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雾霾中的PM2.5警示

财新记者 于达维 龙周园 张岚 2011年11月29日 08:05 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雾霾天引发空气质量标准大讨论;新标准实施恐难大幅改善现状

  今年入秋以来,很多人打电话到北京的达尔问自然求知社,咨询关于PM2.5的问题。还有一些居民从达尔问那里借来PM2.5测量仪,把家里、办公室和经常去的公共场所测了个遍。这个PM2.5其实是空气质量的一个指标。但今年秋天的几场雾霾天气之后,这个生僻的科学词汇几乎成为京城老小挂在嘴边的口头禅。

  10月下旬连续几个周末的雾霾天气让北京居民怨声载道。除了两眼望去世界灰蒙蒙一片,一些人出现了嗓子疼痛、咳嗽、呼吸困难甚至头晕发烧的症状。

  2011年10月31日北京街头采访:

  北京居民鲍先生:污染挺严重的,我觉得。这不都是空气不流通造成的嘛,所以我觉得也没办法,也只能忍了。

  记者:你觉得这种天对你出行有什么影响吗?

  北京居民关小姐:肯定会有影响,一般去公园玩或者出去玩,一般不会选择这种天气。

  记者:那平时你出行是自己开车还是坐地铁?

  北京居民关小姐:我坐公共交通,肯定不会骑自行车,会死人的。

  就在那段时间,一些网友注意到地处北京东三环的美国驻华大使馆,在微博上发出了空气质量“危险”的信息。但同一时间,北京市环境保护局公布的空气质量报告,仅仅给出了“轻度污染”的警告。空气质量数据和居民自身感受的巨大差异,引发了一场热烈的讨论。

  于达维:

  一方面是监测的标准不一样,一方面是计算的方式不一样。

  于达维:财新高级记者。长期从事科技、环境报道,代表作有“龙芯专利门”“智能电网中国抉择”“疯狂锂电池”

  于达维:

  从监测的标准来说,官方的数据是PM10的数据,而美国大使馆的数据是PM2.5的数据。北京在公布它的空气污染指数的时候,一方面是平均了全市所有的几十个观测站的监测指数,另一方面还做了24小时的平均。

  于达维提到PM2.5,就是节目开头我们说到的,一些北京居民自发想到要拿个仪器来监测的对象。如果没有这连续的雾霾、如果没有美国使馆公布的数据,可能普通人根本不会注意到PM2.5这个标准。而当人们注意到它时,就发现更多的问题随之而来。

  PM是颗粒物的英文缩写,后面跟着的数据代表着颗粒物直径的大小。PM2.5就是直径小于2.5微米的颗粒物。PM10就是直径小于10微米的颗粒物。

  于达维:

  PM2.5和PM10的区别在于,PM10只是进入你的鼻腔,导致你的呼吸可能不是很畅,但是它不会进入你的肺。但是PM2.5它可以直接通过你的肺泡进入血液,对人的伤害更大,对你造成的不适更严重而且更长期。

  因为北京没有对外公布PM2.5的数值,所以美国大使馆成为目前唯一的PM2.5监测来源。尽管使馆宣称自己只是监测使馆区域的空气,但很多北京居民还是通过网络找到了大使馆的数据,并把这个数据作为自己出行的参考。

  刘小姐手机上显示的就是北京PM2.5的网络数值。按照这个体系我们看到,10月底的数值在100到300之间,污染程度为不健康、非常不健康和危险。而在一周后,这个数值降到了50以下,适合普通人出行。那么北京的空气质量究竟是好是坏呢?

  杜少中:

  从1998年到现在,达标的天从27.4%,100天,增加到去年的78.6%,286天。这确实是一个进步。

  杜少中:北京市环保局副局长,“每月少开一天车”的倡导者

  杜少中:

  所以如果看13年,它是一个进步的过程,如果看2008年到今年,它是一个稳定的过程。这个说明我们城市空气质量改善上了一个台阶以后,再改很难,再进步很难。

  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蓝天给世界各国人民留下了特别美好的印象。一些初次到北京的外国人,甚至怀疑北京是否发生过空气污染。但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心里明白,政府为此做了大量的积极的工作。那又是什么原因让改善空气质量变得更加困难起来呢?

  奥运蓝天工程的成功让北京居民享受到可清洁环境来带的舒适感和自豪感。根据北京市环保局副局长杜少中的介绍,在国家要求监测的四项主要空气污染物中,一氧化碳、二氧化氮、二氧化硫三样,在2004年以后都已经达标了。

  杜少中:

  只有颗粒物这一项。从1998年到160微格立方米,下降到2008年以后的121左右的浓度,这个还高国家标准20%,国家标准是100%,现在我们是121%。

  按照杜少中的说法,北京改善空气质量的一个主要矛盾就是空气中的颗粒物。而PM2.5和PM10就位列其中。

  于达维:

  这么多年去掉了燃煤锅炉,把钢厂也搬出了北京,实际上相当于解决的问题还是解决PM10的问题,还是解决二氧化硫排放的问题。相当于在他们的议程上面还没有提到解决PM2.5的问题上来。但是,虽然说它减少了大量的PM10和二氧化硫,我们现在可能看到酸雨已经少多了。但是,机动车增长的太快了,相当于我们减少PM10的功效完全被PM2.5的增量所抵消了。

  旧的问题没有根本解决,新的矛盾又在不断地累积。这就是改善北京空气质量所面临的挑战。11月16日,环保部就新的《环境空气质量标准》第二次向公众征求意见。我们看到,征求意见稿最大的调整就是要把PM2.5、臭氧等污染物纳入对空气质量的评价中。那么这份意见征集稿会在多大程度上有助于改善我们的呼吸环境呢?

  这份拟定在2016年全面实施的《环境空气质量标准》征求意见稿一经推出,就得到了多个城市和地区的响应。北京、广州和山东已经明确表示要提前实现向公众公布PM2.5数值。北京市环保局副局长杜少中表示,从决定监测并公布PM10那天起,环保部门就没有打算也不可能隐瞒PM2.5。因为PM2.5和PM10有很好的相关性。一般来说,PM10为100,那么PM2.5就在50到80之间。

  杜少中:

  公布这个数,我们可以对它有一个判断说50左右,但是公布这个数你得说50几,你得说60几,然后哪天多少多少,然后你还得说这50几、60几它是一个什么水平?所以这就涉及到你必须要有一个规范,必须有一个标准,你标准和规范出台了,这些数据才是有用的。

  和中国的许多问题一样,监测和统计PM2.5的技术障碍并不对实施公布造成困扰。真正的困扰来自其他方面。按照财新记者的调查,环保部门内部预估,假使PM2.5的标准加入进来,那么很多城市的空气优良率会下降20%到30%。

  于达维:

  其实新的征求意见稿里面还留了一个后门,它把不同的地区分成了很多种类,比如说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这种地区的标准就比较高,居民区就属于二类区域,还有什么是二类区域呢?工业区也是二类区域,所以实际上就已经把居民区等同于工业区了。

  生活品质的提高和空气质量的恶化让城市的环境问题显得越来越突出。一方面我们很乐意看到,居民和官员对待空气质量的态度变得越来越严肃,但另一方面我们也担心,新的标准会成为诸多因素妥协的产物,丧失了科学性。我们希望看到更多真正能减少可吸入颗粒物的措施,比如提高汽油品质、发展绿色交通被摆到台面上来,被讨论、并且最终被实现。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节目表
  • 周一
  • 周二
  • 周三
  • 周四
  • 周五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外企 中国经济 三星s7 对话雷军是哪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