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越南国会直选意义有多大?

财新记者 张岚 2011年06月10日 07:25 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社科院专家杨丹志认为对越南民主化进程还须作长期观察

社科院专家杨丹志认为对越南民主化进程还须作长期观察

  背景描述:

  5月22日,人口8000多万的越南举行了第十三届国会代表选举。约6200万选民从827名候选人中直接选举出500名国会代表。越南的国会功能类似中国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近年来,越南国会否决高铁建设项目、国会代表起诉总理政策失误等事件,令其声名鹊起。这次选举中出现的直接推荐选举人、选举差额扩大等现象,更让外界对越南民主化进程加大了兴趣。

  人物介绍:

  杨丹志,中国社科院亚洲太平洋研究所博士

  张岚:越南现在政治生活出现的情况,就是国会作为一股非常不可忽视的力量出现在越南的政治生活当中,甚至可以跟越南的共产党党中央,还有它的一些党的机构有一个并驾齐驱的这样趋势,被称为三驾马车之外的第四驾马车。这个格局的逐渐形成,你怎么看?

  杨丹志:是不是就已经完全有很强大的力量呢?我觉得还是可以观察。因为从传统上讲,国会可能所承载的功能,还没有达到像你所说的第四驾马车这样的程度。但是从国会近几年的发展来看,比如说国会甚至它可以否决了比较大胆的总理阮晋勇他提出的560亿美元修高铁的计划。还有,就是国会有代表认为,总理在制定国家重大的经济方针政策的时候,有些失误的地方,他甚至要起诉他。所以,我想这种事情上可以看出,国会在履行它自己特有的职能方面,它的实力是在增强,是在发展的、是在膨胀中的。

  张岚:越南共产党他对国会力量的渐渐壮大,是什么态度?

  杨丹志:我想对越南共产党来讲,它过去长期的实际情况是一党执政,所以越南只有共产党在执政。但是,随着近些年,革新开放进程的逐渐深入,可能随着经济发展的同时,社会的一些力量对政治上的权力要求,参与权、知情权等等要求在不断增加。对越南共产党来讲,我想在现在这个时代,如果是继续一成不变地恪守过去的思维,政治的一些理念,实际上本党的生存和发展来讲是不利的。

  张岚:这个力量最后角逐的结果就是说它选择了一种自主的、允许国会发展的力量。

  杨丹志:对。但是我的理解,我们对于它这个转型还是需要有一种历史的眼光、一种发展的眼光来看,不可能它把过去的一些传统完全抛弃。

  这个本身也是西方人要攻击越南的一个方面。有的西方媒体研究机构还是认为,越南国会力量的增强是一个表象,这个选举还是没有从筋骨上动摇越南过去保守的那种政治传统和理念。在国际上一些权威的研究机构制定的一些标准来看,比如民主指数,认为越南在他们所考察的167个国家里,是排名140位的假民主。

  张岚:有很多质疑越南选举是否民主的文章,它的一个立足点,就是我在国会里很多代表是我的共产党员,所以这两个性质就是互相渗透的这样一种情况。但是我们看到在具体的选举过程中,会有一些比如说选民可以直接推举选举人,还有包括差额的选举比例会扩大很多。这些应该算是偏向民主的一些因素出现在这次选举当中,这个你怎么看?

  杨丹志:我想从这几个方面来看,确实还是不能否认,它还是有一个比较大的进步或者说出现一些新的气象。但是我想可能还需要继续观察。因为现在对于越南的政治,它向什么方向转型,我个人认为还要看新的这批领导集体完全磨合之后,包括它的一些大政方针上会不会还有一些新的调整,之后可能才能做出一些决断。

  因为现在我想,对于越南这样的国家来讲,特别在观察到了北非和中东的一系列变化之后,它可能会在执政党或者说在政府这方面,会有一些新的思考。

  张岚:我很能够理解你说的,但之前我看到的一些材料就是因为市场化这么一个过程,越南也出现了一些用中国话来说,就是强拆、违法拆迁的事情,甚至出现了群体性的事件。

  杨丹志:对,而且还很多。

  张岚:像这些群体性的事件会不会是导致,现在至少越南政府和政党想要给他们提供一个空间对话来解决这个问题?

  杨丹志:这个我想还是会有这一步的。因为越南它现在群体性事件,包括它的原因是什么?有的时候是因为物价上涨,还有的是在一些外资企业,它的工人工资报酬非常低。因为越南劳动力确实很便宜,它的劳动力很多,8000多万人,其中有5000多万人可以算是劳动力。所以,它需要对话的一种途径和口径。

  对越南政府来讲,它是不是也面临着一个困难?如果你再用过去的处理这样一种群体性事件的思维方式,或者简单化地认为他是要闹事,想推翻政府。那么实际上对于政府和人民之间,建立起一种信任关系是不利的,也可能会导致政府和人民之间的仇恨。

  张岚:给予选举更多的空间,是不是也是安抚民众的一个方式?

  杨丹志:我想至少是能够让民众觉得我或者是我这个信任的人,可以去参与到国家的政治生活。我想这实际上还是体现出了越南政府其实还是有一定的自信心,就是说它愿意去接纳这样的一些过去认为可能这样很难接受的方式,让一些人去参与。但是,它的这种担忧和困惑是很自然的,它也会担心就是说如果我彻底地放开之后,会不会出现一种很混乱的局面。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节目表
  • 周一
  • 周二
  • 周三
  • 周四
  • 周五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 2016skytrax 新乡大雨直播 尼斯视频 河南新乡水灾 南京洪水2016 武汉长岛被淹 飞天猪煎饼视频 三河古镇 尼伯特台风视频直播 洪灾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土耳其 快鹿集团 安徽省有几所亚州350强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