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中国网球从小众到主流

请问 2012年08月22日 08:37 财新记者 马克 宋元元 实习记者 陈哲妮

WTA 亚太区高级经理详解李娜脱离体制的商业化之路,以及网球如何摆脱“富人运动”之名

  主持人 施巧琳:

  大家好,欢迎收看《记者采访录》,我是施巧琳。去年,李娜在罗兰·加洛斯举办的法网公开赛上成为第一位获得女子单打满贯的亚洲人。国内对网球的兴趣也日益渐长,我们的记者马克采访了WTA(国际女子网球协会)亚太区高级经理三木(Sam Pearson)。他谈论了李娜的成功所带来的影响以及网球运动员想独立于中国的体育体制以及如何打造自己的商业品牌而面临的挑战。

  马克:

  首先, 人们在中国通常谈论的两大运动是篮球和足球。那网球怎样才能缩小和他们的差距呢?这种差距有没有正在缩小?

  WTA(国际女子网球协会)亚太区高级经理 三木(Sam Pearson):

  去年李娜辉煌的成就我们都有目共睹,我确实认为这说明这网球正在从一种小众的运动向更加主流的方向改变,这种改变是通过电视观众来实现的。作为一项很多人梦寐以求的运动,随着这个国家变得更加富裕,我觉得网球现在已经被视为中产阶级生活的一部分,我想它正在逐步走向成功。

  马克:

  李娜的辉煌时刻到现在已有一年,这段时间里, 说到人们真正到球场上去、拿起球拍的话,在此有何新的进步?

  WTA(国际女子网球协会)亚太区高级经理 三木(Sam Pearson):

  我觉得不仅是电视观众和网络上对网球的热情高涨,实际上真的可以惊喜的看到人们第一次地拿起了球拍。网球场,特别是在李娜家乡武汉的网球场,全部被订满了,在主要的几个大城市也是这样。李娜她自己对中国的父母曾说过,不要强迫自己的孩子学网球,让他们先试试。如果他们喜欢的话,那就继续学。所以我觉得她真是一个有趣的榜样。

  马克:

  在别的国家,网球被视为一种中产阶级的运动,在中国也是这样吗?

  WTA(国际女子网球协会)亚太区高级经理 三木(Sam Pearson):

  我们希望将网球变成一种更加开放的运动,我觉得当前这里的现实问题是缺乏设施。这是一个基本的供需问题:场地的租金很贵,请教练的费用也相当昂贵,因为这两者都很稀缺。所以我觉得现在只有那些相对富裕的人玩得起网球。我们希望能推动网球进入学校,这也是中国网球协会想做的事情,是他们的目标之一。

  马克:

  现在你更多负责赞助、销售和市场方面, 中国的网球市场和其他国家的或许有什么不同吗?

  WTA(国际女子网球协会)亚太区高级经理 三木(Sam Pearson):

  我觉得,这是一项很多人追求的运动,因此它看起来与奢侈品牌更加接近。特别是在当前的中国,奢侈品牌正蓬勃发展。但与此同时网球是跨领域的,因为我们有一个喷气式飞机的赞助商和一笔赞助金,是做低成本运输,他们把网球视为一个完美的平台,想试着打开中国的市场。

  马克:

  关于金钱,有报道称李娜是当今全世界薪酬最高的女运动员之一。这是中国的商家在付她高酬,还是国际品牌想借此打入中国的市场?

  WTA(国际女子网球协会)亚太区高级经理 三木(Sam Pearson):

  这是个很有趣的问题。两方面的赞助商都有:有国际知名大品牌梅赛德斯、劳力士,也有中国品牌例如昆仑山矿泉水。我觉得大家都认为李娜是自己品牌发展的一个极好的代言人。她赚了很多钱,同时也花了很多钱在自己团队的四处行走上,我听说每天大约要花费10000到15000人民币来维持她团队的运转。每个运动员某种意义上是在运转自己的小型生意。我猜想,网球的有趣之处在于,教练是受你雇佣的,而不是像足球或一些其他的运动那样你要听从教练的安排。网球的一切取决于你——你才是老板,你能决定团队的成员。

  马克:

  现在和几年前的情况已经大不相同了,北京奥运会之后这些网球运动员某种程度上可以脱离这个体制,获得自由。回顾以前, 你是否仍觉得惊讶,其中一些女运动员人真的做到了。因为中国的体育制度,几乎囊括了所有的运动、有着这么长的历史,都是被控制着。这确实是一种巨大的转变,不是吗?

