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制给好友 - 联系编辑 - 评论(0) - 发表评论

    寻找被“没收”的孩子

    财新记者 上官敫铭 实习记者 张柏源 2011年05月08日 19:52
    关键字: 邵氏“弃儿”
    计生部门为收费“没收”婴幼儿,收养行为和计划生育执法亟需规范

    计生部门为收费“没收”婴幼儿,收养行为和计划生育执法亟需规范

      这是湖南邵阳隆回县人杨理兵随身携带的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女孩叫杨玲,是他的第一胎孩子,算起来今年应该七岁了。

      财新记者上官敫铭:那这几年来你有想找过你女儿吗?

      杨理兵:我年年找啊,如果不为了找,我早就跟我老婆走了,为了找,没时间赚钱,每年都找。

      财新记者上官敫铭:每年都在找?

      杨理兵:每年都找。

      2005年,杨玲还在襁褓中,就离别了亲人。她不是被人贩子拐跑,而是被镇里的计生干部以未交“社会抚养费”为名抱走了。

      财新记者上官敫铭:你女儿被计生部门抱走了,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杨理兵:反正我是一个月打一次电话回来。

      财新记者上官敫铭:给你父亲?

      杨理兵:我问我父亲我女儿还好吧,怎么样啊,没感冒没什么吧,父亲就说,被计生干部抱走了。

      财新记者上官敫铭:你父亲跟你说被计生办抱走了,你听到这个消息怎么说。

      杨理兵:我马上坐车就回来了。

      财新记者上官敫铭:马上赶回来了。

      杨理兵:赶回来我就跑到村里了,我就问怎么回事啊,他就说被干部抱走了。镇上的主任还是书记?

      财新记者上官敫铭:镇上负责计划生育的一个领导。他怎么说?

      杨理兵:他说这个事情就这样了,不要再追究了。我们包你两个小孩(准生证),不花你的钱,反正包办。

      财新记者上官敫铭:就是已经是这么回事了,你的小孩已经被抱走了,你不要再闹了。

      杨理兵:就是不要再闹了,不要再影响他们了。

      杨理兵女儿被抱走后,夫妻俩寻女多年。2009年,思女心切的妻子彻底崩溃后弃杨而去,如今杨理兵终于得知女儿的下落——远在美国。

      杨家的遭遇并非孤例。如今,隆回县有数十名婴儿曾被计划生育部门抱走,与父母人各天涯。

      湖南隆回县大石村村民袁名友,抱养的孩子袁红被计生干部抱走。

      回小村陈习娥老人,她的孙女3个月时被计生干部抱走,至今下落不明。

      黄兴村刘素尊老人,她的孙女周娟3个月零10天时被抱走,至今下落不明。

      湖南隆回县毛坪村的小男孩袁石(中)告诉记者,他的妹妹袁丽一岁的时候,被抱走了,至今下落不明。

      凤形村11岁的女孩袁娟娟,寄居在姥姥家。她的妹妹8个月时被抱走至今下落不明。陪记者采访的村民说,她的妈妈已经精神失常。

      合兴村的刘春华正寄居在娘家,她已经精神失常。村民告诉记者,她的女儿至今下落不明。

      西山洞村袁朝容86岁的老母亲,告诉记者,她的孙女袁庆龄被抱走后,儿媳妇就走了。自己的儿子,妻离子散。

      毛坪村袁新权告诉记者,他的女儿被抱走后,老婆也离他而去。

      为什么这么多孩子被计生干部抱走?当地计生部门的解释是:这些婴幼儿多是被农民“非法收养”的弃婴。但实际上,有相当一部分婴幼儿是亲生的;更甚者,有的并非超生儿。对于当地计生干部来说,除了政绩考量,以收取“社会抚养费”为目的的创收,也是主要动力之一。

      财新记者上官敫铭:也就是杨玲是你亲生的,被计生办抱走了,但是我这里拿到了他们的一份资料,说这个女孩是你捡回来的。

      杨理兵:那个都是他们亲手伪造的。

      财新记者上官敫铭:都是伪造的。你看一下这个申请,他说是你捡到一个小孩,自愿送到了邵阳市社会福利院抚养,绝不后悔,你看一下这个东西是不是你写的。

      杨理兵:这个都是他们伪造的,我写不出这么多个字。干部说已经送到福利院去了,我们也查不清了。

      财新记者上官敫铭:就是已经送到福利院去了。

      杨理兵:他们说拿1万块钱就帮你找回来了,就是当天拿着7千、8千都可以,第二天别说6千块钱(杨理兵只筹到了6千块钱),就是2万、1万都不行了。

      财新记者上官敫铭:就说你女儿已经被送走了,再怎么样都不行了。你当时听到被送走了你怎么想,或者你做了什么事情?

      杨理兵:就是我又找到计生办,计生办十几个人围着我把我打了一顿,几个人追着打。

      像杨玲一样,那些未被领回的婴幼儿,经民政公示程序被宣布为“弃婴”后,进入社会收养程序——尤其是涉外收养渠道。根据中国儿童福利和收养中心披露的最新统计数据,至今共有10万多名中国孤残儿童被外国家庭收养。可以确认的是,被高平镇计生部门送到福利院的婴儿,部分就名列其中。

      杨玲,头胎亲生。

      2005年4月被计生办人员带走。

      现被美国家庭收养。

      婴儿X(未取名),第三胎。

      2002年5月被计生办人员带走。

      现被美国家庭收养。

      婴儿X(未取名),头胎亲生。

      2002年6月被计生办人员带走,下落不明。

      周娟,未婚先育之女。

      2003年3月被计生办人员带走,下落不明。

      婴儿X(未取名),未婚先育之女。

      2005年11月被计生人员带走,下落不明。

      婴儿X(未取名),第二胎。

      2003年6月被计生办人员带走,下落不明。

      婴儿X(未取名),第三胎。

      2004年9月被计生办人员带走,下落不明。

      李艳,抱养。

      2002年被计生办人员带走,下落不明。

      袁红,弃婴。

      2002年7月被计生办人员带走,下落不明。

      婴儿X(未取名),收养。

      2003年5月被计生办人员抱走,下落不明。

      婴儿X(未取名),弃婴。

      2004年下半年被计生办人员带走,下落不明。

      袁庆龄,弃婴。

      2005年7月被计生办人员带走,下落不明。

      

    相关新闻
    评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