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大病救助寻路

记者 王丹阳 2012年09月03日 09:31 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基本医疗保险难抵大病风险,大病保障模式待探索

  大病来袭带来命运大考,抵御大病刻不容缓

  现在我最大的问题就是肾源的费用负担比较大,因为现在一个肾源的话都得二十六七万

  基本医保保障不足,新农合参保者面临更多难题。

  之前是说65%,但是根据他们报销的情况,也就能报30%这样,因为它要扣除一些营养费 ,营养药之类的,贵的药有些也不报。

  欢迎收看《财经大广角》,大病救助寻路。

  主持人:大家好,我是周勇,欢迎收看本期《财经大广角》。生了大病,对每一个患者和他的家庭来说,都是一个沉重甚至是看不到尽头的负担。现行医疗保障体系,一直是以基本医疗保险,也就是保小病为主的模式。大病就成了保障力度最弱、资金缺口最大、覆盖面最窄的保障领域。北京一个28岁的小伙子王勃,在还差几天就要硕士毕业的时候,被医院诊断得了慢性肾功能不全。新的人生眼看着即将开始,却已经变得寸步难行。

  28岁的王勃租住在左家庄一套简陋的二居室内。去年刚从北大法学院硕士毕业的他,现在每月要从工资中拿出1900元供房租,剩下的工资也就1000元。本来能够勉强维持生计,但在去年7月毕业之际,他被查出患有慢性肾功能不全,也就是俗称的尿毒症。

  大病患者王勃:毕业的时候,有一天下午突然浑身发凉咳嗽,感冒了。就去校医院输液,输了三天多,越输越厉害,就不见好。医生说转院吧,转到北三院,检查之后发现自己就得了,然后插上管就开始透析了。第二天上午是毕业典礼,毕业典礼完了后,11点多就去校医院输液去。

  王勃怎么也没想到,这突如其来的浑身发凉,预示着他再也无法像常人那样生活。之后,他每周要进行三次透析,每月需要12000元的透析费。

  大病患者王勃:刚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个病那么费钱。同学们一开始也征求我意见想给我捐些钱,我那时候还死活强烈地反对,真不需要,因为那段时间还是可以走学校的公费医疗的,最后自己花不了多少钱,但是我同学可能好多人也知道这个病,他们在学校里组织了捐款,给我捐了一部分钱。

  随着毕业的来临,王勃只享受了一个月的公费医疗。离开学校之后,所有费用就得自付。过了几个月,他终于入职一家律师事务所,这才上了职工医疗保险。

  按照北京市的规定,每年大额门诊最高支付限额为两万元,而他一个月的透析费就一万多。一年来,王勃几乎全靠着同学的捐赠维持医疗费。

  大病患者王勃:现在我最大的问题就是肾源的费用负担比较大,一个肾源都得二十六七万,我自己没这部分钱,如果要做手术的话必须借钱,或其他基金会的帮助。

  像王勃这样的大病患者还有很多。国际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的一份研究显示,以2011年为例,1.73亿中国人因为大病而陷入困境。在“未富先老”的阴影下,中国人慢性病、重病发病率连连走高,大病风险已非单个家庭所能抵御。错位之处在于,绝大多数大病患者已经被纳入到基本医疗保险体系之中,但这一体系对于大病开支的分担十分有限。

  目前针对城镇职工、城镇居民和农村人口设计的三套不同方案组成的基本医疗保险,目前已覆盖全国95%的人口。但这三套方案都设置了支出封顶线,而且整个设计并不均衡。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卫生政策与管理系副教授 刘继同:我们国家现实的状况是多个标准一个体系,我提出的一个理论,我们未来的改革方向。多个标准,城镇职工、城镇居民和新农合这三个医疗保险体系,就是三个标准,筹资标准、报销标准,哪些病种纳入到报销里都是不同的。你筹资标准越高,能报销的就越多。

  新的保障政策正在酝酿中,这让王勃这样的尿毒症患者看到些许曙光。今年4月18日的国务院下发通知。2012年在全国范围一次性将8大类大病纳入大病保障,尿毒症就在其中。

  主持人:4月份国务院下发的《通知》目的是丰富中国医疗保障网络的层次。除了增加大病补偿试点病种,方案还着力提高基本保险的封顶线,加大大病保险层级。一套多元化的大病保障方案,第一次完整地呈现出来。然而,通向“大病有所医”的道路,远比想象中要来得艰辛。在中国多层次的医保体系中,农村居民的大病问题是最脆弱的一环。即便有新农合,他们依然面临着封顶线低,异地就诊、实际报销比例低等多重障碍。

