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地方银行为何密集股权转让

实时报道 2012年08月28日 07:46

部分转让迫于政府筹资压力,需提防坏账风险

  今天的最后一个话题,我们来关注各地的地方商业银行。尽管地方商业银行集体上市的苗头已经显现,但在各地的产权交易所内,来挂牌进行股权转让的地方商业银行却多了起来。地方银行的股东们为什么要急着在这个时候套现呢?

  今年7月以来,在各地的产权交易平台上,前来进行股权转让的地方银行数量突然多了起来。截至8月初,涉及股权转让的城商行和农商行有13家,包括北京农商银行、江苏常熟农村商业银行、河北银行、广发银行、厦门银行、甘肃银行、徽商银行、兰州银行、齐商银行、江苏江南农村商业银行、乌鲁木齐银行、黑龙江龙江银行和大连银行。而这一数字在6月是4家,今年前5个月也只有8家。

  在价格方面,地方银行股权转让的挂牌价与去年的行情基本持平。上述13家涉及股权转让的地方银行中,有10家给出了挂牌价格,每股价格从1.06元到5.5元不等,平均价格为3.45元。按其挂牌价计算,他们的静态市盈率从4倍到16倍不等,价格差别很大。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短期内地方商业银行出现了大量的股权转让?目前这些银行的运营情况到底如何呢?今天来到我们节目的是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教授。

  主持人:我们注意到,进入7月以来,挂牌进行股权转让的地方银行突然多了起来,超过了之前整个上半年进行股权转让操作的银行数量。为什么会在7月以后出现地方银行如此密集的股权转让?

  郭田勇:首先,地方银行的控股股东经常是地方政府或者是一些大型企业。我们知道,现在由于经济出现一定的减速,地方政府手中的资金也是比较紧张的,像以前卖地之类的收入受到限制,现在需要募集资金,所以政府和一些大型企业可能需要卖掉一些城商行的股份,来进行变现。

  主持人:现在银行股进入了一个低估值的时期,因为不少投资者预期商业银行的资产质量将持续恶化。根据您的研究,刚才我们提到的这些股权转让的地方银行,他们的不良贷款率是否值得担忧呢?

  郭田勇:我们注意到,今年上半年整个中国银行业,不良贷款已经从以前,以前我们总说在双降,就是不良贷款额和不良贷款率都在往下降。但今年上半年看统计数据,双降已经变成了单降或者单升了。因为它这个不良贷款的绝对额,今年上半年又比去年底绝对增加了几百亿,而不良率,因为银行的总资产在膨胀,不良率跟去年同期基本持平。从这些数据来看,我们想,整个银行业未来的风险或者不良贷款压力是存在的。而在城商行,我们认为在银行业中,相对来说它可能是个短板。因为它有这些特点,可能决定了我们未来在银行业中,可能还要重点关注这些中小银行,特别是城商行的坏账问题。要引起重视。

  主持人:您刚才谈到的有一个类似之处,就是业界现在对银行业未来发展的一个很大担忧,就是地方债务的偿还风险。那我们也发现,从去年开始,为了缓解地方融资平台资金紧张的问题,一些地方的城投公司就开始大笔转让城商行的股权。对于这种情况,您如何分析?

  郭田勇:因为政府还是要干很多事,比如说,其实我有个这方面的亲身经历。北京周边河北省的一个二级城市,它就是地方政府要引进一个大项目,它要招商引资,国际上或者一笔大的投资要来,它要给人家提供一些条件,配土地,或者奖励政策。它手中就没钱了。没钱以后,这个时候政府怎么办呢?土地卖不出去。划拉划拉,手中比较值钱的东西可能是城商行的股份。因为虽然政府也持有一些其他股份,比如一些企业的股份,包括平台公司的股份,这些可能从市场交易行为来看,大家可能更不认你这些股份。城商行的股份一方面它未来有上市预期,另外一方面现在银行股整体来讲,盈利水平还是比较高的,所以在市场中,从交易对手方来看,可能也就是城商行的股份认可度比较高。那么这样的话,它恐怕也只能做这种,可能也是一种不得不选择的下策吧。

  主持人:其实我们也看到,对于现在这个时机来讲,也有一部分投资人选择这个时候出手接盘地方银行的股权,他可能觉得现在可以借机获得银行牌照。您认为这种想法能够实现吗?

  郭田勇:有的时候,我们不一定要简单的来讲,比如说我买进来以后,我现在花3块钱买了,说能不能价格本身涨一点,明天能不能花5块钱向外卖一下,做一种投机性的交易。但是我们觉得,这个应该这么看,对于民间资本或者社会资本进入银行业来讲,在这个当口上出现了一个比较好的时间窗口,一个进入渠道。

  主持人:所以您觉得这样一个想法有它的可操作性?

  郭田勇:有可操作性。我们只是希望,未来从监管层面能够给出一些明确的政策。比如说,地方政府的股份一旦卖了的话,未来我们希望它就对城商行公司治理、干部任命就不要再进行干预了。因为现在有些情况是这样,我们到地方一看,有些地方政府它可能在银行并没有持有多少股份,它只是一个小的股东,但是银行的行领导,董事长、行长要由地方政府的党委来进行任命。这样的话,民间资本可能会对这个问题有一定看法。因为按照现代公司治理原则,如果说你国有股份在里面是大股东,是控股股东,当然是可以由政府层面来任命,来参与它的公司治理。如果说你卖都卖了,你都退出去了,或者说占的股份非常少了,社会资本、民间资本在里面占大股东,我们希望监管机构应该考虑,能不能把独立经营管理的权力交还给新进入的一些资本。

  主持人:对于这次集中挂牌转让股权,还有一种说法是各家地方商业银行在清理股权,为上市做准备。截至7月底,已经有15家在证监会排队。有券商就跟我们说,他预计今年内都不会有地方银行上市。对于这种判断您是一种什么样的观点?

  郭田勇:如果从理论上来讲,今年年内应该是有城商行上市的。但是,为什么说不会呢,是因为股票市场现在二级市场情况不是太好,各方都在讨论救市。银行股,虽然说地方银行在银行中算是中小银行,但是它跟一般的工业企业、上市公司相比,它又是个比较大的企业。因为它的市值是非常大的,招的股份也是非常多的。所以说,你看在二级市场相对疲弱的情况下,监管层即便开闸上市的话,恐怕也会选一些创业板、中小板的小企业,银行股随便上一个可能就是比较大的企业。所以说,如果说今年年内不会有城商行上市,我认为主要还是由于监管机构从二级市场角度考虑比较谨慎的一种行为吧。

  可以看出,地方银行密集转让股权,背后是对银行不良贷款增加的担忧。但若处理得当,股权转让或许就是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的好机会。

版面编辑:冯仁可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朝鲜核试验 北京市委书记 地方债务 朱明国 德国商务签证 查获千余吨洋垃圾 prl e租宝 奥凯航空 十八届五中全会 澳大利亚选举 上海人口 英镑兑美元 交易商协会 郭瑞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