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镉米离我们有多远?

财经大广角 2011年02月22日 07:40 财新记者 周勇 宫靖

国内多处市场上约10%大米镉超标,凸显重金属污染土壤现状

国内多处市场上约10%大米镉超标,凸显重金属污染土壤现状

  大米有毒,这是一个让每个人都感到震惊的消息。前不久,我的同事宫靖历时数月,完成了关于含镉大米的调查。抽样调查显示,多地市场大约10%的大米镉超标。镉超标,会导致吃含镉大米的人,骨头疼,严重时会导致镉中毒,患者骨头有针扎般的剧痛,口中忍不住喊“痛啊痛啊”,也因此,这种病被称为“痛痛病”。

  李文骧老人家住山清水秀的广西阳朔,然而,一种怪病让他坐着的时候多,走路的时候少。

  《新世纪》周刊高级记者宫靖:这个病叫软脚病。这个病也不是一个正式的医学命名,是村民自己对这个病的说法。很多医生诊断不了这个病,这算是村民自己的一个自嘲吧。

  宫靖,《新世纪》周刊高级记者。长期从事时政、公司领域深度调查报道。代表作“北京新造城运动”“舟曲警报”“强拆动力学”。

  《新世纪》周刊高级记者宫靖:我采访的这两位老人,他们就没有办法正常行走。没办法走远路,走50米,100米,脚和小腿就会很疼痛。没办法走路,大多数时间只好坐着。就是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病。

  据村民介绍说,在阳朔兴坪镇思的村,村子里面有不少人得了这种怪病。而在二十年前,这个村子被传得很恐怖,说这里生的孩子是软骨头,鸡下得是软蛋,牛犊子站不起来。这让好多年轻的女孩都不敢嫁到这个村子里。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怪事呢?

  老人手里端的是他们平日里吃的大米,而问题,就出在这里。

  《新世纪》周刊高级记者宫靖:可以确定的是,这个村子的土壤,在上个世纪70年代,就被村子上游的一家铅锌矿的重金属镉严重污染过。还发生过几期比较大的尾矿坝泄漏事故。这都是肯定的,专家去测量土壤,超标非常严重。测量土壤上长出来的蔬菜,超标也是非常严重的。在过去国家还在收公粮的时候,已经不再收这个村子里的公粮了。说得好听一点是免掉了这个村子里的公粮,说的难听一点,是认为这个村子里的大米有毒。就是说含镉。

  然而,情况严重的是,受到镉污染的,绝不仅仅是思的村的大米。2002年,农业部下属机构曾对全国市场稻米进行安全性抽检。结果显示,稻米中超标最严重的重金属是铅,超标率28.4%,其次就是镉,超标率10.3%。2007年,南京农业大学教授潘根兴和他的研究团队,在全国县级以上市场随机采购大米样品91个,结果同样表明:10%左右的市售大米镉超标。

  根据学者陈同斌的研究,重金属污染占中国耕地10%左右的可能性较大。其中,受镉污染和砷污染的比例最大,约分别占受污染耕地的40%左右。据此,按中国18亿亩耕地推算,被镉、砷等污染的土地近1.8亿亩,仅镉污染的土地也许就达到8000万亩左右。这当中,重金属污染在北方只是零星的分布,而在南方则显得较密集,在湖南、江西、云南、广西等省区的部分地方,则出现一些连片的分布。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食品营养与安全专业教授王世平:因为镉虽然属于重金属的一类,在广西这个地区,广西在我们国家属于一个是冶炼比较集中的地域,再一个它的矿也比较多,在开采的过程中,含镉比较多,所以它的矿渣废水势必对环境生态造成影响。

  王世平,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食品营养与安全专业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食品营养与安全专业教授王世平:再一个就是它的工业,一些工业的废水废气等等这些,也是会对环境造成影响,但主要直接的是废水,废水进入土壤中,作物农业这一块主要靠水灌溉,它对周围的环境,包括水体,包括湖泊、江河等等都会造成影响,这样的话进入水体以后,水体对植物有一个吸收,稻米作为人们日常生活主要的主食,不排斥蔬菜也可能,当然就是说灌溉水,包括土壤中含镉超标,势必对种植作物这一块也会超标,包括你其他作物也可能超标。

  明知有毒,为什么还要种这样的米,吃这样的米呢?村民告诉宫靖,老百姓生活不富裕,他们把污染的稻米卖给流通商,价格是很低的。从市场上买回干净的大米要比他们的卖价高很多。这个损失他们往往无力承担或者不愿意承担。所以在当地有个说法,有钱的用钱扛,没钱的,拿命抗。

  数以千万计的污染区稻农是最大的受害者。稻米是他们一日三餐的绝对主食,部分农民明知有污染,但困于卖污米买净米之间的差价损失,而被迫食用污染大米。更多农民则并不知道自己食用的大米是有毒的,他们甚至不清楚重金属是什么。

  《新世纪》周刊高级记者宫靖:我觉得这个问题是一个被回避的问题。首先,从技术上,更换土壤是一个很大的工程,要休耕一段时间,而且修复的程度怎么样,很难说,这也是个世界性难题。对于为什么还让老百姓种植,我觉得政府基本上是采取了回避的态度的。这个很多情况确实不是本届政府造成的,而是上上届,甚至二三十年以前的政府造成的。

  更为严重的是,中国几乎没有关于重金属污染土地的种植规范,大量被污染土地仍在正常生产稻米。而且,污染土地上产出的污染稻米,绝大部分可以畅通无阻地自由上市流通。这导致污染稻米产区以外的城乡居民也有暴露危险,而危险程度究竟有多大,目前尚缺乏研究。

  近几年,由于国家在食品安全制度方面加大了力度,重金属超标大米大概很难出现在大中城市的大型超市中。但在各县市以及乡镇的农贸市场中,污染大米仍然令人防不胜防。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食品营养与安全专业教授王世平:一个方面就像刚才说的法规这个体系的建立,同时还有一个人们的认识,比如现在有些标准已经有,比如镉这个指标,是不是各地检查必检的一个指标?

  有危险的并不仅仅是含镉大米。稻米中超标的有害重金属还可能包括铅、砷、汞、铜、锌等。除了稻米,其他农作物同样有可能受到重金属超标的影响。民以食为天,食品安全的核心挑战就是土壤污染。而在治理土地污染的过程中,政府的决心和执行力正是关键。

  更多报道详见:【专题】湘米镉超标危机爆发

    财新《新世纪》周刊相关文章:镉病将至

责任编辑:周勇 | 版面编辑:运维组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埃博拉 数字货币 阿根廷总统 中宝投资 曹永正 永远在路上 李雅 钓鱼台七号院 全国人大常委会 金融危机 第一集团军 吴晓灵 总统辩论 张翔 华兴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