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谢国忠:房市、投资与减税

宏观名家谈 2012年08月03日 07:32

经济虚胖企业走上歧路,房市将下滑三年

  今天的重点话题我们来分析宏观经济形势,最近一个阶段呢我们看到了楼市亮价其中的红火,也听到了中国经济要在第三季度触底反弹的预测。中国经济下半年怎么走,新的一轮经济增长周期来临了吗?这是很多投资者的疑问。

  2012年上半年中国GDP同比增速定格在7.8%。这是时隔三年后,中国经济增速首次“破八”。宏观经济中多个领域形势不容乐观:制造业PMI在荣枯线附近徘徊;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上半年同比下降2.2%;国企利润同比下滑10.9%;上半年8%的进出口增速也未达目标。央行在上半年连续降准、加息足以说明了问题的严峻。依然悬而未决的欧债危机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也还难以估量。

  不过另一方面,数据显示中国整体就业情况良好,通胀指数CPI已经回落到3以下,并可能进一步“破二”,这也为下半年的经济政策调整提供了更加有力的条件。

  在复杂的内外因素叠加之下,下半年中国经济能走出什么样的曲线?各种具体的问题会带来怎样的风险,又应该如何来应对?今天我们请到了玫瑰石顾问公司董事、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先生。

  主持人:

  我们看到今年上半年我们GDP的增长是7.8%,这是近年来首次“破八”。您觉得这种现象出现是客观的结果,还是说,比如说中央政府主动调控的结果?

  玫瑰石顾问公司董事、独立经济学家 谢国忠:

  大部分人认为是房地产调控引起来的,那我觉得中国的房地产,泡沫状态维持良久了,中央政府的一些限购令可能有一定的影响。但是我们要看到,在大部分城市里面,房地产已经是过多了。所以,这个问题我觉得是市场的泡沫自然的在破裂,这个情况政府的政策是很难扭转的。

  主持人:

  我们也注意到一组数据的比较,就是GDP今年上半年是不到8%,那么相比较在经济危机过后的2009年一季度,那时候的GDP是百分之六点几。但从GDP来看的话,这个下滑程度是不如经济危机之后的。但是现在感觉企业的反应,目前的经营状况,他们遇到的困难比那时候更大。您觉得宏观和微观之间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反差?

  玫瑰石顾问公司董事、独立经济学家 谢国忠:

  2008年的时候,中国经济出现的问题,主要是因为出口有比较大幅度的下滑,这对企业影响是对一部分沿海的企业影响比较大。但大部分做内需的企业,影响还没有那么大。这一次是因为09年大量的放钱,经济增长主要是靠房地产,土地价格大幅度上升。这个带来的一个是房地产投机需求大幅度上升,第二个是地方政府土地销售的收入大幅度上升。然后这个钱回到经济体里面,引起经济快速增长,但是这个快速增长对基本面的话并不是一件好事情。中国的经济这几年的虚胖是非常严重的,企业给误导了,就是认为做实体经济是不赚钱,参加虚拟经济回报比较好,所以出现了大量企业转向虚拟经济。所以,这几年的银行贷款直接或间接都进入了虚拟经济。现在这次下来之后,本来的负债率比过去高很多,因为这几年借钱借得那么多,去炒这炒那的。如果土地价格停止上升,对很多企业来说就是套牢的。所以这个情况,我觉得企业要解决他们的困难的话,是很不容易的。我觉得中国的土地价格是处于一个长期的下滑的状态,所以负债率比较高的企业很难找到好的出路的。

  主持人:

  刚才我们是从企业的情况来看,我们也注意到,从地方经济而言, 今年的一季度和上半年GDP增长较快的地方,它的一个特点都是或者大项目,或者基建投资都非常大。那么像这样靠投资来拉动的经济增长您觉得能不能持续?有没有可能再次救中国的经济?

  玫瑰石顾问公司董事、独立经济学家 谢国忠:

  我觉得中国的投资,基本状态是过剩的。即使在比较偏远的地方,建设也已经是远远领先于经济了。所以,再推动投资的话,回报应该是非常有限的。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投资主要用的是银行的钱。如果你用了这个钱,没有回报的话,对银行体系是有很大威胁的。我们现在看到中国大部分的投资项目连利息都还不出来。所以,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再继续推投资的话,负债负担会把很多政府都压垮的。最终,当然在中国这样的体制里面,中央政府不救是不现实的。所以现在有些地方能够借到钱,是因为金融体系认为,最终中央政府会埋单的。所以为什么很多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的现金流是严重负面的,但是它还能借到钱,是因为有这种隐性的担保引起来的。

  主持人:

  最近我们也注意到,在很多地方楼市出现了一个量价齐升的情况。您觉得楼市的复苏会不会又成为我们保增长的一个不得已而为之的举措?

  玫瑰石顾问公司董事、独立经济学家 谢国忠:

  我去年写文章就说过,就是在房地产市场调整的时候,它不是一路到底的,是当中有很多次反弹,而且我当时写到了今年会有一个反弹的。所以五六月份就是这样一个反弹。一方面,确实是有很多人在等待,看到价格下滑就进入市场了。另外一方面我们也看到,就是有不少人去做放高利贷的,后来把钱还给他们了,主要是因为银信产品,银行兑现了,并不是因为借钱的公司能还得起这个钱。这样,拿到这个钱的人也不敢去放高利贷了,所以这一批钱是进入了房地产市场的。是不是说房地产已经调整完了,已经重新向上走了,我觉得这个结论是非常错误的。中国的房地产是进入多年的下滑调整的一个状态,这个下滑的状态至少三年,我们还是在第一年。

  主持人:

  您觉得,当前当务之急要采取的措施是什么?

  玫瑰石顾问公司董事、独立经济学家 谢国忠:

  中国因为这个经济的模式,经济、社会的资源都集中在政府手里,然后去做项目,这个模式是走到头了,就是这个模式走不下去了。因为它带来的灾难就是银行不良资产、通胀、贬值,这个是不可持续的。所以,我们这个体制是要有很大的变化的。要做到家庭需求跟投资需求的平衡,这个需要中国大幅度减税。在中国经济领域大部分钱是政府和国有企业花的。这个我们也看到效率是大幅度下降,因为国有企业的资本回报率是很低的,本来就低,只有国际平均水平的一半都不到。今年经济稍微有了调整之后,它下滑非常严重。所以中国的资本的利用效率是非常低的。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要改革,改革的话就是要减税,要藏富于民,这是一点。第二点,政府开支要缩小,政府要从一个项目公司变成一个服务公司。不是以做项目为主,而是为家庭、为社会做服务为主。这个政府的转型是有很大的挑战性的。

  无论是增发货币还是扩大基建投资,对于中国经济流量是短期的疗效,不仅难以取得短期的效果甚至容易带来长期的问题。因此在“冷增长”的过程中,政策的制定不能急于立足短期,相反,减税这样一些拉动内需增强企业活力的措施,要更加长远。

版面编辑:冯仁可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bdi 郭瑞民 内蒙古银行 数字货币 武警工程大学 非洲象 新凤霞 谢伏瞻 难民危机 郭广昌 冀中星 毛超峰 中国企业500强 五大战区 祁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