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美联储还有多少弹药?

快评5分钟 2012年07月09日 12:20

理论上货币手段无限大,但QE3或扩大资产负债表风险巨大

  主持人:

  俗话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如果说美联储在金融危机后的第一轮量化宽松QE1力挽狂澜维护了美国金融体系的稳定,之后的QE2对美国经济的提振效果就不那么明显了。面对美国经济当前的颓势,美联储选择了延长从去年9月开始到今年6月到期的扭曲操作,而对QE3隐而不发。继续卖短买长,而没有进行扩充资产负债表的政策行为,是不是美联储也害怕它的货币政策,会"三而竭"呢?

  6月20日,美联储在议息会后宣布,将扭曲操作延期到今年年底,美联储将继续购买6年至30年期限的美国国债,并出售等量的3年及3年以下期限的美国国债,最多达到2670亿美元。

  美联储主席 伯南克:

  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做更多的工作。我们需要获得经济状况的更多信息,关于美国经济情势和欧洲的状况。还有就是,所有这些非常规货币政策都有不同的代价和风险,这与市场的自身机制相关联,与金融稳定相关联,与退出机制相关联。因此非常规货币政策不应该随意实施,应该得到它们确实需要被执行的理由,如果得到了实施它们的理由,我们会出台更多措施的。

  在当天发布的预测报告中,美联储对今年美国GDP增长的中间趋势预期从上次的2.4%-2.9%下调到1.9%-2.4%。对失业率的预期则从7.8%-8.0%上调至8.0%-8.2%。同时,美联储理事对明后两年的经济展望也变得更为悲观。分析指出,美联储成员对经济增长预期变差,是延长扭曲操作的直接推手。

  摩根大通资深经济学家 格拉斯曼:

  投资者看到发生的事情,他们看到美联储需要经过这样的极端措施来推动经济。这提醒我们,美国经济仍在挣扎,所以这助长了悲观情绪,因为当美联储不得不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你知道经济要真正的复苏还有很长的一段路。

  也有分析人士对延长扭曲操作的效果表示质疑。在经历前一轮扭转操作后,美联储短期债券的持有量已大幅下降,进行第二轮扭曲操作时,美联储弹药将渐显紧张。

  法国兴业银行在近期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曾警告称,一旦扭转操作“弹药”耗尽,美联储将不可避免地扩大短债范围,售卖国债的期限会增加。这会造成相反的政策后果——市场利率会随着更长期限收益率曲线的上移同样出现上行压力,从而影响企业和消费信贷活动。

  瑞士联合银行全球资本市场总监 大卫·索恩斯:

  美联储没有出台QE3,我想他们觉得美国经济仍然有机会实现可持续的复苏,但这个过程会比较漫长。美联储表示将会保持低利率到2014年,只会在极端恶劣的情况下才会动用QE3来为经济体注入资金,比如欧债危机的大规模扩散,我想美国的问题不在于货币供应,货币余额每年增长达到10%,银行体系运转良好,货币流通也正常,贷款也在增长,用QE3来收购更多的资产并不能起到帮助作用,目前货币供应方面也不需要帮助。

  如果扭曲操作只是延伸至今年末,到12月中旬的议息会议时,美联储又将面临抉择。而届时又很可能是“财政悬崖”风险爆发的时刻,给市场带来的担忧可能会更大。

  主持人:

  关于第二轮扭曲操作,美林美银有一项估计,美联储资产负债表上的短期国债到6月底时将仅剩1750亿美元左右,仅足够把扭曲操作延长至今年9月份。看来经过第一轮扭曲操作以后,美联储资产负债表上剩下的短期国债本身也不多了,他的弹药也不多了。就这个问题我们今天请到了财新传媒的特约评论员李增新。

  增新,你觉得美联储现在这个状况他会不会用一些冲销式的QE,比如说卖出一些短期回购的贷款,包括卖出一些短期的MBS、ABS这种资产抵押的债券,然后再去买长期国债呢?

