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新基金法 监管与松绑求平衡

请问 2012年08月13日 13:10 财新记者 范军利

政法大学教授李曙光认为,涉及证券市场秩序和投资人权益的层面应严管

  主持人 张媛:

  日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投资基金法(修订草案)》进行了第一次审议。之后再有两次审议,新《基金法》将会正式投票表决。

  这次修法主要是针对近年出现的新情况。比如私募基金的发展规模越来越大而法律规范却存在缺失,再比如基金公司员工持股、基金从业者炒股等问题。这些在基金法修订中,将被如何界定,对基金业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我们采访了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李曙光。

  李曙光,1963年生,江西人。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李曙光一直在为中国经济、政治体制以及法治的改革建言献策。在《国有资产法》、《破产法》、《证券法》等市场经济的基础性法律上,都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贡献。

  现行的《证券投资基金法》自2004年起实施,主要用于规范和约束公募基金业的发展。此次修订,首次将非公开募集基金,即“私募基金”纳入监管范围。早在1999年开始基金立法时,围绕‘私募基金’的存废、监管争议,便已非常尖锐和激烈。最终出台的基金法,显然对这一争议问题采取了避让态度。今年初,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曾公开表示:“私募基金需要有合法地位。”此次将私募“收编”,显示出监管层对公私募基金产品一视同仁的监管态度。

  财新传媒记者 范军利:

  这次基金法的修订,最大亮点是将私募基金纳入调整范围,也就是说此前一直游走在法律边缘的私募基金,以后的成立和运作将有法可依了,那这个对于私募基金行业来说,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信号?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李曙光:

  这一次证券投资基金法专门辟出一章,以十二条的内容来对私募基金做一个规定,我觉得某种程度上来讲,有这么几个意义。

  第一,他把私募基金纳进来,实际上某种程度上承认了私募基金的合法的地位,那么第二就是对于私募基金,在近些年来发展当中,出现的一些问题,比如说有一些私募基金,在整个募投过程当中,有一些不规范的行为,还有一些是打着PE的旗号在非法集资等等的,那么可以通过我们这次立法,把他加以规范化。

  财新传媒记者 范军利:

  这种加强监管,对私募基金行业来说,究竟是一个福音还是紧箍咒?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李曙光:

  从全球来讲,现在是一个对于私募基金加强监管的趋势,比如说美国的多德弗兰克法案,对于私募基金就提出来要加强监管,对于1.5亿美金以上的私募基金,要求他进行注册登记,那么从我们国内来讲,当然私募基金现在还是刚刚开始,但是发展非常迅速,那么在这个时候,我们对私募基金稍加规范,那么有利于他以后更好地发展。

  财新传媒记者 范军利:

  算是监管是双刃剑。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李曙光:

  对,双刃剑。

  财新传媒记者 范军利:

  基金行业一直有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人才流动频繁,主要是基金经理的频繁流动,对持有人利益带来一定程度的损害,那么这次在基金法修订里面,有没有对基金公司的员工持股方面有哪些推动呢?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李曙光:

  这次基金法应该说对于这一点有一个直接的反映,就是我们现在的25条,实际上规定,专业人士,就是基金公司的专业人士,可以来持股。现在把这个专业人士直接持股,员工持股股份的股权的激励直接放到法条里面去了,某种程度上能够缓解我们现在比较好的、高效的这些基金经理这样一个外流的速度。

  财新传媒记者 范军利:

  基金行业是一个高垄断性的行业,如果给员工持股的话,会进一步加剧社会不公。您对这个有什么看法呢?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李曙光:

  确实有这个问题,所以我个人的看法,实际上我们应该更多地发展私募基金或者私募基金的管理这样一个机构。公募基金就像我们国有企业一样,多多少少他有一定的局限性,当然如果我们现在公募基金也做一定的改革,就比如说现在开始我们的员工持股计划,那么我觉得实际上可能将来也会达到我们公募基金的社会化、市场化这样一个目的。

  根据此次公布的《基金法草案》,此前备受争议的基金从业人员炒股问题也纳入其中。如果该草案通过人大审议,今后基金经理等从业人员及家属将可名正言顺的炒股。

  2011年初,《基金法》修订草案的(征求意见稿)下发至各基金公司时,允许基金从业人员炒股的条款曾引发诸多争议。赞同者认为,该条款是与国际接轨的标志。质疑者则表示,此举可能导致基金经理合法进行老鼠仓操作,内幕交易等违规行为可能愈演愈烈。

  财新传媒记者 范军利:

  另外我们还关注到,对于基金经理炒股这一块,这一次表示是不再禁止基金经理炒股了,那这个对于基金经理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信号,另外会不会引发一些争议,比如说是不是放行了老鼠仓或者违规行为的发生?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李曙光:

  就像你交通规则你规定不能跑,每小时不能超过80公里,但是大家都在跑120,这样的规定实际上损害了我们法律的权威性,那么这一次证券投资基金法把它归位了,实际上某种程度上认可了这么一个事实,也是国际潮流,国外的法律也是允许从业人员来买卖,进行股票的证券的投资活动还是承认的。但是有两个前提性条件,第一要事先向基金管理人申报,第二就是不得有利益冲突,那么这个就跟国际上也接轨了,也跟我们中国的现实国情也结合起来了。

  财新传媒记者 范军利:

  我们看到业内对这次新基金法的修订有一个特别期待的地方在于,基金产品的募集的审批制将会有所改进,也就是说以后是不是新发的基金产品都不再审核了,改为注册制,是这样的吗?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李曙光:

  现在我们看全世界的基金,它实际上某种程度上,它都有很大的自由度的,我们国家是管制太严,你每一个基金的产品都要到证券监管部门去审批,这个实际上监管成本是非常高的,你证券监管部门怎么可能去审批每一个新设立的或者新成立的基金的品种呢,这样的话你不是把我们整个资本市场的水流给断了,你不是把我们资本市场的一些创造力、创新力你都给掐住了。

  财新传媒记者 范军利:

  那么这种行政审批权的放松,以后会不会波及到比如说基金公司的法人治理结构或者其他更广泛的层面,有进一步的放松?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李曙光:

  一方面我们对于基金品种的审批这一块要放宽,对于我们基金的,包括我们刚才讲到的基金管理人的一些从业人员,他的一些行为,他运作的方式都加以放宽,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放松监管。

  财新传媒记者 范军利:

  可以借鉴一下国外基金方面的一些法规政策以及监管的政策,对于我们的监管层来说,究竟什么该管,什么不该管?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李曙光:

  对于该归市场的,就应该放权,就是证券监管部门应该把这个权力放回给市场,那么对于应该进行监管的,比如说涉及到证券市场秩序,涉及到证券市场投资人的权益,涉及到我们基金份额持有人的权益,那么这一些如果有损害可能的,那么 我们是要严管,我们的证券监管部门不能放权,而是要收权。

  财新传媒记者 范军利:

  就是市场的归市场,政府的归政府。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李曙光:

  对。

  主持人 张媛:

  有媒体称,这次基金法修订相当于拆掉了以前限制基金行业发展的篱笆,“从此以后,海阔天空。”不过,对于监管层而言,真正能在加强监管与放松管制这之间获得平衡的,还是少数。此次基金法修订能否真正为行业建立新机制,开辟新空间,有待进一步观察。

  

责任编辑:周勇 龙周园 |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