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美国专家谈中国企业在美投资成败

财新记者 李增新 2011年05月04日 08:54 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中国投资者应以投资当地社区的方式进入美国,而不仅仅是过来一个公司,签了合同,然后把中国员工带过来

中国投资者应以投资当地社区的方式进入美国,而不仅仅是过来一个公司,签了合同,然后把中国员工带过来

  财新记者: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是个什么机构?

  荣大聂:

  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是国会行政委员会。国会任命其中部分成员;白宫任命部分成员。传统上,它对讨论的话题采取较强硬的态度。委员会成员不是国会成员,但是他们是在国会议员的授意下工作。所以他们提出的问题和商讨的话题都是国会想要了解的。

  财新记者:我们一直很迷惑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标准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我们谈到中国公司收购美国公司时,只有像联想收购IBM这样的例子,而其他像IT,航空领域,甚至是在消费品领域,很多收购都不被批准,为什么?

  荣大聂:

  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是美国用来审核外国收购并购美国公司的唯一机构。

  我觉得其中有误解。因为在过去两年中,每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都以130%的速度增长。现在的增速更是每年翻倍。其实有很多很多投资顺利在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获得通过,没有出现问题。

  去年中国主权基金中投公司对弗吉尼亚州的AES公司进行控股,而且这是能源公司,没有问题。中国海油,一直没能投资优尼科公司,去年达成了对壳牌天然气公司在得克萨斯和科罗拉多州两个公司的投资,每项投资额约10亿美元。

  所以事实上很多投资没有出现问题,成功获得通过。但这些不受关注。而受到广泛关注的却是那些复杂的,出现问题的例子。而这些情况中,都是有可以理解的原因。那些美国政府认为比较敏感的领域,电信,基础设施,能源比如优尼科公司,在中国还有其他国家也一样很敏感。

  财新记者:那么美国政治家或者技术专家如何看待,中国国有企业以及与军事有关的公司? 这些都是大问题吗?

  荣大聂:

  2007年以前,美国有关国家安全的法律并没考虑潜在收购者是否与政府有关系。2007年以后,美国的法律法规自动把受政府控制的公司或买家列为调查对象。但并不是不允许收购。如果一个公司受政府控制,我们就认为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很可能对它进行调查。但也有例外。如果投资委员会里有人同意免除审查,说“这种情况下,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就不会要求对政府拥有的公司进行审查

  现在面临的一个问题是“政府控制”还没有明确定义。美国法规没有定义“政府控制”到底指的是什么。我考虑更多的是一个公司是否是政府控制或与政府有关,这与国家安全并没有关系。

  尤其是在人们如何看待中国华为这个问题上。华为不是政府控制的公司,至少在技术层面上,它是一个私有股份公司。所以不管美国对华为的担心是什么,我们不应该认为它(在美国投资出现)的问题就一定是与它被政府拥有,或者受政府控制有关。华为与中国军事有关吗?或许只是客户关系吧,与中国政府有关吗?肯定有。波音公司与国防有关吗?罗克韦尔自动化与美国军事有关吗?当然有。美国每一个大公司,从微软开始都如此。所以说因为这个关系而不做生意是没有道理的。

  我们应该做得更好。美国在过去60-75年中,我可以说,一直在制定国际标准,确保公平。现在这也很重要。即使我们担心中国的经济实力, 我觉得我们也应该继续坚持我们的原则,确保在评估是否存在国家安全问题上也持公平态度。

  在美国重要的是只对国家安全问题进行评测。国家经济安全不是拒绝在美国投资的理由。美国法律在过去30年也一直在坚持这一点。有些人企图利用国家经济安全问题来拒绝外国在美投资。每一次出现这种情况,国会和白宫都不通过。我们不会这么做。唯一拒绝的理由是国家安全问题。

  很不幸,中国出台了新的国家安全审核条例,我认为中国人认为他们是在模仿美国的做法,但是(中国)把国家经济安全列了进去,这其实是在错误的方向上前进。我觉得,很遗憾。

  财新记者:在对美国投资的潮流上,中国该如何借鉴日本在20世纪80年代90年代的做发?你认为他们的做法是成功的还是存在问题?

  荣大聂:

  在美国投资,中国还要做很多努力。很多美国人对他们看到的中国很感兴趣,他们对中国现在的能源、活力很痴迷。但是不少人也担心中国会怎样,担心在世界经济上中国将如何与其他国家合作或者拒绝合作。中国在贸易和货币上的一些做法,让美国人觉得我们不是按同一个游戏规则办事

  中国公司可以像其他公司那样多介绍自己。充分展示自己。这样就会减少误解。

  财新记者:这是否意味着中国政府应该多宣传,使更多美国人理解中国?

  荣大聂:

  你知道美国政府从来没有为美国公司做任何宣传吧?做宣传的是好莱坞电影、美国明星和流行音乐。你知道我想说的是,是公民社会、中国的文化而不是中国政府使世界更多地理解中国。中国的电影明星、艺术家让美国人印象深刻,使他们了解到中国人和美国人的相似之处。所以我说这些比中国政府的宣传更重要。

  我很熟悉中国政府在各个层面上对没有走出国门的中国公司迈出第一步给予的支持。因为第一次走出去很难。我强烈建议美国政府也在全国范围内帮助中国公司在美国经济中迈出第一步。一些州这样做了,但是美国并没有在全国范围上特别努力去吸引外国投资。我觉得这可能是美国认为它是世界第一大经济强国的原因。我们过去是,但不一定会永远如此。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我们也要在吸引外资上竞争,一些国家包括中国在这一点上做得就很成功。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节目表
  • 周一
  • 周二
  • 周三
  • 周四
  • 周五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