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中资赴欧投资增长迅猛

快评5分钟 2012年06月18日 14:01

欧洲对中国国有企业、中资企业法律意识淡薄等疑虑未消

  主持人:

  正在崛起的中国经济,收入的增长和消费结构的升级,使外资企业不再把这里当做单纯的生产要素供应地,而更是产品市场.今天我们来看一看,欧洲企业在中国的境况如何,他们有哪些诉求?

  而在另一方面,欧债危机仍不见尽头,这是否给海外投资者提供了”抄底”的机会,又存在哪些风险?今天让我们来看看中欧相互投资的情况。

  近年来,中国和欧盟企业在对方市场的投资不断加大。欧盟中国商会5月29日发布了《中国欧盟商会商业信心调查2012》,通过其对557家企业的调查显示,有63%的受访欧洲企业看好中国的发展,并计划将在中国进行新的投资。但也有22%的受访企业表示,由于中国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以及监管环境不公平,他们正在考虑将投资转向中国以外的地区。

  中国欧盟商会秘书长 丁凯(Dirk Moens):

  总的来说,我们的公司对在中国投资感到满意。那是总体的感觉。为什么我们感到满意呢?因为中国经济正在增长。首先,中国是一个大的市场。第二,中国经济正在增长,并且它还将继续增长。我们的公司告诉我们他们相信,我想80%的公司告诉我们他们相信中国经济增长将继续。所以他们在中国看到一个巨大的商机。他们要在这里经营,要成为增长动力的一部分。

  第二点是竞争越来越激烈,而不是越来越容易。这是正常的也是好的。因为我们相信竞争会推动创新,这对消费者和产品质量都是有利的。自然竞争正在增加。监管机构也出台了一些规定和实施细则。但有时规定没有被公平公正地实施。所以,有时监管机构会保护地方企业的利益。有时,他们会为保护中国企业的利益,而打压外国投资企业。这是我们的企业所感受到。最重要的就是实施、执行。问题不在于规定的内容,而是监管机构实施的方式。

  在中欧经贸往来的另一个方向,近年来则出现了日渐升温的中国企业赴欧投资潮。最近,荣鼎谘询公司(Rhodium Group)公布一份中国在欧投资报告称,在2003年至2011年期间,中国对欧洲规模超过100万美元的交易一共发生了573起,交易总额达到210亿美元。

  其中,2004年以前每年交易案不足10起,平均每年投资额低于1亿美元。在2011年,报告称共发生54起绿地投资和37起并购,投资总额接近100亿美元。

  中国欧盟商会秘书长 丁凯(Dirk Moens):

  我们看见一些中国的私企,到欧洲收购欧洲汽车企业100%的股份。那很好。我们喜欢那样的做法。我们不反对。我们鼓励中国企业到欧洲投资。

  主持人:

  从我们这个节目开播以来,每一期都有一段在讲欧债危机。真是越讲越心寒,现在终于有了正面一点的消息,就是中国对欧洲的投资。就这个问题我们今天请到了财新传媒的特约评论员李增新。

  增新,2004年的时候,中国对欧洲的投资只有1亿美元,到了去年变成了100亿美元。几年间出现了100倍的变化,是不是说明我们中国企业正在大举进军欧洲,是不是有“抄底”的现象存在?

  财新传媒特约评论员 李增新:

  如果说抄底的话,主要指的是金融资产。但是我们国内,不论是企业还是政府,其实现在有一个共识,就是欧洲的问题首先自己要找到解决途径,之后我们才去投资你的金融资产。在实业投资当中,其实也是,并不是说,你看到这些企业,它的资产价格崩溃了以后你就赶紧进去买入。而是说你青睐已久的这样的企业,很早就看好了的企业。以前没有这样的交易机会,现在交易机会来了,并且价格比较合理,这样的时候我们才去投资。另外一点我们从地域的角度来看。这个报告中说,过去几年,80%的中国企业向欧洲投资还是集中在以前的“老欧洲”,欧洲15国,那么对新欧洲实际上就分成两块。希腊这样的国家风险还是很大的。你可能是看到企业的价格不错,你还要考虑到它体制的僵化,或者它比较低的办事效率,比较冗长的官僚机构。我们有同事去过雅典。他遇上这样的事,他从机场出来以后打车,发现正规的出租车上车以后,明明有计价器,但司机跟他说,我不用计价器行不行?咱们商量一个价格,这种事情在中国二三线城市都越来越少了,但在希腊这种国家还在发生。所以这一块实际上是风险。对于另外一块新欧洲,就是东欧的转型经济体,比如匈牙利,波兰这些国家,实际上是有很大的机会的。他们这些国家在欧洲,就相当于欧洲的亚洲,本身它的市场变得越来越成熟,它的法律机制也在健全。另外它的成本会比较低。这个时候很适合中国的制造业把基地转移到那里。

  主持人:

  最后还有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就是中国公司在欧洲遇到了哪些障碍。我们知道,在美国有CFIUS(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这样一个跨部门的机构对投资进行审查,欧洲似乎没有,是不是更宽松一点?

  财新传媒特约评论员 李增新:

  对,欧洲没有一个强制的审查机构,欧盟的层面有这样一个规定,如果涉及到军事或者国防,各个国家可以给予关注,这样看来好像更松。但另一方面,欧盟还有一个规定,它有例外条款,外资进入欧盟以后,不能对欧盟经济或者欧元区的货币联盟构成威胁,这时候它便把权力下放到了各个主权国家、各个政府,实际上这些政府就有更大的自由裁量权。所以比较美国和欧洲,我们不能说欧洲比美国的障碍一定少,这还要分情况来看。

  主持人:

  中国企业去到欧洲的时候,会不会遭受一些误解?

  财新传媒特约评论员 李增新:

  我们看过去的一些误解,中国企业进来后,会不会把我们的生产基地都搬到那边去,那里成本更低,但实际上我们现在的成本也在增加,这种现象根本没有发生。另外一点,会不会受到中国宏观经济整体走势变化,宏观政策的影响,这个忧虑其实也没有了。

  还有两个忧虑其实一直都在,一个就是国有企业,我们看中国投资欧洲这么些年,72%都是国有企业来做的。在欧洲人眼里,你这样的企业和纯粹的私有企业有分别,就是有可能你不把盈利作为唯一或者最重要的目标,这种情况下它们比较担心你进来以后会不会扰乱市场运作机制。政治目的现在说得比较少。

  另外一个担忧,就是关于中国对于当地环境保护,劳工保护条例的违反。因为我们知道中国企业在做生意的时候,很多时候喜欢靠拉关系,靠权势朋友来做生意,但在一个法治健全,市场比较成熟的国家,不是这样的。一个最大的反例就是在2011年时,中海外在波兰投资的案子,它以非常低的价格拿到了这个项目,然后再想方设法控制自己的成本,最后这个案子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失败案例。我想任何一个中国企业都该好好看看那个案子,从中吸取教训。  

责任编辑:李增新 |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昆明火车站暴恐案 孙立平 张翔 法国国旗 东部战区 楼继伟 银河证券 秦晓 王儒林 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 亟待 洋务运动 全国人大常委会 对赌协议 何立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