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放记录

博弈垃圾困局(上)

财经大广角 2012年04月24日 08:00 财新记者 龙周园 王晓庆

政府决策要更加透明,要更积极地回应公众参与

    近年来,在垃圾围城的压力下,各地政府纷纷上马了焚烧厂项目。垃圾焚烧,会不会影响身体的健康,这让居住在焚烧厂周边,甚至是打算建焚烧厂的地块周边的人们心存疑虑。在健康与选址的问题上,民众和政府的冲突屡屡发生。

    2008年,江苏南通市海安县的垃圾焚烧厂边上出生了一位脑瘫患儿谢永康。两年后,孩子的父亲将焚烧厂告上了法庭。无意间,这个案子成为了中国垃圾焚烧的第一案。而在北京的西二旗地区,围绕餐厨垃圾处理厂该不该建,公众和当地市政管理部门的争议一直在进行中。

    4岁本该是一个孩子蹦蹦跳跳、调皮捣蛋的年纪。但在江苏省南通市海安县的谢河村,4岁的谢永康不会笑,坐立困难,出生至今只能吃流食。

    海安县谢河村四组村民  谢勇:

    这个孩子是2008年5月12日出生的,这一天正好赶上四川汶川大地震,这个孩子当时取名叫谢震川。这个孩子出生第三个月的时候,我们发现他有一些异常,像眼睛不能随物转动。

    当时,谢永康的父亲谢勇赶紧把孩子带到南通瑞慈儿童医院检查,结果显示孩子“精神发育迟滞、脑发育不良”。后来,谢永康还被确诊患有癫痫。

    海安县谢河村四组村民  谢勇:

    现在他的身体有些功能开始萎缩,包括他吃饭吞咽的功能也开始萎缩,现在吃药也比以前更困难。

    为祈求健康,谢勇为儿子改名为“谢永康”。谢勇说,当时家人一心想把孩子的病治好,并没有追究病因。直到2009年11月,一纸拆迁通知,让谢家怀疑,孩子的病或许与他家百米开外的垃圾焚烧厂有关。

    海安县谢河村四组村民  谢勇:

    政府下发了一个致我们这边拆迁户的一个公开信,里面就提到,为了老龄人安度晚年,为了小孩子的健康成长,就是号召我们搬迁。

    这座令谢家心生怀疑的垃圾焚烧厂,从2006年开始试运行,日焚烧垃圾100吨以上。但事实上,海安垃圾焚烧厂一直没有办理环保竣工验收和排污许可证。2009年10月,无证运行了三年的垃圾焚烧被叫停。

    海安县谢河村四组村民  谢勇:

    原来这是垃圾焚烧厂的厂址,现在盖的是新的垃圾焚烧发电厂。我们就上网查了关于垃圾焚烧厂排放污染物的大量资料,里面提到了二噁英能够影响神经系统,特别是中枢神经系统,也能导致发育迟缓,出生缺陷。我们当时开始怀疑,是不是垃圾焚烧厂的污染,导致了小孩的这种疾病。

    谢勇还曾挨家挨户走访垃圾焚烧厂周边的人家。他发现,很多村民都有类似的遭遇。

    海安县谢河村四组村民  丁国圣:

    一个羊啊,肚子很大的,到夏天,下的仔都是死的。

    海安县谢河村四组村民  崔恒玲:

    我们身上肿,我血管硬化,心脏不好。

    海安县谢河村四组村民  谢勇:

    他们家是早产;那边那个被拆的房子是胎儿窘迫、早产;那边那个是死胎;那边那个牌子东边隔几家是死胎。

    几位村民说,政府修建老焚烧厂和新垃圾焚烧发电厂时,从没征求过他们的意见,更未考虑过居民生活区与垃圾厂的安全距离。东庙村一组村民吴圣宏的家与老焚烧厂仅一墙之隔,距离烟囱只有25米。

    海安县东庙村一组村民  吴圣宏:

    我们有死猪,死羊,然后河北那边的鱼塘,把死鱼送到(垃圾焚烧厂)门口。找了政府,政府不承认。

    财新记者:就是说垃圾焚烧厂运行的时候,一直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海安县东庙村一组村民  吴圣宏:

  一直,陆续不断,几乎天天搞。多次找派出所,找政府,找厂方,找环保局,找城管,找环卫所,他们都在推脱。

  与其他村民一样,谢勇也曾到多个部门寻求说法和帮助,但没有任何结果。2010年9月,谢勇到海安法院起诉焚烧厂,但一审、二审均败诉。原告代理律师刘金梅说,她对这一判决结果非常失望。

    中国政法大学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律师  刘金梅:

