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财新峰会】交行、汇丰高层对话(下)

专题视频 2010年12月09日 07:56

交行董事长胡怀邦、香港上海汇丰银行行政总裁王冬胜谈双方合作之道

交行董事长胡怀邦、香港上海汇丰银行行政总裁王冬胜谈双方合作之道

  交行董事长胡怀邦:

  我想回应刚才两位点评嘉宾提出的两个问题。第一,如何看待国有商业银行改革的成果?第二,中资银行走出去的问题。对于国有商业银行的改革,我觉得应该避免两种偏见,一种就像刚改革开放或者刚加入WTO,当时对外资银行进入中国有一种恐惧感,喊狼来了,中资银行要一败涂地,这是一种妄自菲薄。

  另一种偏见,这场国际金融危机之后,中国银行业一枝独秀,实力大大增强,有一种妄自尊大的偏见,这两种偏见都是要不得的。我作为国有商业银行之一的董事长,我觉得一方面,我们要看到国有商业银行发生的历史性变化,看到我们取得的进步,坚定我们能够市场上站稳脚跟的信心,另外我们也要看到和国际同业银行的差距,保持清醒的头脑和忧患意识。

  再进一步来看,我们的综合实力大幅度提升,2003-2009年银行业总资产翻了两倍,利润增长20倍,不良贷款从18%降到1.58%,资本充足率达到11.6%。另一方面,从公司治理方面,我们建立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公司治理架构,董事会、监事会、高管层相互制约,相互协调,运作非常顺畅。

  第三,也建立了与巴塞尔II相接轨先进的风险管理体系。第四,流程银行建设也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尤其是我们培养了一批既懂国际惯例又懂中国国情的业务和管理团队,这是我们在市场竞争中能够立于不败之地的重要保障。所以取得这些进步,我们应该对中资银行的发展充满信心。

  当然,我们的差距也是明显的,包括公司治理方面,从形似到神似的转变还要有一个过程,我们的风险识别和管控能力也需要进一步提升。尤其跟外资银行比,我们的国际化水平刚刚起步,我们的产品和服务的创新能力还有很大的差距,尤其是我们面临着发展方式和盈利模式的转型,这是我们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我觉得中国银行业的境界要从几个方面着手:一是转变经营理念,从现在的以产品为中心向客户为中心转变,从传统的中介向提供财富管理综合服务上转变,从销售为目的向为客户和银行创造共同价值去转变。二是明确自身的发展战略,像交通银行不能和工农中建比规模,必须走自己的路,就是走国际化、综合化道路,打造以财务管理为特色的一流持股公共银行集团,各家银行都要有自己的发展特色。三是加快业务发展转型,大力发展中间业务,零售业务要大力发展零售信贷,尤其是增加多元化收入渠道,转变现在过度依赖利差的盈利模式,要走低资本消耗,高收益的绿色金融的发展道路。四是全面提升国有银行管理水平,不论是风险管理、内部控制,包括IT系统。五是建立一支高素质的业务和管理队伍,因为市场竞争的核心是人才的竞争。当然在这国有银行还有自己的劣势,比如我们的薪酬激励还不到位,但是我们通过有良好职业发展规划,用感情留人,事业留人加上薪酬留人,我们这支队伍完全能够适应市场竞争的需要。

  对于中资银行走出去的问题这是一个大趋势,一是随着中资企业走出去,银行需要跟随战略,现在我们有1.4万个企业,有1万亿海外资产,有100万企业海外员工,有2000亿美元的投资,所以银行要服务中资企业。二是随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推进,需要银行的支撑配合。三是随着资本项目开放,也会加快我们的海外业务创造了条件。四个是由于这场危机国外发达国家的银行仍然在去杠杆化的时期,也为中资银行走出去提供机遇。但是我们走出去也需要深深把握的问题,比如:1、战略定位,中国金融市场蛋糕这么大,如果一味的走出去,外资银行都进来,境内外市场问题如何协调。2、走出去要有国际化管理人才。3、需要跨境管理风险的能力。4、要有整合跨文化的水平。我觉得中资银行走出去要走稳,一是要立足本土,内外联动。二是立足主业,综合经营。三是多管齐下,包括自己设立机构,包括和战略投资者合作,包括海外并购。四是需要借鉴汇丰的经验,全球金融本土智慧,能够整合跨国文化。

  香港上海汇丰银行行政总裁王冬胜:

  我想回应刚才所说的几点。毫无疑问我不质疑中国的监管机构、央行包括银监会对银行做的监管工作。虽然银行从国际的角度上来说,的确在金融危机方面时机有一些问题,但是就中国的银行而言,中国银行为什么没有受这么大影响,某种程度上一是人民币无法兑换,所以不会有自由货币的进出。二是中国银行还没有达到这样的阶段,大规模进军海外的阶段,还没有触及海外的市场或者国外市场。往前看,我们要了解,对中国的银行业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了解怎样朝海外发展,走出中国,同时要能够改进自己的治理。

  就文化这个问题也提出了,这点非常重要,即便是我们看汇丰银行,现在有140多年的历史和经验,但是我们在美国也做了一些收购,这些案子都没有成功,完全失败了,不要忘记我们是有145年运营经验的一家银行。

  对于中国的银行业来说,现在在过去15年以来都在做着不断的改革,所以中国银行进入海外的时候,一定要了解首先是需要人才,有人才才能拓展海外市场。有很多银行海外分支机构基本上只做中国人的业务,不对大众服务,只是针对中国市场服务,所以你要考虑国际拓展要问自己一个问题,是否只做中国人的业务,同时我们在进军海外市场的时候全球的各国文化都是不一样的,不仅仅是中国企业进军海外,比如说管理一个法国银行,即便是法国或者英国人他们两个国家之间也不能够完全在文化上和平相处,所以我们应该怎么做,不仅仅对于银行系统来说,对于整个教育,我们应该考虑的是怎样去教育,在中国一些大学里面,你能看到多少个从海外来的留学生,如果他们没有的话,怎样去了解他们的文化?

  现在很多的中国人都去海外学习,之后带回了海外的一些文化,包括美国的文化,但是在国内你们也需要请这些海外的学生来中国留学,这样可以有一个文化上的双向沟通,同时我们也要看中国的这些大企业,我也没看到很多的外国人在中国大企业中工作,所以这样就使得理解文化上造成一定障碍,但是我想这是一个演变的过程,需要花时间,我和很多人谈过,你看HIBC,你们已经收购了交行19%的股份等等,做的还不错。但是我告诉他们要想这样做必须有耐心,很多事情不是一年、两年能够解决的,有时候要花很多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

  

责任编辑:吴鹏 | 版面编辑:运维组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方洪波 马里 贸易战 好大一棵树 上海人口 薄熙来案二审宣判 黄坤明 tpp 平安众筹网 信用卡提现 存贷比 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 全国人大常委会 寻衅滋事罪 渐冻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