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卢迈:早教小政策大回报

财新记者 张艳玲 龙周园 2011年10月11日 08:23 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早教在儿童的营养、教育等发展皆起到关键的基础性作用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 卢迈:

  从上世纪90年代,国外在研究方面有很大的进展,主要是关于神经科学、行为科学和社会科学汇聚到一起。这些研究共同指向一个方面,就是人在早期发育过程中,营养、教育对他有至关重要的影响,对他终身的健康、行为及后天智力发展,都起来非常关键的基础性作用。

  在这之前,人们重视儿童很大程度是认为儿童是希望、未来,又是很脆弱的群体,需要保护,是从这个角度来看的。通过对人本身更多的理解和认识,人们才发现,对人本身要投资,从在母亲怀孕的时候就开始,就来关注他,对他一生有非常大的影响。这使得在这方面的研究大大前进了一步,人对自己的大脑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由此,在国际上也产生了很多政策方面的研究,比如他们做的社会方面的试验,从60年代起就开始跟踪,享受了早期教育的孩子,在上学以后到工作,和没有享受的孩子有什么样的区别等等。这些研究都说明,政府在这时候做的工作会有非常高的回报。国际经验证明,在早期投入一块钱,社会的回报会达到十几块钱的回报,还不说个人本身的收益。

  国际上在学术界、政策方面的发展,我们在国内还没有特别注意到。我们在扶贫有开发式、保障式扶贫,但对儿童,怎么从人力资本投资做好扶贫,还没有这样一个项目。

  在我们开始这项目之前,学前教育也没有纳入国家计划,我们从2009年开始制作这个项目。农村和城市的差距确实让人印象非常深刻,尤其从孩子身上可以看到非常大的差距。我们应该寻找一种办法,在理念上应该和欧美一致的,建设在科学研究的基础上,在实践中是适应中国特点的,能够符合中国农村的情况,政府是可以负担的。所以在开始这个项目之前,我们就想这应该是普遍受益、广覆盖、低成本的,不是非盈利组织要持续做下去的,你能做的是有限的。应该是政府财政能够支持的。第三,它应该是有质量的。这是我们当时的设想。

  我们和中国疾控中心陈春明教授合作,开始这项工作。这个项目一共包括三个阶段,两个部分。一部分就是两岁以前,孩子的营养干预,还有就是3-5岁孩子的学前教育。

  营养干预又分两个部分。一个是孕妇,从负9个月到出生,孕妇营养的补充和妈妈学校的培训。第二个是6个月到24个月,孩子的营养干预和妈妈学校的举办。6到24个月主要是给孩子发放营养包,营养包是疾控中心研制,卫生部批准。

  营养包国际上也有,比如墨西哥。但中国是很独特的,墨西哥是奶粉做基础,疾控中心是豆粉。一个是成本低,第二适合中国孩子情况,不是所有孩子都能消化奶粉。这是第一阶段的营养干预。基金会在青海乐都、云南寻甸选点,最后确定这两个地方。从营养干预还要办妈妈学校,培训妈妈有基本知识。

  第二阶段是3到5岁孩子学前教育,这部分设想了“走教”的方式,在地方上实践取得很好的效果。“走教”就是老师不管住在乡镇还是县城,他到村里去教孩子,用这种方式把教育送到孩子家门口。我们现在农村的孩子没那么多,而让受教育的青年住到村里面也比较难,所有现在用“走教”的方式在中国比较可行。中国历来有赤脚医生、大篷车、马背上的学校等传统,为基层、农民服务,所以用“走教”应该是值得尝试的一种方式。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节目表
  • 周一
  • 周二
  • 周三
  • 周四
  • 周五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