  牛欣怡,河南周口市淮阳县人。这个年仅三岁、活泼机灵的女孩,因患上视网膜母细胞瘤,一只眼睛已经被摘除,装上了义眼。如果不是去年3月这场突如其来的疾病,她的父母应该还在郑州做烤鸭生意,这个女孩也应该由老家的外婆照看着。今年年初,癌细胞扩散到胸椎管,疼得这女孩甚至无法站立。

  患儿牛欣怡父亲:去年5月份没有(新)农合,今年熬成胸椎管,第二次农合的时候我们才缴上去,正好赶上做她这个胸椎管。动了后她的眼睛特别肿,好眼也肿了,义眼根本装不上。后来我特别怕,后来直接医院里直接来北京了。

  像牛欣怡这样的农村居民,患病是由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来保障。如果牛欣怡在当地治疗,每月的医疗费可以按新农合70%的标准报销,但如果在异地治病,情况就复杂了。

  由于新农合目前的统筹层次仅停留在县市一级,而中国很多家庭的大病都是“异地治疗”。异地就诊不仅需要预先垫付医疗费,报销比例也会调低。尤其是新农合,异地就诊报销比例普遍不超过30%。而且,还要本人带着医疗单回到参保地,才可以报销。

  患儿牛欣怡母亲:之前是说65%,但是根据他们报销的情况也就只能够报30%,因为要扣除点营养药,营养药之类的,贵的药有些也不报。

  8月30日,发改委等六部门正式公布《关于开展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大病保险保障实际支付比例不低于50%。这一新要求,有望缓解大病报销比例低的状况。不过,除了报销比例低,医保报销还存在各地报销比例参差不齐的问题。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卫生政策与管理系副教授 刘继同:我们国家医疗保险报是全国的,统一的,省一级,统筹基金还没有达到省一级统筹。比如河南省,只统筹在市一级,比方郑州市,驻马店市,这个钱只能在驻马店市范围内。都没达到省一级,就没有全省统一的范围,驻马店的报销标准跟郑州的就会不一样。一个省之内的话,地区之间也有差别,所以我们现在制度性不平等体现在方方面面。

  那么新农合异地就诊报销难的困境,能否通过医疗保险的转移来解决呢?实际情况非常复杂。由于新农合仍然是现收现付、终身缴费。非就业人群的医疗保险,受户籍限制,无法“转移”;而就业人群的医疗保险,受缴费年限限制,无法“接续”。

  2012年6月底发布的《社会保障“十二五”规划纲要》,要求“落实”医疗保险关系转移接续办法,但要真正实现这一点,还有待户籍等制度层面的突破与改革。

  民间救助,资金受限难以全覆盖。

  每年在大病方面动用的社会慈善资金也很少的。

  保险联动,商业保险为社会保险接力

  如果能够通过更合理的办法,特别是通过商业性或社会性的大病保险的办法来分担风险的话,效果肯定会更好。

  主持人:来自民间组织的救助,或许给大病儿童的贫困家庭带来一线希望。在北京,有不少民间非盈利组织,在基本医疗保险和医疗救助都无法承担巨额开支的时候,社会慈善救助就是他们最后的一根稻草,也是对大病保障的最后一道防线。

  志愿者张静怡来自一个专门为贫困地区大病儿童奔走的民间志愿者团队“陌妈联盟”。在她的帮助,很多农村大病患儿被安排住在北京一处专为农村来京治病患儿准备的集体宿舍内。

  志愿者张静怡:可是你要想想,有的孩子,他要在治疗期间的时候,如果为了报销而把孩子抱回去往往有可能出现生命的危险。

  这个名叫“爱之家”的地方是志愿者为来京就医的大病儿童家庭安排的免费旅馆。在城乡结合部的大兴旧宫,这座两层楼高,随时面临拆迁的阴暗逼仄的危房,有着十来个房间,最多时安置过四十多人,他们都是像牛欣怡一样的家庭。

  来自河南的李舒畅,误食了爷爷的哮喘药便昏迷不醒,得了中毒性脑病后遗症。这种病在老家非常罕见,无法确诊,也无法报销。李舒畅从当地申请到3000元大病救助款,母亲只身带着她和妹妹来京,目前看病已经花了15万。

  “爱之家”志愿者焦立漫:他们不是在大街上乞讨吗,然后发现了这个孩子。经过志愿者核实,确实是情况真实不是利用孩子谋财,联系的我们。所以现在我们就依托基金会,我们给他申请了天使妈妈的帐号。不是那种愈后一下子通过手术就能治好的这种,所以不给直接拨及资助款,所以需要给一个公用的账号。

  2011年,民间救助机构“天使妈妈”开通了全国第一条救助热线9958,拼音为“救救我吧”,仅10个多月,就有两万个电话打进来。对每一个通过了遴选的贫困家庭,天使妈妈会先拨最高上限为三万元的紧急救助款,再帮其开一个公募账户,这其中会求证核实救助对象的治病预计用款,再向社会公示。由于资金有限,很多久病不愈的患者不能获得救助。

