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放记录

文化产业园区泡沫

财经大广角 2012年09月24日 09:22 财新记者 王丹阳

文化产业园遍地开花 繁荣表象下有隐忧

  中国动漫游戏城揭牌三年,迟迟迈不开动工脚步。

  我觉得至少从表面上看,它的定位是不准的。定位没有实施下去

  通惠河边酒吧一条街,为何沉睡在铁丝网中?

  现在不用铁皮了。都是用的这个知道吗。那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开呢。那还不知道,现在招商着。

  欢迎收看《财经大广角》,《文化产业园区泡沫》。

  主持人:欢迎收看《财经大广角》。自2009年国务院发布《文化产业振兴规划》以来,文化产业园区可以说是在全国各地呈燎原之势。有学者概算,北京、上海、广州等十个大城市,这四五年间已经兴建了三百多个文化园,全国范围内已经超过2500家。这其中,有的文化园区像北京的798、上海的田子坊等在当地已经很有影响,但也有一些文化园区或者名不符实,或者开工缓慢,或者门庭冷落。

  这里是北京曾经的旧工业基地石景山区。在首钢涉钢部分迁离后,原有厂区的重新定位便提上议程。早在2005年,石景山区就将文化创意产业作为主要替代方向。2009年10月,中国动漫游戏城落户首钢二通厂,首钢二通实验区同时成立。

  按照建设方之一中国动漫集团的规划,120万平方米的体量从物理空间上将划分不同的生态功能区。如果开工顺利,工期预计为三年。然而,沉寂近两年,直到去年6月,这个号称全国最大动漫产业基地才传来破土动工的消息。

  现场作业者:它现在这里边要用电了,用电改造一下。(大概什么时候造得好)。都不知道,还得三四天吧。(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工作的)。今天。(今天刚开始?)。嗯。(动漫城在哪里你知道吗)。动漫城都不知道。

  7月的酷暑中,厂区内只有稀稀疏疏的小规模动工,工人都表示并不知动漫游戏城。只有小路上一排旗帜,提示着这里曾在去年十一期间举办过“第十二届世界漫画大会”。

  附近居民:就是一些动漫的周边什么的,跟动漫有关系的一些公仔啊,或者说游戏介绍,cosplay什么的表演。那个以后就荒着呢,就没怎么动。就是外边这些装饰是外加的,厂房没怎么变动。

  在当时的描述中,一些老设备、老式蒸汽火车头、用吊车搭建的摇滚舞台和30米高行车上倾泻的人工瀑布聚拢在一起,钢铁城在卸下工业包袱后首次以狂欢节形式高调亮相。如今,只有被丢弃一边的红地毯,仿佛倾诉着去年曾经的盛况。

  在北京互象动画公司创始人皮三看来,2009年动漫产业园在首钢二通厂揭牌的一刻就预示了这样的结果。

  北京互象动画公司创始人皮三:领导讲话,再cosplay,莫名其妙的东西,完全拧不到一块的。我觉得就是实在没东西可弄的,他们想跟动漫发生点关系。当时是个很虚的,我记得没有说具体,就说以后再说。

  主持人:在园区管理方中关村石景山园管委会的网站上,记者看到了中国动漫游戏城的终极规划。规划中,要成立一个商、学、研全领域贯穿,产、供、销全链条打通,住、游、乐全方位融合的国家级动漫产业基地。其中,园内教育区设计容纳10000名学生和1000名科教人员。

  石景山区招商引资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周西松:目前在里边办公的企业还没有,因为它整个开发还没有完成。当然我们现在的载体分两个部分,一部分新建,新建的话我们要盖怎么样的,改造的部分,因为原来的是按照厂房的标准,那么要符合现代厂房标准的话我们要进行大体量的改造。它的复杂程度不低于一个新建的载体,所以都需要时间。

  中国动漫集团新闻发言人胡月明告诉记者,中国动漫游戏城实际上是由中国动漫集团、首钢、石景山区和丰台区四方联合开发。首钢二通厂位于丰台界内,而建设单位首钢总公司注册地在石景山。胡月明说,前期企业搬迁等协调过程,影响了开发进度。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动漫研究中心主任邓丽丽曾经参加中国动漫游戏城的推进会议。据她透露,定位不明晰也是项目动不了工的原因之一。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动漫研究中心主任 邓丽丽:我觉得至少从表面上看,它的定位是不准的。定位没有实施下去,如果你没有一个好的概念定位,那你就没法往下走。比如某个领导说这个地方该做一个生活区,某领导说这地方要做一个娱乐区,每个人不同的想法,或者落实不下去,肯定没法开工建设。

  主持人:在厂区里边,记者可以看到几栋稀稀拉拉的小洋楼正在建设中,它们的外墙已粉刷完毕,并按上餐厅、或咖啡厅的烫金大字,但是整个厂区周边商业气氛冷落,几乎没有商店和饭店。邓丽丽告诉记者,由于动漫产业的灵活性和创意性,配套设施是至关重要的一环。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动漫研究中心主任 邓丽丽:

