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支付宝股权转移 祥云?乌云?

财新记者 张岚 王姗姗 谷永强 2011年06月14日 08:18 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马云单方面行动,与雅虎、软银关系骤然紧张,中国公司海外上市重要模式受到根本冲击

马云单方面行动,与雅虎、软银关系骤然紧张,中国公司海外上市重要模式受到根本冲击

  到去年年底,网络交易平台支付宝已经拥有用户5.5亿名。每天850万次的交易,25亿元人民币的交易额,以及50%的市场占有率,放眼望去,支付宝第三方支付行业龙头老大的地位,无人可以撼动。支付宝母公司阿里巴巴集团对这块金砖也是爱不释手。当爱的方式发生冲突时,股东间的纷争在所难免。

  6月2日马云在D9大会上接受采访

  提问:你和雅虎CEO巴茨之间发生了什么?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她是我的投资者和合作者。我们几天前发生了一些矛盾,但我们正在解决。雅虎考虑的是雅虎的投资者,软银要照顾自己的股东。我要考虑多方的股东利益,还有我的员工、客户,必须有人负起责任,站出来做这个决定,推动整件事。

  雅虎、软银和马云,作为支付宝母公司阿里巴巴的投资者和管理者,一路经历了支付宝的诞生、成长和壮大。2009年6月、2010年8月,马云分两次把支付宝的股权从最初的境外注册地公司转移到浙江阿里巴巴。股权转移后,他和另一位阿里巴巴高管谢世煌,分别持有支付宝80%和20%的股份。至此,马云在股权上完全拥有了支付宝。

  财新《新世纪》周刊资深记者王姗姗:所谓的责任,就是要让支付宝扫清所有的获牌照的障碍。这就是马云所说的,就是你作为阿里巴巴,你作为支付宝这个母公司,你应该负的责任。

  王姗姗:财新《新世纪》周刊资深记者,报道领域为快消、零售、IT等。代表作有“蒙牛黑公关‘731计划’”、“不变丁磊”、“光棍节狂欢后遗症”等。

  财新《新世纪》周刊资深记者王姗姗:他其实说这个话是针对在他们之前三方在股东层面的一个谈判,另外两家股东都是持不置可否、能拖就拖的态度。他其实是针对那个来说,说我要负责,我要把这个事情往下推进下去。

  我身后的这张图片,就是传说中的第三方支付牌照。今年5月26日,支付宝如愿以偿的从央行手中,拿到了中国第一张第三方支付牌照。这对目前陷入胶着状态的支付宝股权纠纷来说,应该是个好消息。因为牌照到手,是维持支付宝、甚至淘宝正常运营的先决条件。有了这个保证,三方股东在根本利益上,就不存在冲突。

  从时间上来看,支付宝在诞生之初就遇到了牌照问题。很长时间里,央行对如何监管第三方支付一直举棋不定。当具体的管理办法渐渐成形之时,支付宝已经成长为庞然大物。2010年6月,央行下发《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并把2011年9月1日定为第三方支付机构获得许可证的最后期限。按照这个管理办法,支付宝获得身份有两条可以选择的路径。

  一是,作为外商投资支付机构向国务院申请特批;二是,改变股权结构,作为全内资公司走正常途径去拿牌照。这也成为马云最后的选择。

  财新《新世纪》周刊资深记者王姗姗:必须拿牌,这句话其实不只是马云在说了,包括杨致远在他的投资者大会上,也是对他的投资人说的。这对支付宝来说是No.1的事情,必须要首先完成的事情。否则你没有牌照,这家公司马上停滞了。它停滞了,淘宝也就停滞了。所以这个问题是非常生死攸关的,这个问题上不会有人有任何疑问的,只是说为了拿牌,我们要做怎样的牺牲。这个问题上,三家股东是有分歧的。

  在阿里巴巴的三大股东里,近年来一直走下坡路的雅虎和马云的关系一直很微妙。在2009年6月的支付宝股权变更中,有七成的股份转到了浙江阿里巴巴。但那次转股并没有像今天一样,引发轩然大波。反而雅虎,以及软银给人留下了一种默许交易发生的印象。

  既然占大头的七成股份在2009年已经不属于雅虎了,为什么在剩余股份转让之时,雅虎的反应会如此之大呢?这和近几年雅虎与阿里巴巴的实力对比不无关系。当年就快要被挤出市场的阿里巴巴,现在已经成为雅虎最值钱的资产之一。就在去年,已经长成为大树的阿里巴巴还曾经想收购雅虎股份,但遭到了拒绝。

  财新《新世纪》周刊资深记者王姗姗:雅虎在今年5月份的时候,也就是5月11号突然有一个公告,那个公告其实是它的一份季报,按理说一份季报并不是很重要。但是它在季报里面相当低调,或者说尽量轻描淡写地提到了这笔交易。那这个就可以说是直接在投资圈里面砸了一块石头,一下子就激起了很高的反应。大家都会说,你雅虎是怎么看管你的亚洲资产的?你到底有没有能力来控制你的投资?

