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如何化解经济下行风险

实时报道 2012年09月14日 17:14

防通胀让位于稳增长,货币政策放松在即

  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8月宏观数据显示,中国经济仍处于下行期间。此前大家预期的三季度触底反弹并没有出现。对于下行风险进一步加剧的可能,一些经济学家建议,调结构的同时也要注意稳投资。新版刺激计划或许不可避免。

  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一系列宏观数据显示,8月份中国工业产出和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继续下滑。8月,同期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幅较上月回落0.3个百分点;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也同比下降3.5%,创下34个月以来的新低。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迹象进一步显现。而8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没有延续年中以来的下降趋势,出现了小幅反弹。这让当前的经济问题变得更为复杂。

  8月宏观数据公布前后,一些宏观经济学家不约而同的调低了中国2012年GDP增速。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瑞银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汪涛都把这一数据调到了7.5%左右。面对这一形势,市场上放松货币的呼声一再升高。而国家发改委近期批复的基建项目正在变多。新一轮经济刺激可能已经开始。

  8月份中国宏观经济数据并没有预想中的那么乐观。增长减速和通胀反弹会如何影响中国经济接下来的走势。在“稳增长”的前提下,什么样的经济政策能够加速中国经济重返持续增长之路,今天我们请到瑞穗证券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为大家做点评。

  主持人:

  我们先从早前公布的8月官方和汇丰PMI数据谈起。两个数据双双走低,官方PMI更是环比下跌了0.9个百分点,特别是新订单指标下滑明显。那么在您看来,中国的生产需求是否有触底企稳的希望?

  沈建光:现在还看不到。因为PMI是九个月以来第一次跌破50,就显示的制造业事实上在萎缩。不光从订单,各个指标来看,现在都是处在50以内,说明经济下滑的趋势,还在继续。

  主持人:

  那我们再来看一个数据。8月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同比下降3.5%,创34个月新低。PPI降幅超预期。就你了解,目前企业的生产经营情况是否出现了疲软的情况?

  沈建光:

  现在是不光出现疲软,现在存货增加,产成品的存货,很多原材料,我们看到铁矿石啊,堆积如山。现在这个需求非常弱。那么,这个其实跟投资的放缓有关。很多重工业产品都是用在投资上,现在基本上销量都在下滑。所以,从这个也可以印证PMI的一些指标。就是说,现在的经济,这一轮主要是外需冲击以及包括国内投资的下降,双重打击。

  主持人:

  国家统计局前几天也公布了这样一个数据,就是8月工业产出和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继续出现小幅下滑。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认为,经济下行的趋势还没有结束?

  沈建光:

  确实是这样,而且我们从工业生产来看,已经跌破9%了。这就预示着整个7月份、8月份的数据都要比二季度差,同比增长都要下降。这个说明什么?就说明经济现在还是在往走低的方向在走的,没有看到回升的迹象。

  主持人:

  我们今天数据特别多,再来看另一组,是统计局同期发布的8月CPI。2%的增幅较上月略有反弹,是近几个月第一次逆转方向。你认为是所谓“猪周期”推动了CPI的反弹,还是主要由于美国的旱灾导致?

  沈建光:

  这两个因素都有一点。主要是粮食价格。这次主要是食品推动的。但是,这个我认为不能持久。因为刚才你也提到了,生产者PPI这个价格已经创下30多个月新低,就说明企业的制成品出去的价格都在负增长,是在一个通缩的环境下。在这种情况下,它最后会传导到非食品价格,还是继续走低。所以,我觉得暂时的通胀,反弹一下并不代表今后的趋势就是往上或者压力很大。

  主持人:

  这会对我们的货币政策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沈建光:

  防通胀当然本来也是货币政策的一个重心,现在我觉得,我们本来的目标今年是4%,现在是2%。你如果现在就去担心通胀,但是经济在下滑,这里边的关系,我觉得还是要放在稳增长上面。控制通胀预期,现在我认为已经变成第二位的了。这样来看,货币政策,已经降了两次息了,包括6月份、7月份,而且下浮的幅度是非常大的,额外的20%,现在可以下浮30%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要促进流动性,使银行业流动性过紧的局面得到改变。而且,外汇占款这一块现在在下降,那么这就需要准备金的下调,来帮助问题的缓解,而不光依靠逆回购,这些公开市场操作工具。我觉得这两个工具都要用。

  主持人:

  在你看来,年内还有没有降准和降息的可能?