  “天使妈妈”负责人 邱莉莉:每年在大病方面动用的社会慈善资金也很少,我们每年有几百亿了吧,就在民政部统计的社会资金中。这几百亿中做大病救助的不多,像我们这种模式做个案救助的更少。因为我们所有的政府体制的救助模式几乎对个案没有求助能力,也就是说没有一个患儿家长看哪个部门能领能管,几乎没有希望。

  在天使妈妈办公室的墙壁上贴着一块随时更新的受助儿童信息表。依据病情,每个儿童都有一个初步的预算案。与志愿者接头以后,志愿者会帮助建立并随时更新帐户,每笔钱到账后都会在网上看到及时公示,以免过度救助。邱莉莉说,每年只有极少的患儿有幸被媒体报道,款项能一步到位。大多数患儿家庭须经历东拼西凑,有时,这个过程非常漫长。

  主持人:前不久,在湖北鹤峰县,一个名叫“乡村儿童大病医保”计划启动,它的主要措施就是为当地儿童每人买一份商业保险。虽然这个项目仅限于儿童,没有覆盖到其他大病人群,但是将商业保险嵌入到儿童大病保障,似乎开了个星火燎原的好头,可以为今后的医保体系改革探路。

  “乡村儿童大病医保”计划,由“免费午餐”发起人邓飞等公益人士联合发起。它计划通过公募基金让鹤峰县两万多个孩子,不用出一分钱就能得到一份保费75块钱、最高保额为20万的商业大病保险。

  “乡村儿童大病医保”计划发起人 邓飞:它本来就是要配合支持咱们新农合的这么一个体系,我们本来的目标就是,一个孩子在自己的家庭和新农合都保不住的时候,再多一股我们这股力量,实际上是三股力量的合力来保护这个孩子。最后我们的力量都用完了,20万用完了,还是救不了这个孩子,我们再向社会的,找天使妈妈、西部儿童这样的社会救援团队,进行最后一次的社会募集,那总共就四道力量来保护每个孩子。家庭、政府新农合、商业保险、再加上社会救援力量,四股力量一同来保护中国乡村的儿童。

  邓飞介绍,在鹤峰县,医院、当地社保部门和商业保险公司三者之间有联网机制,一旦大病儿童的新农合报销达到了封顶线的7万,并且自付部分超过5000元,商业保险的自动阀门就会被触动。自付医疗费用低于10万元的,报销比例为90%,在10万至20万之间的,报销比例为100%。

  “乡村儿童大病医保”计划发起人邓飞:他们的工作属性就决定了他们是互相牵制的。医院,作为保险公司的定点医院,就必须接受保险公司的监督。保险公司为了避免医院过度治疗,过度占用它的资金,它一定要监督医院。家长因为买了保险公司的产品,必须要尽职尽责帮我赔付。

  7月18日,“中国乡村儿童大病医保公益基金”启动仪式在北京举行。让邓飞的团队欣喜的是,第二天,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在国务院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一次全体会议上,首次提出了要把基本医保与商业保险结合起来,相互衔接、功能互补,并支持商业保险机构承办商业保险。

  新的政策正在推动大病救助体系的完善。2012年4月18日正式下发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2年主要工作安排的通知》提出,要为民众建立第二层保障:积极探索利用基本医保基金购买商业大病保险或建立补充保险。卫生部农村卫生司司长杨青曾介绍,目前一些地区已有试点,比如在西藏,每个账户人均拿出了10元钱买重大疾病的商业保险。

  北大光华卫生经济与管理研究院教授 刘国恩:我认为如果我们能把这些社会救助基金也好,个人捐赠的款也好,政府救济穷人款也好,如果通过更合理的办法,特别通过商业性的、或者社会性的大病保险的办法来分担风险,效果肯定要好很多,也不至于让这些特殊人群、社会团体包括政府在一个突发事件的时候承担那么大的财政上的压力。我个人以为应该往这个方向发展。

  主持人:大病医保从某种角度来讲是特定历史阶段的产物,因为我们原有的分散的多元化的医疗体系正在向一体化全民性的基本医疗制度转型。在过渡当中的一些大病导致费用比较高,病人难以承受。在这种情况下,公共资金究竟投向哪一类群体,其他的保障机制如何建设,归根到底是个社会认同问题。这一难题,不妨通过公众的共同参与来寻找答案。感谢收看本期《财经大广角》,再见。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节目表
  • 周一
  • 周二
  • 周三
  • 周四
  • 周五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十八届五中全会报告全文 李学勇 王立科 奥马巴 中国高铁版图 叙利亚 a股熔断机制 长沙街头砍杀事件 失独者 孙立平 穆斯林 e租宝 中信证券 失独父母 无犯罪记录证明怎么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