  雅虎的困境在股市上得到了印证。面对股价大跌,有美国公司开始组织股东对雅虎进行集体诉讼。这些人的愤怒直指支付宝的两次重大股权变更。

  这家专门从事证券欺诈诉讼的美国公司,起诉雅虎在支付宝股权转移事件中违反了美国证券交易法中有关虚假和误导性声明的规定。起诉书称,雅虎在2009年得知中国监管当局会限制第三方支付中的海外所有权时,应该预见到支付宝可能被剥离的情况。而2010年的股权转让使雅虎对阿里巴巴的投资价值下降了数十亿美元。

  网络导报社总编辑刘兴亮:用一个时髦的说法,这是支付宝私奔了,马云让支付宝私奔了。

  刘兴亮:网络导报社总编辑

  网络导报社总编辑刘兴亮:就是你以前有好几个父母,两一个父亲的组织下失踪了,另外两个父亲都是相当牛的人物,对商业运作都特别了解。而且支付宝是作为非常优质的资产,它的资产被估值到50亿美元,这样一个敏感的问题,董事会完全不知情,我觉得不靠谱。这个批准没批准我们不好说。

  2011年5月16日,雅虎和阿里巴巴发表联合声明,说双方将致力于通过有成效的谈判来解决有关支付宝的问题。这至少表明,双方身上还有对方看中的利益。本来雅虎和阿里握手言和,支付宝纷争可以告一段落。谁料,一直很低调的大股东软银在此时发出了质疑之声。

  2002年,软银就坚定地把赌注压在阿里巴巴身上。在之后的很多年里,软银和他的老板孙正义默默地关注阿里巴巴的成长。一来这是孙正义的风格,二来马云这样强势的合作者并不期待投资人时时刻刻在身边指手画脚。

  财新《新世纪》周刊资深记者王姗姗:但是这次我们突然意外地听说,软银的社长孙正义say no。然后这个问题大家就觉得很意外,这个太颠覆性了,这样一种关系。因为我们看到的从历史上孙正义跟马云的关系是很好的,或者说公开的报道都是很好的。

  我想这次,我听说的是他真的是被马云这次完全不考虑VIE这样一种做法,然后表示了挺不能接受的。我们现在听到的消息就是这样。

  孙正义软银所控制的日本雅虎也在跟雅虎公司有一个谈判。因为雅虎也想从日本完全撤离它的投资,所以他们之间也有谈判,是不是孙正义希望把那块的谈判这样一个筹码,增加自己的筹码。

  说到这里,我们可以看到,虽然进行的是就支付宝股权变更,对股东进行赔偿的谈判,但涉及的是雅虎和阿里、软银和阿里以及雅虎、软银各自的谈判。其中的利益纠葛并非一朝一夕能区分清楚,最后的输赢也未必体现了各方的最大利益。

  在对这场股权纷争的诸多解读中,很多人认为马云先斩后奏的做法,其实有很大的赢面。他知道,底线的底线就是带领高管层离开阿里巴巴。而雅虎和软银是绝对不会纵容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更何况,支付宝已经拿到了牌照,不再有名不正言不顺的担忧了。批评的声音则认为,涉及敏感业务的互联网公司有很多,为何偏偏你马云要搞例外?

  财新《新世纪》周刊资深记者王姗姗:这个在整个大家认为,就是从对股东利益负责的这样一个角度来说,马云做法是令人失望的。这的确是现在外界非常主流的一种评价。我们可以看到,对马云非常不利,对阿里巴巴这样一个企业形象非常不利。

  另外还有,就是我觉得我对马云、对阿里巴巴也有一些担心。因为我们都知道,阿里巴巴现在目前它B2B的业务这一块,现在其实你说的好听是稳定了,说得不好听是没有太大起色。尤其是对外贸这一块,我觉得其实大家原先都会对它的”速卖通”这一块产业有很大很大的期望,也就是它针对美国本土市场这一块业务的拓展是怎么样的。如果它在国内的是这样一个形象,它以后怎么走出国门,怎么走出去。它在美国肯定是要重新花很大的价钱来树立自己的品牌形象的,所以还是有影响。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节目表
  • 周一
  • 周二
  • 周三
  • 周四
  • 周五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