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放记录

天然气价改第一步

财经大广角 2012年04月10日 07:37 记者 林栋

气价短期上涨难避免,试点将为推广改革积累经验

  日前,中石油总裁周吉平透露,国家发改委今年会加大天然气价格改革机制的调整力度。将在广东、广西两省试点基础上,进一步推广到全国范围。就在今年早春,四川成都等地再次出现了天然气供应紧张的情况,汽车加气平均排队长达40分钟。去年12月开始推行的这轮天然气价格改革,能否为中国的能源市场化定价之路提供试点经验,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

  韩晓平,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从1993开始,他为一些希望进入中国市场的美国公司做能源方面的咨询。2000年他和朋友一起,创办了中国能源网,出版研究报告的同时,也利用这个平台提出政策建议。有些也已经被政策制定部门所采纳。在韩晓平看来,这一试点是天然气价格改革破冰的开始。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韩晓平:

  现在的天然气改革,是真正的尊重市场,由市场配置资源的这么一种改革。我们看到发改委终于,这一次按照我们国家既定的,市场化改革的方案,这么一个方向来进行的部署。所以这个改革应该说,在整个能源行业,未来具有很深远的全面的影响。

  以前我们的天然气价格,是这样诞生的:天然气井口报价,加集输增压报价,加输送管道报价,加运输配送报价,加终端用户价格。采用市场净回值法后,天然气的价格这样得出:上海市天然气供应商,给管道供应商缴纳的费用,等于60%的进口燃料油价格,加40%的液化石油气报价,再乘以0.9的折价系数,最后扣掉管道运输的成本,这样倒推出来天然气井口的价格。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 邓郁松:

  和各阶段的价格,我们是希望通过定价机制改革,向市场传递一个明确的信号。大家能通过这个定价机制,知道未来这么一段时间,有不同的(能源)作为原料,煤也好,天然气也好。在我的投资周期内,可能用哪种成本的价格更加合算。

  同其它资源价格一样,中国的天然气价格也是由国家制定和控制的。自2005年国家发改委提出对天然气价格进行市场化改革以来,从政府定价到市场定价的转变,这一过程已经用了将近6年时间。

  其实,化石能源的价格由国家管制,这种情况在西方国家的历史上也出现过。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 邓郁松:

  以前在70年代,美国也曾对天然气价格进行过很严格的管制。但是当时的一个结果就是供给不足。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以前,由于天然气运输距离的限制,美国地方政府对本州内天然气价格进行管制。后来为了限制少数几家州际管道公司制定垄断高价,美国相继于1938年通过天然气法案,1978年通过天然气政策法,最终于1989年由乔治·布什签署放开天然气井口价法案。彻底解除了对天然气的井口价格管制。此后,美国天然气价格形成放开两头的井口价和终端配送价。管住中间的管道运输费用的局面。中国的此轮天然气价改,看起来与美国模式有相似之处。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韩晓平:

  我们知道,这次改革是整个系统化改革中的一部分,它并不是一个孤立的改革,我们想把中游固定住,所以叫做管死中间,两头放开。

  在邓郁松看来,这种定价方式改革背后的逻辑链条更值得关注。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 邓郁松:

  我觉得不管是欧洲的改革还是美国的改革,实际上都是经历了一个所谓从管制到放开。鼓励市场竞争这么一个过程。看背后一个逻辑,我觉得是有很多相通的地方。就是一个从最开始的严格的管制,到放松管制,鼓励竞争,加强监管这样一个过程。

  知情人透露,之所以选择广东,广西作为天然气价格改革的试点地区,原因之一就是那里的气源,主要靠进口液化天然气气价已经相对较高。此次国产气定价机制的改革,对于这两地用户来说影响不大。但是,若向全国推广,对于使用管道天然气较多的其他地区来说,人们则担心气价是否会因此而大幅上涨。

  王猛已经跟气打交道11个年头了,目前他的事业已小有成就。运营着一家小型天然气销售公司,有50多辆运输车,员工五六名。我们采访当天,正好赶上他和员工去加气站查看用气情况。

  昊中燃气北京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 王猛:

  张经理,咱到站上过去看一下。看一下车辆运行情况。你俩去了把那车查一下,看有没有违规的。押运员带没带齐证件,别到时候给站上造成不良影响。

  天然气价格改革的试点,是王猛和员工一直关注的话题。他们担心今后气价可能上涨对公司造成不利影响。

  昊中燃气北京销售有限公司员工 张雨:

