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个税征收可否改弦更张?

实时报道 2012年07月27日 13:08

按家庭征收体现公平,基本税制需要补漏

  古语有云“不患寡而患不均”。这可以说是最朴素的对收入分配公平的理解。而在现代社会中,收入分配的公平有很大一部分是通过个人所得税的征收来实现的。而个税征收的规则本身是否公平合理就成了分配公平的关键。

  2011年,中国个人所得税收入同比增长25%,达到6054.11亿元。在全球媒体和研究机构的税负压力排名中,中国也屡屡排在最前面。面对较高的税负压力,个税起征点被调高到了3500元并不能令许多人满意,改按家庭计征个税的呼声越来越高。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刘尚希撰文表示,按家庭征税一方面可能对婚姻产生不良影响,另一方面难以应对中国当前复杂的家庭结构。他进一步提出个税改革应该放弃累进税率,实行有免征额的较低单一税率。此言一出,争鸣声四起。许多专家学者纷纷接受采访或发表文章,表达自己对税改方向的看法。

  主持人:

  财科所专家的一篇文章,为何引起社会舆论的广泛讨论?业内的其他人士是怎么看待以家庭为单位征收个税的呢?累进税制和单一税制哪一个才是未来税改的方向?今天来到演播室和我们一起讨论的是中央财经大学税务学院副院长张广通。你好,张教授。

  主持人:这篇文章的观点涉及到收税的问题,引起了很多人的热议。有媒体甚至直接发出了“按家庭征个税是不可行还是不愿行”这样的疑问。那么,在您看来,按家庭征个税和按个人征个税,这两种方式哪一个相对来说更公平?

  中央财经大学税务学院副院长 张广通:

  我认为按家庭为单位征税比以个人为单位征税要更公平一些。目前争论意见也不是很一致,但总的来说核心焦点就是说,如何更公平的体现“量能负担”这个原则。就是说分清什么是穷人,什么是富人。按照“量能负担”的原则来分配他们的税收负担。那么,显然按照个人为单位征税的话,它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我们就提出按照家庭为单位,考虑他的家庭赡养人数也好,残疾人的情况也好,养育子女的情况也好,甚至医疗费啊,住房贷款利息等等一些扣除或者优惠,减低穷人的负担,那么这样使富人和穷人的负担能分配的更合理。但是,显然以个人为单位,它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的。

  主持人:

  但现在有一个比较新的潮流,就是从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超过半数的经合组织成员国他们做出了一个转变,转变成以个人为单位征收所得税。那您觉得我们怎么理解,特别是发达国家,在税收政策上的这样一些变化?

  中央财经大学税务学院副院长 张广通:

  西方国家的税制发展历史很悠久,民主法制是比较健全的,所以经过这么多年积累以后,包括税法在内,它的法制越来越繁琐,越来越复杂,导致征税成本越来越高;同时按家庭为单位的征税,涉及到很多的优惠政策,西方国家又被称为所谓的福利国家,那么这些优惠政策越来越多以后,造成了很多的漏洞,核定这些信息又容易增加征收的成本。所以,我想综合考虑来说,可能这里面最核心的两点是,给富人减税,赢得选票;第二个是吸引人才,这是主要的。但是另一方面,辅助的因素就是它的税制确实复杂,为了降低征税的成本,增加收入。

  主持人:

  所以这也就是这些发达国家,在它的发展过程当中,它做出的一种必然的或者说是调整性的选择。根据我的理解,刘教授这篇文章的意思是说,现在我们实行的累进税率必然导致面临按家庭征个税还是按个人征个税的问题。而他的观点是,现在按家庭征个税是非常难以实施的。他觉得,不如放弃累进税率,实行个税的单一税率。这是他的一个观点和看法。对于这个建议,您是什么样的评论?

  中央财经大学税务学院副院长 张广通:

  其实这个问题的核心就是个人所得税是干什么的,也就是它的功能。它是干什么的呢?一般来说,它有两个功能:一、筹集收入;二、调节经济。个人所得税从我们目前的状况来说,它不是一个主体税种。中国开征个税,初期的想法主要是调节经济,调节贫富悬殊。而我国目前正面临一个很严峻的贫富两极分化的趋势,但是像流转税、企业所得税,它也是个比例税率,无法发挥调节贫富差距的作用,所以人们对个税寄予厚望。就是宁愿说我放弃某些收入,让穷人少征点税,但是我也要让富人承担更多的税收。这一点共识大家是没有任何异议的。那么累进税率就是恰恰要解决贫富两极分化的问题,让富人按照量能负担的原则,他有能力,那么多交点税;穷人或者说收入在一定水平以下的,尽量排除。

  主持人:

  但是您有没有考虑中间的这个操作问题?

  中央财经大学税务学院副院长 张广通:

  操作的问题,肯定是有。就是说老百姓是愿意家庭申报的,但是他也有可能弄虚作假,那么税务局又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去挨个去核实,或者说目前的网络联网的手段还不太配套,这就有可能有钻空子的情况。但是我觉得任何事,改革嘛,总是要有一个克服困难的过程,如果说因为有困难了就放弃了,还是简单化吧,这个简单最后实际还,你这简单了似乎没有问题了,问题又转化到另一个方向去了,就是你把贫富差距拉大了。你可能短期内增加了收入,但是调节功能削弱了,长期来说把目前已经很严重的两极分化给拉大了,这样反而加剧了矛盾。所以说另外一条说西方很多国家慢慢的由家庭申报向个人申报转化,似乎是一个国际潮流,但是那是发达国家或者说西方国家,跟中国的国情还是有区别的。

  主持人:

  那么根据中国的国情,这个个税改革应该顺着哪个潮流走?

  中央财经大学税务学院副院长 张广通:

  中国的国情恰恰有可能是逆方向而动。因为我们目前个人征税遇到一系列不公平的问题,所以我们推进改革就是让它更公平、更合理。而且,另外一条我就是说,中国目前的税法太粗糙,漏洞百出。一个基本的法规,法律就那么几十条、上百条,然后不断的没完没了的发布一些补充规定,堵漏洞。这样造成了一个基本法规简单,而后面漏洞一大堆,然后补充规定成千上万条,这样搞下来实际上也加剧了税法的不公平。就像刘教授说的一样,是税法越来越不公平了,漏洞越来越多了,别人又钻空子了。在西方可能是合法避税,在我这是公开偷税。所以说中国的税法不是说简单的简化,我认为应该完善,甚至要更复杂一些。就是说,你少发布补充规定,你把原来的法规出台之前慎重讨论,全民征求意见,把它弄得更完善一点,堵塞漏洞。这样的话,我觉得个人所得税它的实施过程中,可能体现的功能更强一点。现在是收入也顾不上,调节也发挥不了,是一个四不像。所以说正好与西方相反,西方是简化税制,我们可能要使税制更复杂一些。

  非常感谢张教授的分析。在今天的中国,让公平为经济效率让路已经越来越难得到公众的认同了。发挥个人所得税调节贫富差距的职能,切实地让民众感受到税负的减轻,税收政策才能顺利推行并且不断进步。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英镑兑美元 卢旺达 王晓东 贸易战 银河证券 国家统计局数据库 存贷比 毛超峰 钓鱼台七号院 互联网彩票 票据法 长江流域 tpp协议 埃博拉病毒 引力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