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中俄天然气谈判待破局

财新特派圣彼得堡记者 李昕 记者 黄山 张岚 2011年06月28日 06:47 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双方公司缺乏互信,价格方面亦难谈拢

双方公司缺乏互信,价格方面亦难谈拢  

  不久前,当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一起出现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开幕式时,很多人都认为,中俄两国谈了六年的天然气协议终于可以敲定了,但最终的结果却出人意外,这份合约没有谈下来。

  2011年6月21日,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开幕,论坛邀请到了东西方政经要员,议题涵盖能源、教育、科技甚至影视等多方面内容,足见会议主办方——俄罗斯经济发展贸易部,想要把圣彼得堡打造成达沃斯的雄心。但与会人士关注的重点,仍然在能源方面。

  财新英文周刊执行主编李昕:在讨论过程中,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是,俄罗斯很忌讳人家说俄罗斯是资源大国。因为它的大国情结非常重,它觉得自己是以重工业领先的,以科技创新还有航空航天这样的科技研发能力居世界前列的这么一个国家。

  李昕,财新英文周刊执行主编,2011年6月,赴俄罗斯报道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

  财新英文周刊执行主编李昕:这个讨论其实整个气氛是非常好的,因为现在国际大宗商品价格高企,从石油方面看,油价比国际能源署此前的预期还要高;天然气方面,在2009年还是供大于求的局面,但到2010年,已经是供不应求了。

  正是这种供不应求的局面,改变了中俄两国天然气协议谈判的格局。此前,双方在输送方案、技术细节等方面,都已形成共识,但由于世界天然气供求形势的变化,双方在价格上谈不拢,协议也就终难落实。

  2009年,在前期铺垫工作结束后,俄罗斯天然气公司和中石油签订了一项框架协议,主要内容是在未来30年内,俄罗斯分东西两条管道向中国输送700亿立方米天然气。这项协议如果达成,俄罗斯面向中国的天然气出口要占其每年国内生产总值的2%。而中国方面,未来对能源的巨大需求也可以得到极大满足。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中国能源研究会能效投资委员会副秘书长韩晓平:现在很焦灼,焦灼的原因就是价格谈不下来。俄罗斯总希望卖给中国的气价跟在德国卖的一样多,它得这样更合适。可是,中国人说你到德国去的气价,中间你还经过了白俄罗斯、乌克兰那么多国家,中间人家要收很多的过境费,而你俄罗斯到中国来,中间没有其他的国家,所以,你没有理由说把这个气价卖的跟那边的一样贵,而且距离上相对更短一些。

  韩晓平: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中国能源研究会能效投资委员会副秘书长。曾任国家能源领导小组办公室和国家发改委相关课题组成员。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中国能源研究会能效投资委员会副秘书长韩晓平:其实很简单,一个是欧洲,德国要关闭所有的核电站,现在我们听说意大利也要关闭这样的核电站,然后日本可能也要面临关闭大部分核电站。所以,它(俄罗斯)认为这些国家都会用天然气来替代,所以世界上有人要这个气,你不要我们会有别人要。

  虽然谈判没有像市场所预期的那样开花结果,但我们注意到能源产业观察家用“焦灼”而不是“破裂”来形容目前的谈判。根据韩晓平的介绍,最近俄罗斯方面的专家将再次来中国,和中国方面讨论如何推进谈判。那么,中俄两国离达成协议究竟还有多远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恐怕要先考虑两国在天然气报价上的差距。在谈判初期,俄罗斯方面给出的价格,也就是对欧洲出口的价格,是每千立方米300美元,中国方面的报价是200美元。到目前为止,中方做出让步后,这个价差已经缩小到每千立方米50美元。而根据出口量估算,定价每差1美元,总额差距在6800万美元左右。

  财新英文周刊执行主编李昕:但为什么和俄罗斯的交易这么难谈呢?我们认为第一是双方缺乏互信,这个互信很明显的一个表现就是在俄罗斯,各大天然气的股东名单上,有很多的外国股东,就是没有中国人,中国不是不努力,一直就是无法成为俄罗斯在天然气方面的股东;然后在价格方面,现在两个国家也不是太谈得拢。

  除了价格,中俄两国的差距还体现在供给的时间窗口上。作为世界上第一大天然气生产和出口国家,目前俄罗斯的天然气出口主要是针对欧洲国家,而中国本身也是天然气存储和生产大国,对进口天然气的紧迫需求还是未来的事。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中国能源研究会能效投资委员会副秘书长韩晓平:实际上,很多人都在预测俄罗斯将衰败,衰败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跟天然气革命有关系。因为天然气革命,美国有大量的非常规天然气的供应,它可以减少对石油的依赖,欧洲也可以做到,如果中国也做到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再需要俄罗斯的天然气和石油了。

  在上一个大宗商品牛市中,俄罗斯很大程度上依靠能源出口实现了近十年的高速发展。和任何一个拥有丰富资源的国家一样,俄罗斯享受着资源变现的好处,也要承担过度依赖资源的风险。这种矛盾几乎贯穿了俄罗斯社会的方方面面。

  在刚刚过去的5月,俄罗斯境内出现了大量资本外逃的情况,引发国际社会很大关注。关于俄罗斯的繁荣源自经济竞争力还是大宗商品价格福利的讨论,还没有热烈展开,投资者已经用脚投了票,而关于能源立国的讨论也在更深层面展开,而很多事情可能要在2012年总统选举之后,才会有个结果。

  财新《新世纪》周刊国际新闻部主任黄山:所以,短期来看,这个博弈还会继续下去,可能不一定会达成一个协议。

  黄山,财新《新世纪》周刊国际新闻部主任,长期担任杂志的国际新闻报道编辑工作。

  财新《新世纪》周刊国际新闻部主任黄山:但我们看到,与此同时,对俄罗斯本身能源战略来说,大家老说俄罗斯外交是一个双头鹰,就是既看西方也看东方,那么目前俄罗斯当然主要还是一个西方国家,从它的能源供应来说,主要是流入西欧发达国家,现在俄罗斯作为一种对冲或者说一种对赌,它也希望更多的能源输往中国、日本等东亚国家,减弱俄罗斯对欧洲能源过度依赖问题。但是我想从长远看,对俄罗斯的经济和真正的可持续性的发展,戒掉所谓的摆脱资源诅咒,过度依赖资源出口,进而形成它这种真正具有创新能力,然后更符合现代化的这样一个经济结构的调整,我觉得才是有利的。现在基本的一个判断是这样。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节目表
  • 周一
  • 周二
  • 周三
  • 周四
  • 周五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