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通行证:
外储投资无利不出手
财新记者 刘志洁2011年11月18日 08:08
李侃如:中国无理由义援欧洲;外储投资安全第一

  时间:2011年11月11日

  地点:财新峰会现场

  在德法提出缩小欧元区之后,希腊选出新总理,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也黯然离场,暂时平息了市场对欧债危机的担忧,但危机仍然深重难解。于是,拥有大量外汇储备的中国,被许多国家看成了一根“便宜”的救命稻草。面对欧元区不可预知的未来,中国应该出手相助吗?未来十年中国又将在国际舞台上扮演怎样的角色?

  李侃如(Ken Lieberthal),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美国密歇根大学政治学教授,中国当代政治问题专家;奥巴马中国顾问团成员。1998至2000年,任克林顿政府国家安全委员会特别助理、亚洲政策资深主任。

  记者:李侃如先生,感谢您光临财新。经历了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后,世界经济又遭受着欧债危机的威胁。与实力不断增强的亚洲相比,许多西方国家仍然在挣扎。你认为中国是否应当出手拯救欧洲,助其脱困?

  李侃如:不,我认为中国动用外汇储备进行投资,目的在于增加外储价值,我看不到任何必须的理由让中国动用外汇储备去帮助另一个国家脱困。

  近期我去了欧洲,每个人都会问我“中国会不会援助希腊”,“中国救不救意大利”?我说“不会”。我认为,如果这样做算是一项不错的投资的话,假使中国正要做投资的决定,那么中国可以把钱投到欧洲。但是如果这样做风险非常大的话,我认为中国不应该增加在欧洲的投资。我们要一直有这样的概念:中国动用外储进行投资,最主要的原则就是安全,国家外汇储备的安全,这是处理外汇问题时最关键的。而保证安全的关键就是投资那些有把握的项目。如此以来才能保存外储并且增加规模。中国外交部不能决定外储投资去向,这并不是外交问题,这是经济问题。

  记者:那您认为中国是否应当购买欧洲金融稳定基金?这是一项安全的投资吗?

  李侃如:我觉得中国还是需要考虑这个特殊的情况,然后再做决定。我对此没有什么概念,但说实话,我认为毫无疑问欧洲应该自己解决问题。现在欧洲的问题是德国并不情愿一力拯救欧洲,所以我认为欧洲没有必要向外部寻求资金脱困。但是如果决定要对外求援,有一个附带条件就是要减少投资人风险。所以这些都是(决定投资与否)需要考虑的因素。

  记者:近年来,世界经济中心已经从西方逐步移向东方,特别是在上一轮金融危机之后。您如何评价未来十年中美两国的关系,以及中国应当扮演怎样的角色?

  李侃如:首先,我认为中美两国的关系,是国际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你提到了世界的中心正在从西方逐渐转移到东方,其实可以说,自几十年前开始,世界的中心从美国转移到了中国。观察美国的贸易数据和外交情况,可以看到,过去的二十年里,亚洲实际上成为了全球中心,并非欧洲。所以,美国与中国的双边关系非常之关键。

  美国正在经历衰退,亚洲是全球增长的动力所在。可以说,即使没有爆发经济危机,我也一直认为全球经济表现关键在于亚洲。其中包括中国、日本、南韩、印度等国,当然也包括美国,美国也越来越重视亚太区国家的实力。国际上最重要的经济体都集中在亚洲,经济增速最快的国家也是在亚洲。因此,我认为亚洲是全球经济中最重要的区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