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金融服务如何阳光普照

实时报道 2012年08月23日 08:30

普惠金融不可追求最大利润,应靠约束与激励并行推动

  今天的最后一个话题,我们来关注一个名词:“普惠金融”。前几天,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被誉为“穷人银行家”的尤努斯带领他的团队,来到广州访问,宣传他的“普惠式的金融体制”理念。那么,到底什么是普惠金融呢?

  穆罕默德·尤努斯是孟加拉国著名的经济学家,现年72岁,早在30多年前,他就在孟加拉国创立了专注于“小额贷款”的乡村银行,为那些难以获得银行贷款的贫民,尤其是妇女,提供创业所需的资金。2006年,“为表彰从社会底层推动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努力”,尤努斯被授予了诺贝尔和平奖。在广州访问期间,尤努斯表示,制度、系统、社会观念和政策是贫穷之源,而只有铲除了贫穷的根源,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贫穷问题。

  尤努斯的成功经验是否在中国也适用呢?我们如何才能打造一个中国的普惠式金融体制?今天我们请到的是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汤敏先生,他曾经担任亚洲开发银行驻中国代表,对这个话题很有研究。

  主持人:就您的理解来说,“普惠金融”,刚才我们也提到了这样第一个名词,普惠金融到底是要做些什么?

  汤敏:所谓普惠性金融,就是把金融本来这个是为富人、为企业服务的工具,改造了以后给贫困人口和弱势群体服务。所以,普惠式金融它的核心在于“普惠”两个字。

  主持人:在中国,小额贷款似乎总是和“高利贷”、“危机”、“温州”这些关键词联系在一起。但是,我们前面提到的尤努斯,他的格莱珉银行的实践似乎说明,民间金融不一定就更容易带来呆账和坏账,因为它在美国纽约的一万多名借款人的还款率据他说是99.3%。对于这样的一种反差或者不同,您是怎样理解的?

  汤敏:我们这个叫小额的贷款,只要小额就叫小额贷款。国际上,小额贷款它是指扶贫性的、半公益性的、专门服务贫困人口,这样的贷款。你比如说我们现在的小额贷款公司,5000多家小额贷款公司,绝大部分是追求利润的,办这些本身就是想赚钱的,那么像这样的它当然就不会去给真正的十分贫困的人来贷款。而国际上我们刚才说的100多家,包括尤努斯说的那些,它都不是为了利润最大化。他们都有利润,这点我们一定要清楚,因为它要可持续增长,要不断发展,都有一定的利润,但它并不是利润最大化,并不是追求最大的利润。它只要能覆盖成本,有一些利润,能继续生存它就够了,它更多的精力是放在怎么去帮助穷人这个角度。

  主持人:其实我们也看到,除了这些小额贷款公司之外,也有一些银行有小额的无担保的信贷产品,但是这些产品占到银行整个对外贷款的比例是非常小的。

  汤敏:现在我们为什么一部分商业银行还是要做一些小微企业贷款呢?主要是因为银监会或者地方政府规定说,你得履行一定的社会责任,所以你应该也建立一个小贷的部门或者公司,你要去做。这些从根本上来说,它不是很愿意。

  主持人:那我们现在去打造普惠银行或者普惠金融,对于这些商业银行来讲,是不是也给他们的政策或者压力,让他们去做一些更公益的事情?

  汤敏:对,实际上有两种办法。一种办法呢,我就规定,比如像印度和泰国,说你做商业银行可以,但是我规定你要把10%的钱贷给小微企业,你要不贷,我罚你款,或者把你的银行执照吊销,作为你的社会责任的一部分,这是一种。另外一种就是我通过一定的政策支持,政策优惠,来引导这些银行。即使你追求利润最大化,那么干这个事也能赚钱,赚的钱还不少,那么这也是一种方式。比如说,给做小额贷款的这些,给它减税,或者对它的不良资产跟别的(银行)不一样来衡量等等,你要给他各种各样的优惠条件,这样它觉得做这个也不赔钱,也能赚钱。

  主持人:有没有可能说除了这些国家政策之外,比如说我们通过市场的力量,比如通过引入更多竞争的方式,让金融机构在一定压力之下去提供这种“价廉质优”的服务,逐步向普惠银行的方向去发展?

  汤敏:这也是方向之一,这个可以缓解这个问题。比如说,在我们国家,我们大银行为主,我们民间的想要办一个小银行,非常困难,非常难注册。如果我们开放,我们让更多的民间资本进入银行这个领域,那么它就会竞争。它一竞争,大的做不过工商行,做不过建行,它只有往小了去。往小了,它把利息定高一点。它有专业人员,通过各种办法,它也能赚钱。那么这个是能改善,但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因为让这些银行完全从商业角度来说,真要贷款贷到穷人,贷到赤贫的人,那完全靠商业是不可想象的。

  主持人:您觉得,在制度层面,从建设普惠金融的角度,我们还需要做哪些制度性的建设?

  汤敏:我们现在还不谈什么弱势群体、贫困人口,现在我们的小企业,小企业并不是弱势,也不是穷人,连这些,因为我们银行体系还没惠及到,所以我们现在更开放,让更多的小银行进来,首先是要照顾这些人。让这些能够创造更多就业的小企业,微小企业,尽管他们不贫困,但它发展起来能够帮助很多贫困人群解决就业问题,我们现在所谓的更多开放是解决这一部分。那么至于真正的贫困人口的话,普惠性金融,那就完全得需要一些特殊的政策。就是我们刚才说尤努斯教授他们发明的那些东西。也不止他那一个模式,其实世界上有好多模式,但所有的这些模式,它都不是纯商业的。

  “包容性发展”现在是中国和许多其他国家认同和追求的发展方式,想要构建一个真正包容性发展的社会,需要在政治、经济和法律等制度上都做得足够好,而一个能够阳光普照的金融服务体系无疑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环。

  

责任编辑:周勇 王嘉鹏 | 版面编辑:邱祺璞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莆田系 金融危机 无法控制 北京市委书记 东部战区 胡新娜 通货紧缩 王儒林 医学生 银河证券 杜军 南华早报 引力波 李雅 税务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