  到那个地方的交通可能不方便或者吃住不方便,就可能不愿去。在外地有这种情况,包括在北京有人听说企业一搬到石景山有的人就辞职了。有没有配套设施,比如吃饭、咖啡厅,酒吧,因为做文化的人不一定天天坐在那里画,一定是需要一个松散的休闲的空间的。

  互象动画公司在798艺术区安家落户。几年来,公司创始人皮三多次接到南方一些园区的邀请电话,减免税、获奖补贴、批地等扶持政策应有尽有。他向记者表示,自己并不青睐动漫产业园这类聚集区,将来也不会迁址到中国动漫游戏城。

  北京互象动画公司创始人皮三:很好的一个想法,但是我觉得也存在同样的问题。虽然在北京,但是要把东城的人的生活习惯搬到西边去,也是一个麻烦事。我周边很多朋友都已经在石景山动漫产业园,但是到底有没有对它起到作用,我觉得还是要靠企业自身的活力,如果它要是自动汇聚起来效果是最好的。

  主持人:文化产业园的开发往往和地方政府打造文化品牌的意志捆绑在一起。无论是从经济转型角度也罢,从文化产业本身的快速发展也罢,贯彻实施的必要条件是资金。问题就在于,有的文化产业园由于地方政府操之过急,定位不准,规划也只能停留在纸上。有的是建成了,但久久开不了业,钱打了水漂,覆水难收。

  在北京西大望路通惠河以南,有一条仿欧陆风的别墅街,叫做通惠小镇。附近的一位房屋中介告诉记者,这片别墅区占地6000平方米,计划打造成继三里屯酒吧街、后海酒吧街之后,北京的第三个酒吧时尚地标。去年6月,通惠小镇正式完成外墙彩绘和路面铺设的收尾工作,但一年多了,却没有开张营业的迹象,每栋别墅,也基本是未经装修的毛坯房。

  北京朝阳区南磨房乡政府工作人员:这么长时间没开业肯定是有原因的,一个企业有自己的运营成本,肯定也有谈价钱的问题,因为早就建成了。

  现在,通惠小镇酒吧街被一圈铁丝网包围起来。从铁丝网往里看,这条绵延几百米,有着典型的欧洲山地民居格局的别墅区,在周围热闹的CBD商务圈中,显得十分沉寂。

  通惠小镇保安:(铁丝网为什么要拦起来呢)。那就是不让过。我过来也是几个月了,过来也是没有这铁丝网的,是围着铁皮。现在不用铁皮了,都是用的这个知道吗。(那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开呢)。那还不知道,现在招商着。

  主持人:房产代理经纪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通惠小镇从去年年初开始招租,但因为酒吧一条街的门槛限制,让很多做中餐的商家难以入驻。再加上每天每平方米12元到15元的高昂租金,让许多前来咨询的商家望而却步。

  睿达联行房产经纪公司 周先生:面积太大,价格太高。(什么时候开始招商的)。早了去年年初就开始了,但是一直都没有。(那时候咨询的商家多吗)。还可以,因为它靠近通惠河,路过的看见了就会问一下。

  其实,通惠小镇并不是独立的休闲地产,它是通惠国际传媒广场的配套设施。沿着通惠小镇酒吧街到尽头,下班时分,白领纷纷从一栋U字型的办公楼里走出来。这里就是通惠国际传媒广场。2009年,南磨房乡政府斥资四亿元兴建了这个商务办公与商业、休闲于一体的综合地产项目。记者从贴在大门外的告示栏看到,上边列出了十家入驻企业的名字。其中两家是电视和影视制作公司,除此之外是四家电子科技公司,再就是商贸公司和电梯销售公司。

  文化产业园遍地开花,巨额投资难阻写字楼化。

  没有对外租一直空着。也在招商,陆续招商,因为当时我们条件不完善。

  文化产业将成支柱产业,如何做实文化产业园。

  有些叫文化产业园区但实际上不是文化,文化的内涵只是一个装饰。

  欢迎继续收看《财经大广角》,《文化产业园区泡沫》

  主持人:相对于遍布全国的文化产业热,北京文化产业园区的数量并不算多。有专家指出,全国范围内,真正称得上“文化产业集聚区”的园区不到5%。文化产业园区的实质还不仅仅在于企业在一个物理区域的集聚,更在于集聚产生的化学反应。这才是文化产业园区的价值所在。

  在通惠国际传媒广场的U型园区内,记者没有看到文化产业的痕迹。从表面上看,这里更像一栋纯商务楼。

  企业员工:因为当时我们来这边的时候也有问过是不是这一类行业的,因为我们做礼品的,跟广告也有牵涉,所以才租下这边的。

  该传媒广场的开发商是南磨房乡政府下属的东方盛泽商贸集团。该集团的宣传专员李薇告诉记者,园区对面的一栋大楼,原本也属于通惠国际传媒广场一部分,一直空置着。直到去年11月,才有一家国家级广告产业示范区入驻,并挂上了“北京国家广告产业园”的牌子。

  北京东方盛泽商贸集团 宣传专员 李薇:

