题

  问题:地方发债有何风险?如何有效监督地方融资平台?

  财政部财科所金融研究室主任赵全厚:我感觉我们要借鉴外国的公债制度的话一定要看看外国的借债主体和我们借债主体有什么不同。比如说在美国我们看过一个地方政府,它要想借债搞一条货运道的建设,它在选当地市长的时候同时全民公投搞不搞这个,要建货运道的时候老百姓要公投的,甚至连市议会都没权决定。因为要建这条营运道基本是不收费的,但是大大缓解了运量。以前经常发生事故。在这种条件下,都要由老百姓公投决定。因为老百姓意味着要是修就是掏自己的腰包,无非就是地方政府多收税,收几年为止。那么这种情况下,修的好不好,是老百姓监督的,监督这个计划可行还是不可行。那么这件事即使没有经济效益有社会效益也很好。那么中国老百姓民主化进程还有待深入。所以说,如果地方政府发债以后,如果没有限制的让政府公开去发债,那发的肯定比企业快的多。但是问题是,最后的帐不一定记在当地百姓头上,可能通过中央记在全国老百姓头上。中央现在之所以对地方融资和28条意见很大,我觉得就是说一旦要放开,那么地方政府借钱没商量。一个省就有20-30个地方政府,然后还有县级市,一双眼睛对着几十双手的话,它怎么去监督呢?一定要找出个路径来。比如说运用社会中介组织,或者运用预算公开。要是不解决,洪水泛滥起来放闸的人就有问题。

  问题:公开发债制对地方有何制约?

  财政部财科所金融研究室主任赵全厚:另外就是中国地方政府事实上控制了土地,控制了矿产,它可以确定我让哪个老板开采。在某个煤矿区,这个煤矿是地方的?谁占谁有?不是的。一旦它公开说这一块的煤矿都是我的,一旦公开发债,它就不敢了。为什么?因为没有法律依据。事实上,现在利用已有平台之后,地方不断地把这权利拿在手里进行资金置换,它现在平台可以做的事情,未来针对法律上公开债务制它做不了。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节目表
  • 周一
  • 周二
  • 周三
  • 周四
  • 周五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