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许成钢:土地问题无可回避

财新实习记者 张柏源 2011年04月13日 07:41 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中国今天大量的基本的社会经济问题,都起源于国家对土地的垄断权

中国今天大量的基本的社会经济问题,都起源于国家对土地的垄断权

  香港大学经济系教授许成钢:

  今天我想单独挑出来两个我个人认为最重要的问题的讲讲。这里面最重要的问题之一,就是我们中国现在必须面对,不能回避的问题,是土地所有权。土地所有权是任何一个经济里面最基本的产权的问题,而土地的私有制是决定社会进步的基本条件。无论是从历史上看还是跨国的角度看,都是无可争论的问题。

  第一个说,从历史上看,产业革命从英国和美国产生。为什么英国和美国产生产业革命,里面非常基本的一个体制的条件,就是相对平等的土地私有制,对私有土地严格的保护。这非常不同于欧洲大陆,不同于世界上其他国家,第二是,以后其他国家快速经济增长,最突出的是日本、韩国在战后的发展,所有这些国家都有一个非常基本的特点,就是战后都进行了土地改革,把土地归到农民手里,法律上严格保护农民手里的私有土地。这就造成了这些国家和地区的长期、快速、稳定的经济发展和政治上的相对稳定。

  那再看我们中国自己的经济改革。中国成功的经济改革也起源于土地改革,那就是1979年、1980年推动的土地承包制。但是中国的土地改革,就像我们刚才讲的中国的私有制一样,是一个静悄悄的,没有说出来的私有化,因此它是一个不完全的私有化。所以他对农民的土地的产权没有法律上没有清楚的完整的保护。一直法律上都规定,农民并没有对土地的私有权,只有对土地的使用权。

  因此当我们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当他们的土地很有价值的时候,就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有法律帮助他们,把农民的土地剥夺。经过20几年中国经济的改革,中国的经济已经从工业化为主的经济发展,变成了以城市化为主的经济发展。当一个经济的发展是以城市化为主之后,土地问题就一定会变成中心的问题。因此中国这是一个无可回避的基本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非农用土地的所有权的问题,就成了整个社会政治经济社会的核心问题。但是中国的法律规定,一切农用土地转为非农用的时候,必须先国有化,这个就给了各级政府对土地的垄断权。中国今天大量的基本的社会经济问题,都起源于国家对土地的垄断权;这里面包括剥夺农民的权利,导致了社会经济的严重不平等;这里面还包括,政府的垄断严重扭曲了土地的供给,由此扭曲了房地产市场,导致了高房价;这里还包括强制的拆迁,经常有法律背景的,强制的拆迁和以土地为核心内容的腐败。这些都是影响中国社会稳定的基本因素。所有的这一切问题合在一起,这里最基本要改变它的内容是土地的私有制。

  这里我还想强调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土地私有制其实是宪政的基本内容。国内有许多改革家、学者都推动过宪政。但是在讨论宪政的时候,通常并没有把土地私有制和宪政连在一起。宪政的核心是限制政府的权力,使政府不能为所欲为,使政府不再是无处不在,使公民的自由得到保护。但是这所有的问题都实际上和土地私有制问题是连在一起的。

  这里面的基本道理是,当一个政府的权力达到了拥有全国所有土地的时候,他的权力一定达到了不可限制的程度。因此宪政已经做不到了。只要我们有愿望要推动宪政,就一定必须先推动土地的私有化。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节目表
  • 周一
  • 周二
  • 周三
  • 周四
  • 周五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十八届五中全会报告全文 普京访德美女示威图 胡耀邦纪录片 大同纪录片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发展生活性服务业促进消费结构升级的指导意见 中美关系存在的老问题是 胡耀邦纪录片 俄土战争 普京 周来振 好大一棵树 中国高铁 俄罗斯飞行员 利比亚卡扎菲女的豪宅 财新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