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储朝晖:关停打工子弟学校欠妥

财新记者 张岚 2011年08月22日 07:49 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比较谨慎的办法,是先安排好,再来拆掉那些学校

比较谨慎的办法,是先安排好,再来拆掉那些学校

  记者:十年来打工子弟学校反复开关的原因是什么?

  储朝晖:事实上也不能说没有一个妥善的解决方案。就我了解,在一部分地区,某一个具体的学校,还是有一个解决的比较好的方案的。那么,怎么样把这样大面积的所有的学校都解决好呢?实际上是一个很难的事。这涉及到这个学校本身,它主办者的一个基本理念,也涉及到当地管理者的一些基本理念,还涉及到整个的大的环境、大的政策环境,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所以,应该说比较妥善的解决方案,应该是这几个方面进行博弈,进行协商的最后的一个结果。

  这个现在我们国家有一些大的方向性的政策,但是规定的不很细,所以就导致了这个问题比较多。有很多政策它在实施的过程中,游移度很大,就是说可以这样做,也可以那样做,哪一个可能都不算错,哪一个都在这个范围内,这是现在我们遇到的一个实际问题。(剪切)

  比较谨慎的办法,是先安排好,再来拆掉这些学校。现在事实上,它采取了先拆学校,然后我再来谈安排的事。这个过程是太简单了,没有考虑到教育这么一个特殊性的,应该先把安排的工作做好,安排工作做在先,然后再考虑你这个学校怎么拆。

  因为教育本身,我们现在给它的一个定位叫民生。什么叫民生呢?教育就像吃饭、就像穿衣,你不能先没有建一个食堂,或者先没有找到一个食堂,先没有找到一个吃饭的地方,你先把这个食堂给拆掉,你先把烧饭的锅灶给拆掉,这个做的是不合适的。

  记者:为何私人、民办学校,此类问题较少?

  储朝晖:这个可能就跟我们这个政府的利益机制相关。因为从博弈这个角度来说,这种超豪华的学校,可能都是有权有钱人家的子弟在这里面上学。那么它也有更大的力度来跟已经掌握权力的教育管理部门进行博弈。而现在这些农民工子弟这些学校,他们的父母可能是没有权也没有钱,所以,他们这个博弈的力度也就相对比较小。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节目表
  • 周一
  • 周二
  • 周三
  • 周四
  • 周五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