  沈建光:

  我觉得年内降准的可能性非常大,降息就不好说了。而且,降息我觉得现在必要性下降了。所以我觉得,这一块现在关键是投资。我们看到,上星期发改委审批了很多基础建设项目。但是,这个投资政策的改变是需要货币政策配合的。没有它的配合,那你很多投资批了之后,你也拿不到钱去进行,去开展这些新增的投资项目。

  主持人:

  您刚才也提到说,发改委最近集中审批了一些政府投资项目。其实这样一个举措,被外界解读为再次刺激经济。我们知道你在这方面一直是积极派,认为稳增长和调结构可以并行不悖,而且是最适合解决中国经济困局的方式。

  沈建光:

  我说的刺激的必要性,不是说又把GDP推到8、9以上,而是现在往7、6走的时候,你要防止它硬着陆的出现。那么在防止硬着陆过程当中,政策可以更好的调结构。我觉得现在的政策,比如说,对消费信贷的支持,对物流、服务业的扶持,包括减税对中小企业的扶持,这些我觉得又是刺激经济的措施,又是调结构的措施。其实是并行不悖的。包括甚至投资上面,你对中长期必须的基础建设加大一些投入,这样的话中西部地区,我们知道产业在西移,一些基础建设投入今后可能会对提高劳动生产力是有益的。那么这个其实也是又刺激经济,又帮助调结构,使中西部的城市化、工业化进程加快。所以,我觉得这里边关键还在于怎么做的问题。

  主持人:

  那我们就想说,08年的时候我们做到稳增长和调结构并行不悖了吗?

  沈建光:

  当时的最后结果不是稳增长了,是经济又冲到10%了。这有一点刺激过头。那么,调结构方面,我觉得当时也没有很多设计,经过很长时间考虑。比如,有一个我们这次绝对不能走回头路,就是刺激房地产。当时是没有任何限购的,所有的购买、鼓励,使房地产一下子价格又出现了猛涨。还是要注意这方面的影响。对投资方面,我觉得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当时的投资主要靠银行贷款。大量的地方融资平台上去,这里边的风险转移就是让银行那边去承担。我觉得,这次,就这一点,不能再把银行作为一个准财政的机构,而是真的要搞财政刺激,就是用财政政策。甚至包括发行特别的转结构国债。在保障房方面,在有些重大的基础项目方面,其实就是用国债去讨论。这样的话总量可以控制,你说一万亿就会一万亿。

  主持人:

  假如说我们用两句话,来做一个判断,四季度中国经济是否可能见底回暖?

  沈建光:

  我觉得四季度可能是寻底过程,回暖现在还看不到。因为政策面的转变,就是从比较紧的到宽松的政策,还没有出现。

  主持人:

  好的谢谢沈先生。

  今天中国一边面对的是欧债危机和全球经济放缓的外部风险。另一边还有国内高企的房价、地方债务风险以及疲弱的实体经济等内部诱因。如何在调结构的同时稳增长,成了中国软着陆保卫战中,必须重视的一项艰巨任务。

  

责任编辑:周勇 王嘉鹏 | 版面编辑:邱祺璞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两弹一星 粤传媒 全国人大常委会 票据法 法国国旗 嘉能可 中央委员 三个有利于 祁斌 国九条 十八届五中全会 作家陈映真去世 极右翼 南华早报 曾荫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