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凭什么多收我的电费?

记者 龙周园 实习记者 张柏源 2011年04月12日 07:52 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电网企业应告别“吃差价”,成为“传输电力”的公用事业单位;政府应加强对垄断的监管

电网企业应告别“吃差价”,成为“传输电力”的公用事业单位;政府应加强对垄断的监管

  电钱,怎么交?很多人会觉得,供电局给个单子,按照单子上的数交钱就是了。但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财新《新世纪》记者对北京、上海、重庆、济南、银川等不同区域、不同经济发展水平的多个地区工商业电力用户进行了抽样调查。结果显示,工商企业,特别是中小型商业企业,电费,都被多收了。

  根据财新《新世纪》记者调查,北京多处写字楼用户的电价均超过每度0.9元,商铺和饭店的用电价格多在每度1.1元以上,即使考虑峰谷分时定价因素,仍超出目录电价0.06元到0.278元不等;上海调查的两家工厂,今年1月平均电价分别为每度1.017元和0.758元,超出目录电价0.088元和0.189元;济南一家酒店的平均电价为每度1.02元,超出当地目录电价0.174元;浙江一商场租户,电价每度1.22元,超出目录电价0.14元……

  财新《新世纪》副主编王晓冰:里面当然有乱收费的情形,但是我觉得有更多的情形不能称之为乱收费,因为他也是根据国家的电价政策,不同时期不同情况下面发布出来的各种不同的电价政策,然后在执行中间扭曲形成的。

  王晓冰,财新《新世纪》副主编。曾任《财经》高级编辑、执行编委。长期从事和主管产经领域的报道,其中绝大部分为中国经济领域的热点和重大问题,代表作有“细探格林柯尔”“电力改革方案始末”“谁的鲁能”等。

  财新《新世纪》副主编王晓冰:另一个就是现在正在各地试点的我们叫峰谷定价,那峰谷定价也是试点的区域不一样,实行的政策也是根据各地自己来制定的,就是各省的发改委,甚至是下面的市县的发改委各自根据权宜来制定出来的政策,那我们就看,什么时间算峰段,什么时间算谷段,什么时间算平段,有的地方当然没有平段,比如说上海,按道理来说应该是有一个计算公式的,国家对当地既然有一个目录电价,定下来的时候电价是七毛钱,那即使是执行这种峰谷平的这种峰谷定价不同原则,那你最后按不同的时间段收出来的电费最后应该形成一个跟平均的电价应该是吻合的,但是各地执行情况完全不一样,比如说上海的峰段高达十六个小时,每天二十四小时里十六个小时是峰段,那这个必然会导致最后,我坐在家里我就觉得这是个数学题,坐在家里头像肯定是电价是上涨的嘛,相对于他的目录电价来讲。

  电费是怎样被多收的,这一说,方法就多了去了。像前面提到的峰谷定价。一座大楼楼有一个总的电表,里面不同的公司分别有一个单独的电表。大楼总的电表是分时的,但每个公司电表不是分时的。最后电费怎么收呢?你的电费里多少算峰段,多少算谷段,物业给你估。这时候,多估也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多估了,自然就多交了电费。然而,还有更加似是而非的手段。

  每到夜晚,街头餐馆的霓虹灯闪烁,用来招揽客人。在很多地方,霓虹灯用电被称作动力电,需要单独计费。单独计费要比一般计费的电价高很多。然而,所谓动力电、照明电的分类方式,是1999年前执行的一套计费标准。现在,动力电和照明电这样的历史说法已在发改委电价目录上消失,但在北京、长沙等地,却仍然出现在电费单上,有的变成了多收电费的依据。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中国能源研究会能效投资委员会副秘书长韩晓平:因为电力公司是一个相对比较封闭,技术也比较独特的一个行业,一般外人根本搞不清里面是怎么回事。

  韩晓平,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中国能源研究会能效投资委员会副秘书长。曾任国家能源领导小组办公室和国家发改委相关课题组成员。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中国能源研究会能效投资委员会副秘书长韩晓平:电监会有时候也不清楚他这个结构是怎么变的,他的成本是怎么计算出来的,都搞不清楚。如果他不告诉你,没有人告诉你的话,你就变得完全不知道。

