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融资压力能否倒逼铁路改革

财新记者 于宁 王晨 张岚 2011年11月22日 08:28 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2000亿救急贷款迫于维稳压力出台,危机应为改革契机

  今年10月25日的下午,国家发改委组织过一场高级别的协调会。央行分管信贷的副行长胡晓炼、铁道部副部长陆东福、银监会、四大行和国开行的领导悉数到场。这场会议讨论的主题只有一个,就是要不要救铁道部。因为对铁道部来说,再见不到钱,就会有大把的麻烦涌现出来。

  也就是在三年前,铁道部在《中长期铁路网规划》中描绘了中国高铁的美妙蓝图:到2020年,全国建设高速铁路1.6万公里以上。这比铁道部之前的规划增加了超过30%的工程量。但是借着四万亿刺激计划的东风,铁道部的雄心壮志得到了国务院的支持。然而时间却证明了,这个庞大的建设计划似乎缺乏理性。

  财新记者王晨:春节前后刘志军下台之后,铁道部的资金就出现了一个紧张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陆续有一些停工,但是“7.23”事件加剧了这种现象的发生。

  王晨:财新记者,报道领域为公共政策、产业、法治,代表作有《同仁血案调查》、《解密上海地铁追尾》、《黑老大引爆青岛警界地震》。

  财新记者王晨:像一百多米的基地上只有两三个农民工。我跟他们聊天,他们说从春节以来只发了两个月的工资,然后其余的几个月都没有发任何工资。还有农民工都被遣散回家了,一是对农民工薪水的影响,这是非常直接的,第二就是对供货商资金链的影响。

  按照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的说法,目前在建的铁路有1.2万公里,其中近1万公里处于停工或者半停工的状态。而根据财新记者的了解,即使像京沪高铁这样已经建成通车的线路,也存在工程尾款没有结清的情况。

  停工就意味着没有钱拿。这让高铁承建商、供应商们苦不堪言。有内部知情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资金的压力迫使七家主要的铁路企业甚至跳过铁道部,直接给国务院写联名信,要求资金支持。散落在各地的中小供应商们则有所联合,不惜上访讨债。

  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 赵坚:主要原因就是4万亿的刺激计划这个钱已经花完了,另外铁道部的建设标准太高,摊子铺的太大。所以即使刘志军在台上的话,现在的问题也一样会发生。

  赵坚,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

  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 赵坚:以前的这种建设往往都是这些供应商先垫资进行建设,铁道部验收以后再付工程款。现在如果是铁道部的还款情况,资金链断了的话,那么这些供应商也不敢投标、不敢进行建设。所以会影响今后铁路的建设,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国家应该出手。

  果不其然,11月1日,也就是在上述协调会议召开后不久,铁道部获得了2000亿元的融资支持。对于这笔钱的用途,铁道部做出了指示,首先要保证偿还拖欠农民工的工资,然后才是确保施工难度大的项目和尽快能完工的项目。这显然无法回答赵坚提出的,今后铁路建设思路的问题。

  2000亿元紧急贷款能够解决什么样的问题,看一下铁道部的欠款情况就能明白个大概。目前整个铁路系统的在建工程造价达1.27万亿元,涉及300个项目。公司方面,铁道部三季报披露,欠中铁、中铁建近2000亿元,欠南车、北车400多亿元。

  财新记者王晨:2000亿对整个铁路项目维持的情况来说,只是一个“撒胡椒面”。而且我们到下面采访的结果也是这样的,他们实际上拿到手的钱一方面只能偿还部分供货商的欠款。撒胡椒面就是说每个铁路根据情况平均撒一点。但即使是最重点的像沪昆线,这个国家重点项目,给它的钱根本就不足以维持大面积的复工,所以说明年怎么样我们还需等待。

  旧账要还,建设要推进,而铁路运营、特别是高铁运营项目的收入远远不能支撑这块的现金流。明年怎么办?可以说这是下发紧急贷款留给政府和市场最大的问号。贷款本身也许已经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目前还没有解决铁路建设融资问题的整体性方案。

  接替刘志军出任铁道部部长的盛光祖在2011年上任之初,曾对外表示,中国铁路企业负债约1.8万亿元,负债率为56%。如果仅从负债比例来看,铁道部资金运转正常。但从数量上来看,1.8万亿元的金额确实有理由让人担心。而且随着建设规模的扩大,铁道部的负债规模和负债率在进一步上升。

  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 赵坚:我觉得这要做一个认真的反思,特别是从“7.23”事故以后,从现在高铁的运营状况非常差的情况来考虑的话,我们是不是要做一个根本性的调整?这完全可能。比如说原来的标准都是无砟轨道,无砟轨道的建设标准成本就非常高,所以现在即使一些基础工程已经做了,我们改成有砟的,对以后的无论是运营成本来说还是维护来说,都是更合理、更经济的。

  就像降低高铁时速、改换轨道类型,减少建设开支的办法并不是没有,而且更符合现实的需求。同样的,只要项目质量够好,市场上也永远有资金准备随时进入。所以这一切的症结都在铁道部身上。如果铁道部不准备打开大门,那么连续不断的国家注资就是唯一的解决办法。从一个2000亿到无数个2000亿,这将会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结局。(完)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节目表
  • 周一
  • 周二
  • 周三
  • 周四
  • 周五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十八届五中全会报告全文 释永信 恒大违约 中国高铁版图 美国 胡耀帮纪录片 财新网 陕西公车拍卖图片 土耳其国旗 女干部延迟退休文件 纪录片大同 sdr是什么意思 美国巨无霸大卡车图片 北京 十五家 增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