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中俄能源合作可以做哪些事

ATV·记者采访录 2012年05月04日 11:04 财新记者 李增新 张竞元 宋元元

俄国En+集团首席执行官沃利耐茨谈中俄能源合作前景

  主持人 施巧琳:

  你好欢迎收看本期的《记者采访录:2012达沃斯专辑》。我是施巧琳。

  中俄两国的能源关系被形容为符合两国战略利益的互补关系,它把世界上最富有和最大的能源消费国之一中国,和拥有丰富的能源和资源的俄罗斯联系在了一起。在达沃斯,俄罗斯领先能源集团En+集团的首席执行官沃利耐茨(Artem Volynets)和财新记者李增新讨论了中俄能源关系问题。沃利耐茨谈到,中国将面临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需要多元化的能源结构,以及能源部门改革的必要性。

  2012年1月,由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的报告显示,预计到今年中国的能源消费量将显着上升。估计将来中国原油消耗量的年增长率会到达5.3%,而2011年增长率是3.5%。天然气消耗量的增长率将达到15.3%。

  中国将依靠俄罗斯来满足其不断增长的能源需求。去年,两国没能就天然气价格达成一致协议,但中国仍希望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同时减少对煤燃料的依赖,因为煤对环境带来的破坏非常大。

  财新记者 李增新:

  感谢参与我们节目。我们看到全球经济复苏乏力,欧元将要再一次衰退。这将如何影响商品价格?

  En+集团的首席执行官 沃利耐茨:

  商品价格主要不是在欧洲决定的,而是在你们国家,全都是由中国而定。中国有全球铝,镍,锌,铜市场的40%,而且还不止是这些资源。所以无论在中国发生什么事,这事都将影响全球价格。尽管如此,全球价格也有另一个主要动力,就是美国的“印钞机”。所以中国的经济增长,加上美国的低利率,应该可以让商品价格恢复。

  财新记者 李增新:

  但是中国经济增长现在已放缓了一些。

  En+集团的首席执行官 沃利耐茨:

  全球其他国家,做梦都想有(中国的增速),即使对中国来说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中国经济增长从9.5%降到了8.5%。对中国来说是减慢了,但是这样的速度已经让其他国家羡慕不已了。

  财新记者 李增新:

  还有,正如你所说,中国是最大的能源和资源消费者。但我们有一个问题,在全球范围内发生那么多动荡的时候,中国如何保证得到足够的资源?

  En+集团的首席执行官 沃利耐茨:

  关键是虽然中国有一些丰富的资源,但是有些资源却需要依靠进口。而进口资源的主要来源地是南非,澳大利亚,南美和俄罗斯。但是中国却不是俄罗斯的主要出口对象。我们相信俄罗斯将会成为中国的主要能源提供商,这样两国的贸易将会明显增加。因为俄罗斯是一个稳定的经济体,也有稳定的政治体制。和中国相邻的西伯利亚有很多矿产资源,而加拿大有很多能源还未开发,而这些能源很可能是中国需要的。所以关键是要做好经济准备,诸如签订长期合同、承购合同、双边投资、跨国投资等,来保证长期的承购合同。这些工作已经开始了。

  财新记者 李增新:

  我要问一下关于一种特殊矿物的问题,铝。最近铝的价格又跌了。你是怎么看待这种现象的?这是暂时的,还是一种趋势?

  En+集团的首席执行官 沃利耐茨:

  中国在铝市场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铝仅仅是一种固体形式的能源。中国制造和消费全球40%的铝。同时,中国尽可能生产那么多铝其实没有真正意义,因为中国对能源需求强大,在中国生产铝是浪费能源。更好的方法是加工从俄罗斯出口的铝。我们也看到,中国矿物加工工厂开始关闭的趋势。到目前为止,已经有150万吨左右的铝产能已经关闭。随着能源关税的增加,而能源是生产铝的关键生产来源,将会有更多的铝厂倒闭。一旦中国开始停止生产,铝价将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事实上,铝价已经开始复苏,我们在去年年底已经看到了铝价格的低点。

  财新记者 李增新:

  如你所说,俄罗斯不仅能源丰富,而且政治体制稳定。

  En+集团的首席执行官 沃利耐茨:

  没错。

  财新记者 李增新:

  人们还在谈论另外一件事,关于金砖四国,包括俄罗斯。但是其他国家比俄罗斯更多样化。俄罗斯,显然有许多矿物和能源。但你认为俄罗斯的经济结构会出现变化,重新平衡吗?

  En+集团的首席执行官 沃利耐茨:

  我觉得不应该停止为追求多样化而做的努力,对吗?问题是你卖原料,石油,天然气或金属得到的收入,你会用来做什么?这是一个关键因素,俄罗斯已经提出将这部分收入投资在新的经济和现代化建设的创新等方面。而且这种趋势将继续。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俄罗斯将停止生产石油或停止生产金属。生产将永远存在。

  财新记者 李增新:

  ESE(俄罗斯能源公司),En +的子公司之一,和中国长江电力有过合资项目,建了合资企业。为什么这两个大国会一起经营这个项目,这进展得如何?

