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A股期待制度红利

实时报道 2012年06月29日 17:55

市场底部并不完全,重组退市应严格操作

  我们接着证券市场的话题往下说,中国股市长期在低点徘徊,不少股民是心灰意冷,也有人是满怀希望,想抓住抄底时机。说到股市的底部,市场人士发明了不少词,还分出了“政策底”、“估值底”、“市场底”。而三者都见底,就变成了所谓“钻石底”。有人说,A股的“钻石底”就在眼前。

  今年以来,监管部门对于资本市场的制度改革步伐明显加快,分红制度、新股发行体制、退市制度等一系列改革相继推出,近期更做出了将加大引入QFII,RQFII以及养老金等长期机构投资者的表态。上交所也频频喊话,称A股估值正处于历史较低水平。

  截至2012年6月21日,上交所共有上市股票989只,总市值155556.02亿元,平均市盈率为12.08倍。如今的中国股市,市盈率、市净率双双创下新低。虽然偶尔也有热点出现,但沪深两市的成交量却始终未见明显增长,资金大多仍在保持观望。

  6月13日,上交所在“基金市场发展研讨会”上表示,当前市场整体估值已经处于历史最低水平附近,目前正是寻找投资机会的重大战略机遇期。A股市值是否被严重低估了?关于这个问题,今天请到演播室为我们点评的国开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李世彤先生。

  主持人:你好,李先生。刚才提到的,就是上交所现在明确提出来,目前是一个估值低的这样一个机遇期。您认同这样的说法吗?

  国开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 李世彤:我倒认同,但是往往好事多磨,越是在这个时候,你会发现投资者的信心越不足,很多投资者不买账。越是股市总在下跌,买的人总在赔钱,大家越不买。所以就最后就会发现,大家越不买,它就越在下跌。

  主持人:市场上会有一种说法,说这个估值底。那么,这个估值底是否意味着接下来会有转机出现?

  国开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 李世彤:我们认为是能够出现,因为往往市场到了估值底的时候,有几个特征。比如说像一些产业,它的股价跌破净资产的时候,就会引起产业资本的进入。为什么呢?产业资本就会想,如果我去建一个新的厂子或者建一个新的企业,那我不如去买这个现成的公司,因为这样成本更低。那么当然,我们现在也有一个问题。比如说银行股,破净了,但是大家再怎么买,你也买不到第一大股东,控制不了它,所以这可能是个问题。更多的产业资本喜欢进入的可能是小的公司,小的公司现在没有破净。但是,总体来说,市场有它自身的规律,往往到估值底的时候,也就是说一个东西,它跌得太多了,那么大家觉得它有价值了,就会慢慢地买。慢慢地买这个持续的时间长了,卖的人少了,买的人多了,这就会形成一个重要底部。但是现在呢,应该说,A股市场还是有一些制度性的问题。想要把估值底变成市场底的话,那么第一,经济底要配合,第二,最关键的是,我们这个股市的制度性变革,就是说,要形成一个政策底。

  主持人:我记得在上一次牛市出现的时候,是四万亿导致流动性带来的一个推动,再往前的话,可能就是股权分置改革带来的一个大的牛市,这属于制度红利。那么现在证监会其实也已经采取了很多的措施,包括新股上市,还有分红的制度,您觉得目前这个制度性的红利大不大?什么时候能够真正发挥作用?

  国开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 李世彤:应该说现在制度性的红利,我们看到的实际比较大,但是没有落实到实处。就是这么大的一个蛋糕,没落下来,没有让大家尝到。我曾经在很多年前写过一篇文章,当时名字叫A股的“制度性牛市”,就是或者说“政策市50年不变”。其实是一个夸张的所谓50年,但是实际上我们现在来看,这么多年的股市,每次想要走好或者它要走差,一定是和股市的政策有关系。

  主持人:无论是养老金入市,还有像红利税的取消,它能够起到像当年那样一个作用吗?