  没有对外租一直空着(那个时候在招商吗)也在招商,陆续招商,因为当时我们条件不完善,因为当时总经理的意思是说与其在周边环境条件都不完善的情况下租,不如就等等。因为当时这边有18户居民,路很窄,周边环境肯定和现在没法比,包括那河上有一个跨河的桥,也都是我们企业花钱兴建的。

  如今,通惠国际传媒广场已经并入北京国家广告产业园。据通惠国际传媒广场招商部介绍,今后的企业入驻标准将严格划定为广告传媒类。此前媒体报道,总投资50亿元的北京国家广告产业园区总面积为42.8平方公里,是北京广告企业总部的聚集区。

  主持人:地方政府对国家广告产业园寄予厚望,希望到“十二五”末,园区生产值能够超500亿元。为了实现目标,吸引到更多的企业,地方政府还制定了专门的政策。比如,对新注册并迁入产业园区的广告企业,给予一次性资金奖励。如果注册资本在两千万元以上的,奖励200万元。如果企业还上市了,给予400万元的资金补助。

  然而,大楼的保安告诉记者,入驻的企业目前仅有一家。

  北京国家广告产业园保安:(现在有企业入驻吗)现在有,这栋是淘宝。(全部都是淘宝吗)。三至七层吧。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创意产业学院执行院长魏鹏举认为,在政府投资开发文化创意产业园之时,成败关键并非是诱惑性的优惠扶持,而是园区本身的文化创意产业链是否完备。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创意产业学院执行院长 魏鹏举:还有一种现象就是政府主导,很明确我这个地方要建成一个新的地块。但是它的问题其实不在这种方式,而在于能不能吸引到,让这个空间成为优质的文化创意企业的一个发展的空间,另外一方面成为优质的文化创意或创意类企业孵化的空间。

  随着2009年《文化产业振兴规划》的发布,文化产业逐步被确立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各地政府开始大量建园,再去进行招商。魏鹏举认为,这其中缺少对文化产业和文化内涵的认识和规划,再加上中国优质的文化企业原本就少,往往到后来园建成了,但是没有足够的好的文化企业入驻,为了满租和回笼资金,就不得不放宽入驻标准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创意产业学院执行院长 魏鹏举:有一些园区其实名不副实,叫园区,但可能只是一个企业。或者说叫园区,它只是一个规模并不大的写字楼。另外一方面有些叫文化产业园区但实际上不是文化,文化的内涵只是一个装饰,更多的做商业地产。

  主持人:像通惠国际传媒广场这样,取名为国际传媒广场,实质入驻的企业却五花八门,最后就等同于一个商业写字楼,这种现象在北京绝非孤例。而在全国各地,还有打着文化旗号,实则做旅游地产的文化主题公园。这样的项目往往耗资巨大,一旦做烂了,会造成大量的财政浪费。

  今年5月,有媒体爆出,地处武汉江夏区的的谭鑫培文化园因为演出成本高昂而一直处于“有园无戏”的状态。文化园计划总投资6.6亿元,其中被称作“全国最大古戏楼”的谭鑫培戏楼耗资5000万元。

  武汉市江夏区宣传部工作人员:过去因为是我们建设方在负责谭鑫培戏楼,建设起来后区里有个想法就是把它移交到文化局,因为演出都是跟文化艺术相关的,但是目前进展到什么情况我没有具体跟踪。整个的戏楼纯粹的公益看来是不可能了,市场化运作肯定有一部分的。

  无独有偶,就在相隔300公里外的宜昌宜都市,一个名叫“中国三峡.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园”的项目历经五年工期,最终化为泡影。按照最初规划,这个非博园将会建起清江文化生态长廊、全国文化遗产、甚至是世界文化遗产大观园等多个项目。

  非博园发展有限公司前规划工程师 周先生:一个是本身以前的规划做得太大,第二个因为有五六年了吧,随着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个产业在山东在四川都有试点,市场的效果非常不好。那么大的投资,我们当时20亿,它不可能收回来,国家作为文化事业投资可以,作为企业搞文化产业的投资,它没有市场,所以不可能按原来的计划几十亿。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创意产业学院执行院长 魏鹏举:

  我们可以想象在一个地方集中非物质文化遗产,这本身从文化发展的规律上是不可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个生态化存在的东西。即使你真把它弄出来,它也是畸形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价值荡然无存。

  主持人:今年五月,文化部撤销了四家曾被授予“文化产业示范基地”的机构,其中就包括建设宜都的非博园发展有限公司。文化部文化产业司副司长吴江波则在去年底透露,全国2500家文化产业园区中,70%以上处于亏损状态,真正盈利的园区不超过10%。其实,发展文化未必要建设文化园区,也只有自发集聚形成的文化产业园区,才更有生命力。感谢收看《财经大广角》,下期再会。

责任编辑:周勇 龙周园 | 版面编辑:冯仁可

收藏 分享

相关视频

热词推荐
预警级别颜色 宝能 中央政治局 石磊 tpp 陈小鲁 肖亚庆 中央军委 丰城电厂事故 钓鱼台七号院 乌坎事件 转移支付 资本充足率 火线 乌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