  WTA(国际女子网球协会)亚太区高级经理 三木(Sam Pearson):

  这并不是黑白分明的转变,比如说,政府仍继续拿部分她们赢来的钱,也给她们提供多方面的支持。我觉得,政府的支持在这里是至关重要的,这些都是运动员单凭自己的力量没办法做到的。所以我觉得这其实是双向的。

  马克:

  刚刚我们谈论一点了中国的体育体制,这个体制总的来说对外人不是很开放的,或许有少数外国的教练执教一些不太知名的运动。你觉得这种体制的优点在于哪里?很明显,这种体制对于奥运会非常有利,但在足球或者篮球就显然不是了。所以,你觉得这种体制的优势在哪儿呢?

  WTA(国际女子网球协会)亚太区高级经理 三木(Sam Pearson):

  这种体制的好处体现在计划,他们可以让计划付诸实施,并且知道最终会得到怎样的结果,而且是和一开始的预想非常接近的结果。所以我想,你能看到这对个人运动是非常有用的,这种运动没有太多犯错的空间,可以这么说。你可以预先做出完美的计划,你可以单独地将任务再三反复地练习,你可以预知最后他们可以完美地完成任务。

  马克:

  你是否认为此体制在中国的成功是因为他们在纯粹的数量上的投入?他们可以将那么多人投入到专门的某一个领域某一项运动,最终不管谁能到达金字塔顶端的时候,都注定可以相当好地体现国际标准了?

  WTA(国际女子网球协会)亚太区高级经理 三木(Sam Pearson):

  我不觉得这是纯粹的数量上的投入,因为如果你放眼全中国,其实运动员的数量还没有大到惊人的程度。他们有自己的体育院校,这些院校在国际标准来看确实相当大,但是能在顶尖水平的运动会进行角逐的其实只有少数人。所以看来在国家层面上,他们需要赢得的是职业精神和动力。

  马克:

  你绝不觉得这是一种国民心态?例如李娜说过,她觉得被允许脱离体制的时候,感到了无比的自由。她想放一天假,躺在床上,即使那时候她可以的 。但其实在过去,也并不是每个人每一天都有必要接受训练,因为这样会抹杀你对运动的热爱。所以这是个人的选择而已吗?

  WTA(国际女子网球协会)亚太区高级经理 三木(Sam Pearson):

  当然,我觉得这里面有矛盾的心理的。如果你是一个比较自我的人,你当然可以有更多选择的自由。如果你更多地被对这个国家的爱所主导——打个比方——这其实是一些人心中的巨大动力,(你就相对不那么自由了)。所以我觉得应该由每个人去选择他们自己的路,对于李娜来说,这无疑是正确的选择, 而且她惊人地成功了。

  马克:

  打网球方面,有什么社会压力吗?当中国的父母在带孩子去的时候,会不会觉得网球看起来更多是一项女性的运动?李娜和其他人的成功(影响很大)——你可能不介意,因为你是女子网球协会的—— 你是怎么看的?

  WTA(国际女子网球协会)亚太区高级经理 三木(Sam Pearson):

  她们完全是从自己本身汲取能量的。男子职业网球协会在中国没有办事处有它的原因,而我们有,因为这里有一个正在成长的女子网球市场。一旦你启动了,好的势头就会继续下去,是理所当然的。并且需要这些平台来实现更进一步的成功。

  马克:

  现在你在中国已经呆了八年,从事运动赞助和市场的工作。最近你也成为了中国电视节目的名角儿,参加了中国的相亲节目《非诚勿扰》,那段经历怎么样?

  WTA(国际女子网球协会)亚太区高级经理 三木(Sam Pearson):

  那可能是我这辈子中最奇特的经历了,一段意想不到的经历,让我有了对中国娱乐产业的深刻理解。是什么样子的呢,我觉得是在屏幕之后的一些东西。节目大约是在三个星期以前播出的(5月20日),从那时起我的生活变得很不一样了。走在街上被认出来,一大堆中国的女生给我发来穿着婚纱礼服的邮件和礼物,我还听说有人冒充我开了微博。

  马克:

  还有人冒充你!

  WTA(国际女子网球协会)亚太区高级经理 三木(Sam Pearson):

  对,那个人发微薄,用类似中式英语的东西假装是我。

  马克:

  那有没有帮助你成功呢?后来怎么样?

  WTA(国际女子网球协会)亚太区高级经理 三木(Sam Pearson):

  哈,最后我在三亿观众面前被拒绝了!所以我不会把这叫做成功的经历。

  马克:

  所以你现在明白李娜输掉一场锦标赛是什么心情了吧。

  WTA(国际女子网球协会)亚太区高级经理 三木(Sam Pearson):

  完全理解!期望总是很高。

  马克:

  谢谢。

  

责任编辑:李昕 | 版面编辑:邱祺璞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