  它现在优势是什么呀,一个是能源清洁,减少污染;再一个它就是有一个价格优势,成本优势。如果说把这个天然气市场放开,放开涨钱以后,涨钱以后用户的成本提高了。用户的成本提高了以后,如果是比现在用的,甭管说是液化气也好,还是柴油也好,比这个成本还要高,他就会考虑不用天然气。

  昊中燃气北京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 王猛:

  就是没有比天然气再好的东西了,就是可以代替它的。目前来说就是天然气,最节能,最环保,还比较安全的新能源呗。它主要就是突出便宜,比液化气便宜,比柴油便宜。

  在王猛看来,国产天然气价格在政府管制之下,低于国际液化天然气的价格。一旦放开市场,天然气价格上升,竞争加剧,自己的压力会更大。

  昊中燃气北京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 王猛:

  我感觉到拿我们来说,(气价)2块左右比较合适。因为原来再早是1块8毛5进价,还行,有点利润。现在2块2毛3,但涨了两回,调了两次价。现在感觉做着很吃力,而且又存在竞争更感觉吃力,我们要做不下去。你想,终端客户肯定也要遭殃。我们无形中把这个费用肯定加到终端客户那儿。我们不可能赔钱做啊,又是人又是车,这么多人和车你得养啊。这一个户投资好几十万,得挣回来啊。

  王猛的一个大客户是用天然气生产工业切割剂的公司。他们也对价格波动表达了类似的担忧。

  北京润拓工业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 宋晓仑:

  我们公司主要是把天然气运用到工业领域。价格上调以后,天然气的这个(调价),我们销售的利润空间会缩小。同时也要把这个价格因素,转嫁给工业企业和用户。这样也势必使他们的产品成本相应的提高。那么在这种形势下,我们不能左右价格的提高,我们只能从节能减排上面下功夫。

  尚在南方进行试点的改革,到底是否意味着未来全国天然气价格将经历一轮涨势?邓郁松认为,涨价也许是目前价格回到正常水平的必经阶段。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 邓郁松:

  价格放开之后,短期内会出现一个上涨。但是当你价格放开,随之带来的是对市场结构的重构,重构,放松放开监管,有更多生产者进来的话,那么它就通过竞争,使得价格回到一个相对合理的水平。

  在专家们看来,如果改革彻底,天然气价格在经历中短期上涨后,最终会回到相对合理的水平。但前提是改革要彻底,否则,在中国天然气对外依存度不断提升,用气需求快速增长的作用下,垄断企业将坐收高额利润。

  2011年,中国天然气产量首次突破千亿立方米,达到1025.3亿立方米。仅中石油一家的产量,就是755亿立方米,占全国总产量的73%以上。由于中国现行的油气经营管理体制限制,位于产业链上游的天然气勘探和生产,主要由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三大巨头来承担。他们的天然气产量占全国产量的95%以上。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韩晓平:

  我们过去这些年改革,忽略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老希望通过一个价格改革来解决问题。当你市场没有市场主体的情况下,你如何进行价格改革。如果这个市场只有一个买方,或者一个卖方的话,你敢放开价格吗?

  许多专家都认为,必须进一步开放市场,天然气价格改革才会更有意义。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 邓郁松:

  下一步就是一定要适当的放开市场准入。一定要特别是,比如说,我们要逐步形成,在上游有一个相互竞争的关系。能有更多的生产者进来,那么通过对我们中间的梳理环节,给以更好的成本监管,这样才能保证最终端的消费者,从短期也罢,从中长期也罢,能够获得一个合理的价格。

  十二五时期,在对地方政府的考核中,二氧化碳排放量已经成为重要指标。储量丰富的非常规天然气,也许是中国走上清洁发展道路的有益尝试。

  不过,在推广用气的过程中,如专家所说,气价改革是第一步。但也仅仅是第一步。后续配套改革必须跟进,市场准入也须进一步开放。同时,我们也期望,中国的天然气价改,能为成品油定价机制改革的出台,提供有益的借鉴。

责任编辑:周勇 | 版面编辑:冯仁可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高澜股份 比较 谢伏瞻 硬座 火线 医学生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博客 李显龙 魏则西事件 中债登 王儒林 中央巡视组 tpp 特朗普提名马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