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斯特恩报告》低估气候变化风险

请问 2012年06月28日 09:28 财新记者 马克 宋元元

报告起草者斯特恩认为,政府应取消对化石燃料的补贴,促进清洁能源发展

  主持人 马克:

  欢迎收看《记者采访录》,我是马克。本期节目里,我们采访了伦敦经济学院的经济和政府学教授尼古拉斯·斯特恩爵士。他之前是世界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也许让他更为公众所知的是他作为《斯特恩报告》作者的身份,《斯特恩报告》 是由英国政府委托的一份气候变化经济学的详细报告,于2006年出版。

  全球油价仍是保持较高水平,发展更有利用效益的清洁燃料能源变得更为迫切。但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国家通过各种政策对油价的补贴,使得化石燃料的经济效益掩盖了其它形式的能源的环境效益。采访中,斯特恩爵士给所有化石燃料的补贴贴上了“不光彩”的标签,他认为经济的成本是和环境的代价一样大的。他还阐述了政府政策如何最大限度地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力劝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而不是在历史的归罪问题上争来争去。他说2006年的报告低估而不是夸大了气候变化所带来的风险。

  马克:

  现在化石燃料产业仍然是排放量最大的,但是一些国家仍然依赖它。公司和政府应该做些什么来控制排放呢?

  伦敦经济学院经济和政府学教授 尼古拉斯·斯特恩爵士:

  需要一系列的政策。例如,在美国,环境保护署在排放上的规定是你不能建立一个煤电站,这是通过政策规定控制排放。另外,在将来我希望碳排放的价格会足够高,来抑制碳使用。但是还有其他重要的事情,如果你拥有好的基础设施,它能长距离地并且相对廉价地运输电力,就是智能基础设施,这就意味着你可以更好地处理可再生能源的间歇性问题。所以政府有一系列的政策可以付诸实施。必须要做一系列的事情,因为这不仅是温室气体的价格出现了问题,还有其他方面。所以鼓励减少排放的好的政府政策是全面的。

  马克:

  那你认为让世界上的政府在此起主导作用是必要的吗?我们期望公司努力做好或者在个人层面,呼吁在此问题上提高认识,是不是不太现实?

  伦敦经济学院经济和政府学教授 尼古拉斯·斯特恩爵士:

  现在根本问题是没有被定价的温室气体正在对他人造成伤害。好的政策会让市场体系和社会代价相一致,所以温室气体的价格让市场运转良好。但这是最简单的一个故事形式,显然政府必须干涉进来,因为只有他们能纠正市场的失效。如果他们这么做了,整个故事将会被私人领域的投资所推动了,但是除非政府行动起来,私人领域的投资不会看到正确的信号,好的市场的信号反映了资源的稀少和污染等等。

  马克:

  但现在中国的政策制定者们刻意把油价定的较低,这样的话,清洁能源经济上,怎样和化石燃料竞争呢?

  伦敦经济学院经济和政府学教授 尼古拉斯·斯特恩爵士:

  化石燃料的补贴是不光彩的。他们全部应该被马上废除。他们助长了污染,所以实际上,我们应该对化石燃料征税,而不是给他们补贴。确实,如果不能征化石燃料的税的话,这就像反倒给他们补贴,因为你并没有考虑到使用这些化石燃料产生的所有的社会代价。不仅是在中国,世界上的其他国家,你都会发现化石燃料的补贴。在富裕的国家,他们通常以减税的形式而隐藏起来。在发展中国家,他们经常把碳氢化合物的价格定的低于世界价格。这是一个重大的错误。而且这是关于每年上千亿美元订单的错误。 所以我们应该在这个问题很清楚。

  马克:

  《斯特恩报告》于2006 年发表后,一些批评者说你当时夸大了气候变化的代价,那现在又过了这么多年,你有没有发现公司和政府方面更多的认同呢?有更多人相信吗?还是说那些批评还在?

  伦敦经济学院经济和政府学教授 尼古拉斯·斯特恩爵士:

  我认为当时我低估了风险。如果你看看现在报告发表后5年半的时间里排放的增长,看看海洋的吸收能力,海洋所发生的变化,还有格陵兰冰川的融化,所有这些现象都证明了实际上我在报告里低估了风险。如果我可以重新做这个报告, 我想我会建议比当时更有力的减排,虽然那时的强度已经很大。五六年前,当时很多总统和首相们根本都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在2005年的G 8 峰会上,当时大部分总统和首相们都觉得其中一个议题,气候变化,是非常无聊的,不明白为什么要谈论它。我认为现在这种情况肯定不会发生了。

  如果你看看世界上的大公司,他们现在都在认真对待这个问题。确实,一些碳氢化合物公司都很认真,他们正在为此花时间。当然,也有其他人在费力破坏科学,这是一个问题,我认为人们现在不得不行动起来。但是这是否意味着世界的行动力足够快了呢?当然不是。现在我们在技术上取得了巨大的进展,这是好的,但现在的风险看来更大了。我们仍然完全没能把排放控制在必要的程度内。

  马克:

  中国现在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是仍然强调它是发展中国家。每当谈到气候变化和排放问题,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会在责任问题上产生争执,那跨越此障碍的最好办法是什么?

  伦敦经济学院经济和政府学教授 尼古拉斯·斯特恩爵士:

  这是一个合乎情理的挑战,在这个极度不平等的大背景下,未来排放会有多大?它的出发点是富裕国家应该为现在的大多数污染承担责任。我们不得不以此找到出路。要想达到控制在升温2摄氏度的目标,哪怕发达国家在未来十年中将排放减为零,按照发展中国家目前的轨迹,全球的预算都不够用。所以我们必须找到一种发达国家通过科技和资源帮助本国也能帮助发展中国家投资新科技的办法。这是一个挑战。有关这个国家该承担多少碳责任,哪个国家该承担多少碳责任的空洞的辩论并不能帮我们真正解决问题。他们只会导致讥讽和辱骂。

  马克:

  你过去讲过绿色经济革命的理念,它可以带来可持续的发展。那革命成功的关键是什么?

  伦敦经济学院经济和政府学教授 尼古拉斯·斯特恩爵士:

  首先是好的政府政策,温室气体的价格,对科研的支持,打造好的公共电网交通网路等等,这些将是关键因素,长期资本市场和好的信息。强有力的政府政策可以激励正确方向的投资。投资的推动者将会是私人领域的投资,过去五六年来,其中一件积极的事情就是许多私企,而且很多确实是大企业,都很专注研究新的机会,就是新能源工业革命。而且他们看到,如果你把信息,传播,科技革命,这些当然都在变得更强,和新能源结合起来,将是一大优势。如果你把两者结合起来,能源利用效率上会有很多机会。所以我认为你现在已经看到私人领域的创新。如果政府政策可以更明确有力的话,他们会更强。所以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能覆盖我刚才谈到领域的政府的有力又清晰的政策。如果政策在了,我相信私人领域会更有力地回应。

  马克:

  爵士,很高兴和您交谈。谢谢。

  伦敦经济学院经济和政府学教授 尼古拉斯·斯特恩爵士:

  很高兴和您交谈。  

责任编辑:李昕 |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德国商务签证 十八届五中全会 一致行动人 僭越 十三届三中全会 司法改革 龚正 收官 寻衅滋事罪 杜军 粤传媒 版税率 tpp协议 平安众筹网 好大一棵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