  财新《新世纪》副主编王晓冰:因为这个定价真的很复杂,我们自己在研究各种有关电价的文件的时候,哪都能找出来相关的依据,只是有些依据已经过时了。那企业要想知道是不是被乱收费,那他必须自己去学习才知道是不是过时了,或者说这个到底有没有依据,即使有依据他是不是严格按照相关的规定来执行呢,那各地的情况又不一样,所以我觉得这种本身定价体系这样一个问题,其实导致了下面所有做生意这些商业企业也好,工业企业也好,他其实要搞明白自己有没有被乱收费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峰谷定价在很多国家都是行之有效的节能方式,为什么在我们这里就变成了多收电费的手段?已经被命令叫停的高收费标准,为什么会在现实中一再被利用?王晓冰告诉我,这和电网企业的盈利模式有关。这种“吃差价”的模式,被称作“世界上最落后的一种盈利模式,只有中国和朝鲜还在用”。

  对于已经放开竞争的发电厂来讲,电网是唯一的收购者,垄断者的地位使电网企业可以拼命压低收购价,而在卖给终端的消费者、家庭和工商企业的时候,电网企业会努力多收电费。这就是“吃差价”。国家电网公司和南方电网公司的收入,正来源于销售和收购电价的差价。差价越大,电网企业效益就越好,

  财新《新世纪》副主编王晓冰:我们也知道国家电网已经归到国资委来管辖。国资委对它也有各种考核的目标。这些考核目标也是围绕着你要效益更好。因为国资委整个的监管方向都是希望国有企业的利润更多,效率更高。

  但是恰恰国家电网公司是非常特殊的这一类国有企业。有的国有企业已经在竞争领域了,可是国家电网公司,是在一个绝对自然垄断的一个领域。而且理论上他不是应该是一家市场化的公司。它就是给公众,给国家所有企业来提供公共服务的一个机构。你也可以叫他公司,也要鼓励这家公司的效率能够提高,但是这家公司绝不是以它的效益和利润来作为。它的利润越高,老百姓越惨啊。它提高几分的电价,利润就不知道是提高了多少,所以监管机构不以利润最高和所谓效率最优来考核这家公司。它应该考核这家公司的公共服务是不是到位。而且它监管的重点恰恰集中在,如何让它们的电网公司,以更便宜的价格,来给公众提供更好的服务这种方向。

  我们听多了所谓央企要做大做强的说法。然而,对于以提供公共服务为目的的电网企业,要求它赚得多,往往就意味着消费者的损失多。那么,电网改革应该怎么做呢?

  如何打破电网的吃差价盈利模式?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司长王骏在《什么是“水火同价”》一文中给出了答案:“国务院2003年批准的《电价改革方案》中,基本思路之一便是对电网企业进行单独定价。如果政府根据相对平均成本和允许利润,对电网企业进行单独定价,电网企业就将告别‘吃差价’的盈利方式,而是成为真正‘传输电力’的公用事业单位。”

  财新《新世纪》副主编王晓冰:我觉得其实也很简单,因为中国其实2002年就制定了电力改革的一个大的战略方略,那个方案当时经过了好多年各方面激烈的争论以后最后才推出来的,应该来讲也是参考了各国的经验,应该来讲还是一个比较成熟的方案,这个方案整个的原则就是把该交给市场的就交给市场,然后政府去负责一个监管垄断的一个职责,我觉得这个大的原则到现在也不过时,而中国需要做的是怎么样把我们的电力改革进一步往前推,特别是电价这块的改革。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节目表
  • 周一
  • 周二
  • 周三
  • 周四
  • 周五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 万科股东大会视频直播 最新令计划受审视频 CFA 南京洪水2016 新乡特大暴雨 黄晓明 江苏宜兴台风什么时间到 中部战区领导班子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南海 新华社 太湖水位 快鹿集团 空军原政委田修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