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贫富差距,几分“天”注定

实时报道 2012年06月13日 11:10

王小鲁认为,财富结构仍然畸形,改善需要多方改革

  主持人:虽然国家统计局早就已经不再公布基尼系数,但是从日常生活和各种报告中,我们还是感觉出收入差距的拉大。目前的收入差距到底有多大?今天来到我们演播室一起点评的是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研究员。

  主持人:最近有一个报告,您应该也关注到了,是西南财大发布的《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报告》。这其中提到了很多数字,我们列举其中的一部分。说中国家庭的平均资产是247.6万,但是数据中位数却没有那么高,有一半以上的家庭财产不到40.5万。我不知道您怎么看待这个报告?您觉得这个数字准确么?

  王小鲁:中位数和平均数之间差距很大,那么说明大部分居民是生活在中位线以下的。在中位线以下这部分人数非常多,而中位线以上的人越来越少,特别是高收入,顶尖上那一部分人数量是非常少的,但是他们占有的财富量很大。所以,这个财富占有的结构是一个宝塔形的结构,和很多国家现在讲所谓的橄榄形社会,那就有很大的差距。

  主持人:应该说中产阶层占人数是最多的那样的形状?

  王小鲁:对。

  主持人:像您刚才提到,在上层占据收入量比较多的这个群体越来越多。最近有一个数据也支持这种说法。波士顿咨询公司发布了这样一组数据,说中国拥有百万美元以上的富豪家庭已经超过了140万,仅次于美国和日本,排名全球第三。但是,两年之前这个数字还是80万。我想知道,您刚才提到了,就是收入的差距在逐渐拉大,而富裕阶层,尤其是非常富裕阶层的这个人数也在增加。这两者是偶然,还是说,他们两个同时出现是一种必然?

  王小鲁:我觉得是有必然性的。总的来看,其实从不同的数据上都可以看到,中国特别富裕的这部分人的数量在增加,他们财富的总量也在增加。这个变化速度还是很快的。那么,这背后说明什么,我觉得是有一些体制上的原因,就是说我们现在制度上有一些缺陷,有一些造成分配不合理的地方,这种情况其实是在使得收入分配和财富分配的差距在不断扩大。

  主持人:那么,在您看来,您心中应该也有一套关于缩小收入差距,关于缩小贫富差距的这样一套路线图。那么在您看来,要解决这个问题,彻底的长远的解决这个问题,应该分几步走,每一步又是什么呢?

  王小鲁:我觉得,有几个方面的问题特别重要。一方面是关于财税体制改革和政府管理体制改革,关键是要让公共资源的管理更制度化、更透明化,而且受到社会公众的监督,大家都能看得到,实现阳光财政,阳光管理,那么腐败的现象就会少得多,我们打击腐败才有一个坚实的基础。我觉得这是第一方面的问题。第二涉及到垄断收入和资源性收入这方面的改革。比如说,资源税的改革,国有企业红利上缴制度的改革,恐怕还要继续推进,要解决好垄断收入的分配问题。第三,我想,我们涉及到土地制度,涉及到资本市场方面的一些制度管理,有很多的缺陷。这些方面需要推进改革,解决好土地收益的分配问题,资本收益的分配问题,而且使这些方面收益的分配制度化、透明化。我觉得这是一个重要的方面。那么,第四方面,我觉得我们现在的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虽然这几年有很大的改善,但是缺陷还是很多的。比如说我们两亿多农民工在城镇地区打工,但是他们大部分人到现在仍然没有被社会保障体系覆盖。

  主持人:没有被纳入医保和养老保险。

  王小鲁:对,他们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还有失业保险,还有工伤。去年有一个数字,工伤保险是农民工中间参保率最高的,只占23%。其他的像养老保险、失业保险都是百分之十几,或者只有百分之几,说明我们在制度上有很大的问题。比如说,以前传统遗留下来的城市户籍制度,早就应该改革了,到现在这方面还没有很大的动作。我们的还有公共服务的分配,医疗、教育这些方面的分配在不同的人群中间是不均等的。我们社保体系的设计上,恐怕还有很多要改进的地方。怎么把农民工,把这些流动人口包括进来,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课题。

  主持人:那什么时候政府该出手,什么时候政府的手应该收回来呢?

  王小鲁:我觉得,总得来说,凡是市场能解决的问题,用不着政府干预;政府主要要解决的是市场缺失的问题,比如说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政府应该管;社会保障,公共服务,政府应该管;还有一些市场调节起不到应有的作用的地方,比如说在收入分配方面,单靠市场可能起不到(效果),怎么样把收入差距保持在一个合理的范围之内,限制收入差距的不断扩大,这恐怕是政府的事情。

  主持人:好,谢谢王老师。缩小不合理的收入差距事关社会公平和正义。借用温总理在今年两会期间对收入分配改革的一句评价,那就是——“这既是一项长期任务,也是当前的紧迫工作”。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