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棚改缘何不再惠民

财新记者 龙周园 2011年10月31日 07:30 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一旦发展成运动,资金量远超政府财力所及,各种问题接踵而来

  棚户区是什么?低矮、破败的老房子?垃圾遍地的街道?如果你住在这样的地方,政府愿意给你一套同样面积的新房,你一定举双手同意拆迁。但在哈尔滨松花江畔的一个好地段,房龄刚满18年的友联小区,在2011年3月却被纳入棚户区改造。

  哈尔滨这场轰轰烈烈的棚改运动只是一个缩影。为何一个原本为穷人谋福利的政策却变成居民和政府对抗的祸端?在从东北逐渐扩展至全国的这场棚户区改造中,棚户区又如何演变成一个无所不包的“筐”?

  财新《新世纪》周刊记者 朱以师:

  在今年定的1000万套保障房计划当中,有400万套是棚改。我在黑龙江看到的情况是,棚改远远超过40%的比例,黑龙江全省应该占到了70%-80%,哈尔滨也是这种情况。这样造成的一个局面是,棚改一方面是保障房任务的一部分,然后它又成为了主力军,今年保障房任务这么大,这么急,一定要推;另一方面,在棚改项目当中还会装进其他的保障类型的项目,比如经济适用房、廉租房、公共租赁房,这些项目都会放在棚改里面来。

  我看了两个例子。一个是哈尔滨最大的棚户区,连片的棚户区,白家堡。我9月中旬去的,刚刚下完一场雨,去了以后,那里泥泞不堪,都是低矮平房。那时候正在拆迁,都没有一条像样的路,也有没暖气和市政的配套,垃圾遍地,很脏、乱、差,这也是棚改的项目。一些居民也希望政府来拆迁,来棚改,改善住房条件。这一类区域在哈尔滨也有,而且数量不少。

  甚至包括铁道沿线,都是很乱的,这一块的改造政府需要很大投入。因为白家堡的项目还可以通过商品房的开发来平衡资金,很多边边角角的地方,或者规模不是那么大的,比如铁路沿线,这些土地是政府没办法卖的。因为土地的管理权限是在铁道部,所以它们没有办法卖地来搞商品房开发,以此获得收益。这需要地方政府纯投入,但财政又没有么多钱,就必须通过其他的一些项目来“抽肥补瘦”,就是必须要有一些棚改项目能赚钱,要么就是商品房开发的比例比较大,要不就是地段比较值钱,能把这个地段卖出去。但地段好的地方自然会产生矛盾,居民不愿意拆迁,甚至出现一些极端的例子,比如把一些不能算棚户区的项目也纳入棚户区进行拆迁改造。

  就是说到底,地方政府一方面要做这么多事,另一方面它又没有钱,然后做这么大规模来推的时候,它也给地方财政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我在那采访的时候也了解到一些情况,当地的基层官员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他们提到,就是从前两年路桥改造开始,哈尔滨大规模地投入城市建设和棚户区改造。很多政府部门的政府大楼和资产都抵押在银行,现在甚至它们都没有东西可以抵押在银行了,然后来做这些政府的融资平台。说到底,它还是以土地财政的模式。

  包括它的融资平台,像好民居公司、哈投民生和哈城投。当然它们都是独立的公司,但是实际操盘的都是住房局这样的一些政府部门。这样的话也就是政府兜底,市财政也会出具担保函,用未来土地出让的收益作为还款来源的担保。从银行获得信贷资金,然后来投入这一块,所以整个链条大概是这样的。

  但做这样的事情,我们一方面要考虑到,真正的棚户区要不要改造?确实是需要改造的,但是有一些政府进行棚户区改造的项目的时候,首先要征求的是居民的意愿,而不是这个城市管理者认为我需要进行城市改造,或者城市品质的提升,我觉得这些都是要的,但是要首先尊重被你改造的居民的意愿,这是最重要的。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节目表
  • 周一
  • 周二
  • 周三
  • 周四
  • 周五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高盛相关 美国通缩 十八届五中全会 李作成当年得罪了谁 美国打朝鲜中国打日本 曹建方 山东特大假币案 危朝安仕途受挫原因 张昌尔 中国最大的红灯区图片 韩志然 郑州一女子被多名男子 刘礼祖 中国页岩气生产 新任司法部副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