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港交所迎娶LME

实时报道 2012年06月28日 17:02

收购成功离不开中国因素,LME业务将有新变化

  我们来看看投资领域的大事,全球最大的有色金属交易所LME,也就是伦敦金属交易所,刚刚被收购了。而LME的新东家我们可是一点也不陌生,它来自中国香港。

  6月15日,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宣布将以13.88亿英镑的价格收购伦敦金属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的全部已发行普通股本。该收购还需得到LME至少持有75%股权的股东同意及英国监管部门的批准,预计将于今年第四季完成。

  伦敦金属交易所简称LME,1877年在伦敦成立,是全球有色基础金属期货及期权合约交易的重要平台,被看作有色金属交易的价格标杆。在去年9月LME传出可能出售的消息,引来了美国、新加坡和香港等地十多家大型交易所的争相竞购。港交所最终战胜了主要对手美国洲际交易所,拿下了这笔交易。

  这笔收购对全球期货业可不是小事,港交所高价收购LME是不是能够物有所值呢?收购对全球的期货市场会有哪些影响,还有哪些问题需要解决呢?今天来到演播室为我们点评的是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先生。

  主持人:胡先生,您好。港交所总裁李小加在公司上市12周年酒会上有这样一个表态,他说港交所独有的能力,应当可以帮助LME拓展在亚洲,尤其是在中国的业务。但是在外界看来,港交所与中央政府有一种或远或近的关系。您觉得这样一种情况,这对于LME的股东来说,会不会成为他们的一种担忧或者担心?

  胡俞越:LME的股东这个担忧,我觉得也不用过于顾虑,因为这个谈判肯定是非常错综复杂的,要经过反复的谈判的。最后签的这个协议里面,是港交所做了承诺的,对LME现有的框架和它的盈利模式不做改变,但是另外一个没有做承诺,就是对它的创新业务和创新产品没有做承诺,所以为下一步埋了个很大的伏笔。

  主持人:我们再来说一下另外一方的担忧。根据境外媒体报道,其实更担心的可能反而是港交所的股东。因为付出这样的高价,刚才您也提到了,但是不是很确定说以后这样的一个收购之后,在内地能有多大的一个扩张或者说发展的空间。您认为港交所这样做的背后,是一种什么样的考虑在起到推动的作用?

  胡俞越:伦敦金属交易所长期以来,它是一个非营利性的交易所。这一次,港交所是一个营利性的上市公司的交易所,所以收购了伦敦金属交易所以后,恐怕也有一个后期整合的问题,就是并购、重组、整合的问题。这个整合,当然我们对它有个承诺,目前不改变它的经营状态,但是从长期来看,我相信,也还需要把LME改造成一个营利性的交易所。这是一个。那么第二个,更重要的是,要在创新产品和创新业务上恐怕要有所突破,因为在收购之前,近两年来,伦敦金属交易所大力的想拓展中国市场,想在中国设立交割仓库,那么这个业务一直受阻。但我相信,港交所成功的收购伦敦金属交易所之后,这个业务恐怕就会很快的顺利推进。这就是个创新业务。那么另外一个呢,伦敦金属交所在收购之前,已经有一些举措,比如说,因为中国资金在那里参与交易的量已经比较大了,已经尝试着开展一个新的业务,就是交易的人民币的结算业务。那么这完全是迎合中国资金,中国客户增长的投资的需求。

  主持人:您觉得今后这个格局形成之后,对上海期货交易所会有一个什么样,或者多大的压力?

  胡俞越:当然,上海这个城市未来定位是要建立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两个中心。那么国际金融中心,作为上海期货交易所,在这里面是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的一个亮点。所以上海期货交易所,也要努力的把它改造成为一个全球性的定价中心。那么现在伦敦金属交易所已经被香港交易所收购的话,我觉得这个良性互动的关系,我觉得有助于去助推或者是倒逼上海期货交易所的创新和发展。

  主持人:您觉得国家会不会在一定的方面,对于港交所做出一定的政策上的倾斜?

  胡俞越:我相信这次港交所收购LME,背后应该是有我们中国因素在起很大的作用。比如说,我们国开行出了很大的力,在融资方面给了它大力的支持。如果没有国开行在金融上的大力支持的话,港交所收购LME我相信也不会这么顺利的。那么这肯定就是个中国因素在起作用。香港的定位和上海的定位,同样都作为国际金融中心,我觉得这个定位并不矛盾的。

  主持人:其实您刚才反复提到的一点,就是说港交所这次收购的一个承诺是不改变LME现在的一个基本架构。但是今后在新业务,包括在新产品的推出上,还是会进行一些创新的。那么您认为在今后,包括说港交所在自身发展,在推进自身国际化的道路上,未来有可能在哪些方面,或者说在哪些具体的事情上对LME进行一个变化,或者进行一个改造?

  胡俞越:比如说,现在上海期货交易所的这些有色金属品种,和伦敦金属交易所的有色金属品种,品种都是重叠的,但是品种的规模,合约大小是不一样的。伦敦LME的合约是大合约,我们上期所的合约是五吨的小合约。我估计,港交所在未来也有可能推出和上期所能够对接的,就是品种、数量能够对接的五吨一手的这样的合约。这样,在国内的交易也可以在香港交易。这也叫跨境交易了,而且是用人民币交易,也是有可能的,因为香港现在很快要推一个叫人民币期货。在伦敦交易是用美元标价,那么在香港交易,有可能就用人民币标价。这就是非常大的创新。合约的规格规模和上海能够对接,而且也用人民币标价,这个标价实际上和上海价位是不一样的,因为上海价格是含税的,港交所价格可能是不含税的。所以这样实际上就能够有助于形成,沪港两地共同形成定价中心,那不是两全其美的是吗?

  主持人:可能港交所在这个过程当中,对于上海期货交易所,包括说以后的发展,可能还会有一定的担心,或者有一定的忧虑在。包括最近据知情人也向境外媒体透露,说港交所已聘请了包括江西铜业和五矿集团在内的国有交易商,代表港交所向证监会进行游说工作。您觉得这反映了港交所什么样的一种心态?你如何去理解这样的一个做法?

  胡俞越:那个刚才提到这两大公司,就是我们国内的五矿也好,江铜也好,是上海期货交易所的大客户,机构大客户,同时他们也是伦敦金属交易所LME的大客户。现在伦敦金属交易所已经顺理成章的被港交所收购了,那么我相信,这两个市场时间的互动关系,对他们来说可能更是游刃有余。因为都在中国文化圈内,都在大中国圈内,所以他们不用舍近求远在伦敦了,可能在香港就可以很方便的交易了。所以他们去,有这个消息,我觉得也很正常,因为这些公司,除了有代表国家利益以外,他们更多的是一种商业利益。这个商业利益其实也是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的。

  看来港交所成功收购LME,这其中的中国因素的确是功不可没。不过今后LME和国内其他期货交易所如何实现互补共赢,也许还需要使用更多的东方智慧。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黄坤明 杜军 秦晖 极右翼 英镑兑美元 版税率 朝鲜核试验 平安众筹网 alphago 中央巡视组 王儒林 祁斌 高澜股份 e租宝 银监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