  李增新:

  我觉得这个问题的核心其实就是要不要强制性的把这种信用宽松置换成量化宽松。回答这个问题其实取决于美联储对市场条件的一个判断,如果他认为现在商业银行对于短期融资的需求并不是特别大,比如说他们的资产负债表是比较健康的话,那么他完全就有可能做出来,比如说我提前卖出一些短期回购的贷款,而对于这个ABS或者这个资产支持证券,他要考虑的是美国的房地产市场现在到底怎么样。如果我提前在它到期之前我就把它卖出去的话,那么对市场的价格会不会有一个打压,它的收益率会不会上去。那这两个相比,我觉得可能卖出短期贷款更有可能,而卖出资产支持证券或者是按揭贷款支持证券可能性更小。

  主持人:

  那不管怎么样现在美联储的弹药已经不是太充足了,而伯南克一直说他还有招,那是不是他的招也就是QE3了?

  李增新:

  如果按理论上来说,其实因为央行可以印钞票,那么他的这个弹药库按理论来说是无限的,因为我们知道伯南克有个特别著名的言论,叫做“直升机空投理论”,也就是说经济不好我可以拿直升机撒钱。那么这一块其实我们一直在说,QE在扩大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实际上这个说法是一个相对的,是说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当中的一些资产到自然到期了以后应该会自动的收缩,不管是QE1还是QE2实际上一直是在阻止收缩的进程。

  那么我们知道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上一共才有8500亿的美国国债,那么后来危机出现了以后,信用市场没了,没人再去放贷了的时候,美联储就扮演了一个最终贷款人的角色,直接购买资产支持证券包括信用卡贷款、房屋贷款以及按揭房地产的贷款。一下子他的资产负债表就慢慢的膨胀,几个月之内膨胀了两倍,后来到三倍,最高的时候到了三万亿美元。2010年的时候伯南克觉得虽然信贷市场有些恢复了,但是美国经济还没有好到可以撤出的时候,同时一些资产比如说ABS已经慢慢的到期了,到期就意味着资产负债表会自然的收缩。但是伯南克说,不行我不能让它收缩,这个时候才把资产置换成通过量化宽松来购买国债来维持资产负债表。通过两轮的Operation Twist也就是扭曲操作,在资产负债表上短期的国债会原来越少,都被替换成了长期国债。但是我们想他的资产负债表上应该还有一些ABS,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还有一些会慢慢的到期的,比如说到今年年底的时候如果他觉得QE3是有必要的,那么他同样还是可以用QE3来替换到期的一些。这是一个方面,是比较中性的,也就是说我还是维持资产负债表不变,但是如果真的欧债危机出现大的变化,美国经济出现比较大的衰退的话,他完全还有可能再扩大他的资产负债表,也就是直升机空投。

  主持人:

  我也记得伯南克在国会听证的时候反复强调过,让这些国会议员不要觉得货币政策是万能药,什么事儿都用货币政策解决,任何货币政策都会带来一定的风险,尤其可能是在退出机制上可能会有很多风险,那你觉得伯南克指的退出机制的风险到底指的是什么呢?

  李增新:

  我觉得退出的风险其实主要是在于节奏和速度和规模上,我们知道这个QE推出了以后,其实商业银行并没有拿它直接去放贷而是用它去购买了一些比如说股票、去购买资产,实际上去推高了美国的资产价格。不同的计算有不同的结果,有人说是15%,有人说是30%,这个倒没关系。关键是已经推高了资产价格的时候,现在我们确实还没有看到通胀起来,但是我们知道通胀是有一个时滞的,也就是说如果你QE维持的时间太久,有一天通胀真的飙升起来的时候,可能就是失控了。但是如果你退出的太快,我们知道它对资产价格的支持可能就会垮掉,如果资产价格垮掉以后,美国经济真的又陷入另一轮的衰退或者是通缩,也是非常大的一个风险。我们知道任何一个央行的行长实际上都是在玩一个非常危险的平衡木。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刘志庚 曹永正 僭越 京张高铁 香港经济 全面深化改革 股灾 武警部队 私募债 埃博拉病毒 银河证券 十三届三中全会 商誉 贯彻新发展理念 美国总统大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