  国开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 李世彤:不能起到那么大了。因为现在A股市场上市值已经比那个时候大了很多,尤其是大量的新生股解禁,解禁出来以后,像主板的工农中建我们倒不说,因为大股东汇金可能基本上不再卖它,但是作为中小板、创业板,你能够发现我们简单来讲,说海普瑞,海普瑞上市的时候只发了4000万的股票,但是总股本是4个亿,为什么?那3.6个亿全在上之前大股东手里,那这是九比一的关系。相当于这股票的市值有九份的压力,是很大的。所以我觉得这个时候我们很难兴起一个那么大的行情。但是,至少我们发现,这个市场有些方面是合理的,就是说不像现在,你会发现大家跌的时候所有的股票都在跌。至少在那个时候我们能够发现,有价值的股票它不再跌了,能涨,就是结构性牛市才是最合理的。

  主持人:就是说如果是一个结构性牛市,可能真正是让好股票的价值凸显出来,然后让差股票变得一钱不值。

  国开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 李世彤:对,没错。所以,这个市场我们支持有些公司退市。但是,我们现在发现,今年无论是创业板还是主板的退市制度出来以后,对创业板和主板的有一些重组股,稍微有一打击之后,回头你就会发现,ST金泰来个12个涨停,创业板最近又走得非常火,那你说发现是什么呢?我们回头发现,正是因为各个方面实施的问题,让我们感觉到上市公司退市,在目前还很难落实到实处。也就是说,它有很多规避的方法。所以我们未来一定要让这方面去落到实处,比如说,你上市公司的重组,我必须你是真实的重组,而且是有价值的重组,那么这方面如果能做到的话,按市场方面,大家自然就会从利益和风险方面去规避。对吧,你既然这公司真要退了,或者有退的,大家就会发现,风险很大,我不去买你的,它自然这一批的股票跌下来,那么另外一批的股票呢,资金就流过去了。

  主持人:如果说真的实现差公司的退市,包括实现真正的有价值的重组,需要我们制度方面再做一些什么样的,让此前出台的种种规章制度能够落到实处?

  国开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 李世彤:其实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法治。比如说,我们现在上市公司的重组,给它定了一系列的门槛,那就不要去破例。即便是有些地方政府可能支持这公司,一定要让它重组,你只要不符合我这个制度,那我就坚决不让你重组,那你就退就退了,而且不是暂停上市,直接就是摘了牌。因为我们在股改之前,还可以说很多公司的重组是一种,就是很多公司的亏损是有不合理的,比如说确实有公司被当地的国有企业,大股东们是国有企业甚至是当地政府,被他们给掏空了,那你怎么去处罚他?你处罚不了。但是在这几年,我发现股改之后,这种现象已经少得多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这个风险我们可以把它设为一种市场的风险。那么该退,你就坚决让它退。另外,就包括创业板。创业板方面,我觉得很多个股的交易其实是一个很奇怪的事情。你看前一段时间有一个创业板的公司的股票,它竟然每天换手率都40%-50%,这是很耐人寻味的。

  主持人:那这公司等于是两三天就被卖了一遍。

  国开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 李世彤:对,所以这里面如果你说它没有机构在背后操纵,完全是市场的一种行为,那我一定是不信。我不相信有机构今天买,哗啦明天全卖了。明天又进来一批新机构,然后后天全卖了。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该查一定要查到底。而且,不能说让公司停牌自查,过了两天复牌了,啥事没有。如果是这样下去的话,我想,这个社会上,我们允许一部分的投机,水至清而无鱼,但是太明显的现象,包括像重庆啤酒,出了那么大的利空,它竟然还能翻一倍。这太明显的不合理的现象,那你最终没有任何一个结果,没有一个说法,那你想这个市场怎么能避免大量的投机呢?

  无论是取消红利税,还是建议养老金入市,无非都是在为提振市场信心寻找出路。但是别忘了,这信心的根基,最终在于证券市场法规的合理与完善,在于制度是否得到了严格、有效的执行。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丰城电厂事故 去产能 内蒙古银行 中央巡视组 谢伏瞻 sdr 何立峰 敲诈勒索罪 熔断 秦晖 渐冻症 二胎政策 交易商协会 资本充足率 存贷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