  En+集团的首席执行官 沃利耐茨:

  这是非常合乎逻辑的。我们是俄罗斯最大的水电公司。长江电力是中国最大的水电公司。我们有很多共同点,我们知道水电工作的原理。在过去的两年中,我们通过许多会议和讨论,决定彼此信任,我们可以一起做生意。目前,我们正在做俄罗斯第一项目的可行性研究,该项目和其他一些正在进行的项目,最终将实现从俄罗斯为中国提供干净的水电供应。

  中国行业的需求在快速增长,但在同一时间,中国能源结构中,70%仍是依靠燃煤发电。但中国有减少45%二氧化碳排放量的目标,中国政府需要考虑其他能源,可再生能源来替代煤。中国政府做了很多,风力涡轮机的投资,核电投资,等等。但我们带来了很重要水电能源,而且就在中国和俄罗斯的边界,这可以为中国的消费中心提供水电。例如,从西伯利亚直接进入北京,如果是要建立一个输电线,如果所有的经济成份都到位,就能做到这一点。而最近,我们也看到在俄罗斯和中国两国之间政治上采取新的手段。所以我认为合作是必然的。

  财新记者 李增新:

  所以俄罗斯铝业公司,俄铝,已在香港上市。你有没有任何类似的计划?

  En+集团的首席执行官 沃利耐茨:

  当然。俄罗斯铝业公司是第一家在香港上市的俄罗斯公司。他们对此非常高兴。我们相信,俄罗斯或其他新兴市场的很多其他公司将以“金砖四国”公司的名义进入香港市场。因为香港是进入中国内地金融的桥梁,最终有10亿多中国人将被允许在香港股市投资。此外,俄铝的故事很好理解,因为它是铝的生产商,应该为中国提供铝。的确,对于集团中的其他公司我们有不同的计划,甚至是集团本身某一天也可能在香港上市。这还没有确定。我们需要做准备。但是,是的,我们为已经积累的经验而高兴,并期待能够继续。

  财新记者 李增新:

  我们谈论了水电,中国也是一个耗电大国。你如何看待中国的电力是受国家垄断的?你怎么看待中国发生的改革?你认为我们现在应该保持现状吗?

  En+集团的首席执行官 沃利耐茨:

  我认为电力部门是中国新一届政府必须解决的主要挑战之一,尤其煤炭价格越来越高,煤炭仍然是中国电力生产的主力,但是依靠煤生产的电力公司,就算不是所有的公司,大部分也都是亏损的,如果没有国家补贴,或没有国有银行的低息贷款。他们生存下来将是非常困难的。所以,我认为中国的税收将改变。也许有一天,中国会学习俄罗斯系统,90%的开放。但这必须是一个渐进的转变。我相信,在中国的一切改变都是渐进的,并经过了很好的思考。所以,这件事,中国也将以渐进的和专业的态度来进行。

  财新记者 李增新:

  如你所说,你可以谈谈中国从俄罗斯的经验和教训中学习到什么?

  En+集团的首席执行官 沃利耐茨:

  嗯,我认为这点是最重要的。对能源领域改革是很重要的,虽然能源只是其中一个领域,但因为每个人都需要能源,没有电,经济将无法运作。一旦你设定了目标,就必须遵循每一步,俄罗斯直到前不久一直就是在这样做的。只是去年他们在改革最后阶段,在实施上有些延误。我们相信,改革仍然会发生,但需要时间。因此,我给的意见是,我想中国人可能比我更清楚。在俄罗斯有一个谚语:在做一次之前你必须思考七次。我敢肯定,只要想想,公布了计划,就是要按照这些步骤实施,不能停止,这很重要。

  财新记者 李增新:

  刚才谈论水力发电时,你表示认为可再生能源和其他能源将是未来的趋势,因为现在很多此类能源需要政府补贴。你认为在市场上这样做是明智的吗?可行吗?

  En+集团的首席执行官 沃利耐茨:

  我认为从俄罗斯引出清洁水电,来满足中国北京这样的城市的需求,这在市场上完全可行。这正如在北美,加拿大魁北克水电在高峰时期为美国纽约和其周边地区供应水电。所以这完全是以市场为基础的。可再生能源和我们讨论的情形有区别。你的观点是正确的,到目前为止,如果没有政府补贴,他们不会盈利。但老问题当然是碳的问题。如果碳的价格变高,那么可再生能源将会显得更实惠些。

  财新记者 李增新:

  最后一个小问题。蒙古国发现有很多煤炭资源。你认为这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呢?或者这是一个机会?

  En+集团的首席执行官 沃利耐茨:

  在中国北方也有丰富的煤炭资源。在俄罗斯也很多。所以问题是,去年中国进口了35亿吨煤炭,每吨煤炭中,有30%都会以二氧化碳的形式进入大气,还有30%会变成灰烬。所以烧煤炭的浪费太大了。所以煤炭总会是能源结构的一部分。所以问题是要多样化,这一点很重要。

  主持人 施巧琳:

  这就是本期的《记者采访录:2012达沃斯》的全部内容。欢迎下次跟随我们,与世界决策者一起,探讨对未来一年的展望。我是施巧琳, 感谢收看,再见。  

责任编辑:李昕 |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债转股 商誉 资本充足率 埃博拉病毒 渐冻症 难民危机 一致行动人 阿根廷总统 方洪波 prl 货币政策 好大一棵树 政法委书记 贸易战 薄熙来二审维持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