    (法院)还是认为我们没有能够证明,垃圾焚烧厂所排放的二噁英,跟上诉人所患的脑瘫之间的因果关系。但我们一直采取的观点是,在环境案件当中,如果不适用因果关系举证责任倒置的话,那么所有的环境案件胜诉的希望是非常小的。所有的环境案件都会面临一个败诉的结果,因为你让受害人一方去证明这二者之间具有因果关系太为难了。

    财新记者  龙周园:

    这里是北京的西二旗社区,我周围是一片密集的居民区,目前居住着近5万人。几个月前,西二旗的业主突然得到一个消息,在距离最近的居民区只有250米的地方,也就是我现在所在的位置,将建起一座餐厨垃圾处理站,而这套设备每天的处理规模可以达到200吨。消息一出,立即招来了一片反对之声。

    西二旗业主孙海阳是一位律师。2011年10月,她搬进了领秀新硅谷小区。

    北京西二旗业主  孙海阳:

    我住在这里。这是领袖新硅谷,这是领袖老硅谷,这个地方应该是铭科苑,这是智学苑,智学苑住着很多北大老师,这个就是回龙观回迁房,就是我们现在正看见的这个。

    她居住的小区离拟建厂址有三四百米的距离。在买房和入住前,她并不知道,政府打算在她家门口建起一座餐厨垃圾处理站。

    北京西二旗业主  孙海阳:

    原来都是它的苗圃、绿化带,原先这边种的都是树,将来他们的规划,实际上密密麻麻的树应该是要挪走一部分,然后是一个居民休闲娱乐的体育公园。大家都觉得这个非常好,很多人买房也是冲着这个来的,结果很多人还没收房呢,这变成垃圾厂了。

    孙海阳说,最令他们气愤的是,政府部门并未正式、主动地告知业主餐厨垃圾处理站的建设计划。最初是一位居民无意间在网站上看到这一消息,才奔走相告。

    北京西二旗业主  孙海阳:

    然后市民们倒过来,说,啊?这怎么回事啊?然后去找北大环评这个那个,然后才发现第一次环评的公示都已经过了。就是说大家可能在(2011年)11月3号、4号,突然间这件事情像爆炸一样发生了。然后倒过来说好像是(2011年)9月份、10月份,第一次环评公示已经在一个大家都不知道的网站上悄悄地公示过了。

    在压力之下,建设单位海淀区市政市容委,于2011年11月底在官网挂出了更改规划的公示,之后还派出工作小组进驻小区,采集民意。不过,业主对餐厨垃圾处理厂的技术还是充满疑虑。

  北京西二旗业主  孙海阳:

    你看这不是观景房吗,垃圾场观景房,推开窗子,闻着沁人心脾的垃圾场臭味,能看到所谓的半地下的、上面有绿化覆盖的,但顶上肯定有一个大烟囱的垃圾场。

    海淀区市政市容委继续尝试直面公众。2011年12月中旬,在领袖硅谷的社区居委会里,餐厨垃圾处理站的第二次环评公示正在进行,但工作组拒绝媒体到现场采访。每位到场的业主都拿到了一份公众调查问卷和环境影响报告简本。

    北京西二旗业主:

    你说它今天安排这个环节,至少出这么一个环境评测的报告,你让这些大爷大妈,你得跟人家解释一下这影响有多大。没人解释,安排走一个过程,收几份问卷就完了。问卷收回去,怎么统计,不知道,也没人说得清楚,问了他也说不知道。

    另一位业主向工作组询问选址问题,但没有获得满意的答案。

    北京西二旗业主:

    他只是回答说,专家有考虑,至于考虑是怎样一个结果,不知道,也没有人告诉我们。我说你不能降低我们的生活质量。

    2011年12月初,环保组织达尔问自然求知社,举办了一场餐厨垃圾处理技术的讨论会。西二旗业主孙海阳带着疑问,请教了在场的任连海教授。

    北京西二旗业主  孙海阳:

    你在我家门口处理,你把事情说清楚,你又不说清楚,是不是?

    北京工商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教授  任连海:

    对,就是这个问题。现在国外,日本、欧洲很多垃圾场都是建得离居民区很近。包括日本很多焚烧厂就是建在居民区隔壁,但是很透明。就是有一个大的屏幕,每天 它的排放指标,二噁英啊,每天都能看到。看到这个之后,你要是不信任,你到它的实验室自己去测,或者自己去看,都可以,这都是经得住考验的。所以到人家国 外这些东西都是很成熟的,咱们国内信任度没有。  

责任编辑:周勇 | 版面编辑:冯仁可

收藏 分享

相关视频

热词推荐
省委常委 郭广昌 曹永正 中信保 李克 转移支付 吴迪 两弹一星 张翔 e租宝 资本充足率 负利率 金立群 司法改革 王传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