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民营医院的春天来了吗?

财新记者 戴廉 周勇 实习记者 张丽丽 2010年12月28日 08:25 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虽然地位得以认可,但要真正对公立医院形成竞争压力,还需深化改革

虽然地位得以认可,但要真正对公立医院形成竞争压力,还需深化改革


  对于民营医院,人们的看法常常针锋相对。有人把民营医院视为洪水猛兽,有人把民营医院视为有益补充。日前,国务院办公厅发布文件,放宽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的准入范围;改善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的执业环境;促进非公立医疗机构持续健康发展。这意味着民营医院的春天来了吗?

  在这所北京四环外的民营医院,橘色温暖的灯光、墙上张贴的欢乐照片、随处可见的柔软沙发,让人感觉亲切舒适。然而,提及医院成立13年来的发展过程,院长盘仲莹说,甘苦自知。

  和睦家医疗集团副总裁、北京和睦家医院院长盘仲莹:

  很大的层面在于政策的不配套性。很多部门的政策与其他部门的政策不对接,可能某一个政策对民营医疗机构放松一点,但其他的政策仍然没有松绑,就会发现每走一步都要不断的协调,不断的做工作,

  盘仲莹,和睦家医疗集团副总裁、北京和睦家医院院长。北京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卫生保健专业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和睦家医疗集团副总裁、北京和睦家医院院长盘仲莹:

  我有的时候就在想,可能大部分的时间不是用在对医院的运营管理上了,而是用在跟政府部门的沟通协调上,有的时候我们要花很大的劲,让这个部门的领导和那个部门的领导两个人坐下来谈,说这个你们的这个政策互相矛盾的,我们没法来做,到这种地步。

  这次出台的文件,或许可以解决这位医院院长遇到的难题。因为这次规划是由发改委领导的医疗改革办公室推动,而不同于以往由卫生部单独发文。医疗改革办公室作为协调机构统筹卫生部、财政部等各个部门,不受个别利益干扰。

  对于这次意见的出台,盘仲莹的评价是,民营医院的春天来了。在她看来,此次意见中的诸多条款,尤其是允许外资独资办医院,更是“力度之大,出乎意料”。

  和睦家医疗集团副总裁、北京和睦家医院院长盘仲莹:

  对于外商独资进行试点,可以放开,取消中方和外方股权比例的限制。因为我们经常说的十一号布令里面规定中方不低于30%,也就是说外方投资最高比例就是70%,现在这个文件取消的话也是一个有利的方面,因为我们经常会遇到一个问题,企业发展要增资,外方提出扩大资本,那么中方就要相应的投配备30%的资本投入,不小的一笔钱,一千万就是三百万,一个亿就是三千万,所以经常会影响机构的进一步扩大和发展。

  这次出台的文件,可以说是千呼万唤始出来。原因正是部门之间的利益平衡。财政部一直支持引入社会资本,因为仅凭财政投入无法解决供应不足的问题。在“加快经济结构转型,大力发展服务业”的呼声下,商务部也对医疗服务业的开放持积极态度。而在卫生部门,尽管主要领导人积极支持开放,却依然有要谨慎的声音。然而,市场需求已经等不及了。

  卫生部医疗服务监管司司长张宗久提供的数据表明:“按近三年的统计,每年医院门诊量要增加1亿多次,住院量增长近1000万次,相当于每两年就新增一个澳大利亚全体医院的工作量。”让社会力量更积极地参与到医疗行业中有利于改变政府资金投入不足、满足群众多层次医疗服务需求,缓解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顽症。

  《新世纪》周刊记者戴廉:

  其实现在医疗花费增长是全球性的趋势。

  戴廉:《新世纪》周刊记者,主要从事医药、健康、民生等领域的报道,代表作有“麻疹免疫大跃进”、“北京治堵”、“民资办医院开闸”等。

  《新世纪》周刊记者戴廉:

  因为中国人口这么多,而且我们目前的社会发展阶段,我们的社会财富积累,远远不及北欧国家。所以只能是通过各种力量来共同办医疗事业。其实这一点虽然2005年开始有争论,但是基本上在我们的新医改方案当中,争论当中大家渐渐达成共识了,还是觉得必须要大家集中力量一起来办这件事情。

  接受戴廉采访的大多数业内人士,对于民营医院和外资医院的出现,都有一个共识,“决策层绝不只是为多建几家医院,一定是希望借助民营医院、外资医院的放开撬动整个医疗体系。”也就是期待“鲶鱼效应”。那么,这个期待能实现吗?

  老百姓常说的“看病难”,指的是公立医院资源少、服务差,“看病贵”’则是因为“药价虚高”。这背后的根本问题正是医疗卫生体制改革严重滞后和补偿机制不到位。发展非公版医疗机构,引入竞争机制,有益于打破传统思维和固化模式,增强公立医院改革的紧迫感。

  《新世纪》周刊记者戴廉:

  我觉得还是得慢慢来,但是应该说还是会有一定的效果。因为还是会有一些先例,在一些二三线的城市,比如说当地有一些民营医院开办了,而有一些综合性的民营医院的最大特色就是服务特别好,也还是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当地的公立医院也做一些相应的改善,当然这都得慢慢来。

  我特别注意到了戴廉强调的慢慢来。事实上,在当下,能够充当“鲶鱼”的非公办医疗机构少之又少。究其原因,既与大型综合医疗机构投资额巨大和政策不明朗有关,也与准入门槛过高、一系列歧视性待遇的存在有关。怎么让民营医院、外资医院这条鲶鱼真的把水搅动起来呢?

  统计数字显示,目前全国医院约1.9万家,各类非公办医疗机构已占所有医疗机构的四分之一。只是,公立医院举足轻重,优质医疗资源仍然集中在公立医院。这些非公办医疗机构大多规模小、技术实力薄弱,良莠不齐。非公办医疗机构的发展还需要相关政策的进一步细化和支持。

  和睦家医疗集团副总裁、北京和睦家医院院长盘仲莹:

  其次是我觉得在这个文件中对外商投资有了很清晰的未来的一个方向,首先是原来这属于限制类,现在进入允许类,但我们还是觉得允许类不太解渴,要是能进入鼓励类就更好,因为鼓励和限制影响到进口自用设备的减免税问题,鼓励类可享受到国家对进口关税的减免,如果是限制类允许类是享受不到的。但是在之前我们北京的上海的和睦家医院是享受到这个国家的税收减免的,而现在这块又倒退回去了,我们也知道医院固定资产投入比重非常高,关税加上增值税的合并税加上去大概占到医院成本的25%左右。

  《新世纪》周刊记者戴廉:

  但是如果没有好的医生,也成不了特别好的医院。但是人才的问题这次虽然也提出来了,要求在医生的执业评定这些方面要求做出改善,但是实际上这个问题还不是简单的能够解决,虽然政策上是允许在两个医院当医生,但是考核是所在的公立医院来考核的,一旦多点执业情况领导给穿小鞋的话,所以有些地方颁布了这样的措施允许医生多点执业到很多地方当医生,但是实际的效果却是没有多少医生来选择做这一点,因为有很多实际的问题在这里。

  戴廉告诉我,在这个通知中,民营医院的地位虽然得以认可,但也不过是从私生子变成庶出,卫生部门能不能公平的对待所有的医院,对待不同性质的医院。这里的核心问题是卫生部门的管办分开的改革。

  新医改目标以2011年为目标节点,在接下来下一年,医改会驶入怎样的快车道呢?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节目表
  • 周一
  • 周二
  • 周三
  • 周四
  • 周五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