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FDI下降影响几何

宏观名家谈 2012年09月27日 14:17

吴庆认为,FDI影响有限,中国宜顺势调整长期政策

  离开夏季达沃斯,我们来关注最新公布的外商对中国直接投资数据,也就是大家常说的FDI。中国作为全球资本投资热土的地位近十年来一直无人撼动,然而就在最近几个月里,这种态势发生了转向。

  商务部9月19日公布的数据显示,8月份,中国吸收外资再现负增长。8月当月实际使用外资为83.26亿美元,同比下降1.43%。2011年11月以来, FDI在10个月中有9个月出现负增长。今年前8个月实际FDI总额同比下降了3.4%。

  FDI连续下跌,对国内的经济增长,和投资者的未来预期都有不小的影响。不过,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也指出,在扣除房地产因素之后,前8个月中国服务业的FDI实际上有所增加,中部地区FDI也增长良好,而一部分欧洲国家对华投资增速也在加大。

  主持人:在数个月的连跌之后,FDI的走势依然没有逆转。这让不少人加深了对中国经济预期的担忧。这种担忧有没有理由,外资撤离的风险又该如何防范?今天我们请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吴庆,来剖析这个话题。吴庆你好。8月份FDI继续下降,这在你预计之中吗?

  吴庆:这是在我们的预料之中,这是我们预测的一部分,外资外流这种情况,最早是在去年的三季度变得比较明显。我说另外一组数字,就是香港市场上的人民币存款,去年年中的时候达到了5千亿。这是相当大的数字,而且主要是在几个月里增长的,当时有很多人乐观的预测,到年底的时候香港市场上会有上万亿的人民币存款,这是人民币国际化一个重大的进步,这是大家猜测的事情。但是,实际上香港市场上的人民币存款从来没有达到过1万亿,现在已经回到了5千多亿,6千亿都不到,这种转变就是发生在从去年的三季度开始发生的转变。还有一些迹象也表明外资对中国经济趋势的预测有所改变,特别是关于人民币汇率的走势预测有所改变,所以有一些快钱、热钱流动的方向就发生了转变。

  主持人:今年前8个月,降幅是达到了3.4%,你觉得这个数字大不大?

  吴庆:这个数字是比较温和的,我们看FDI的数字可能并不能够反映跨境资金流动的全貌,它只是反映了一点点,因为FDI有个特点,就是多数的钱会投资在具体的项目上,不是快进快出的钱,它的变化会比较慢,所以反映跨境资金流动也会反映的比较滞后。

  主持人:通常来讲FDI,规模的四分之一是投资在中国的房地产领域。现在FDI连续下跌,是否表明外资对中国的楼市信心不足?

  吴庆:中国人对我们自己的楼市信心也不太足,这取决于后续我们对楼市的调控政策,以及我们这种房地产的政策,制度设计将来怎么办?我认为,在流动性比较强的资产上,他的撤出会更加明显。房地产是一种我们认为流动性并不是特别好的投资,FDI也不是一种流动性很强的投资渠道。当跨境资金发生变化的时候,我认为这种价格的变化会首先反映在股市上,一些短期的金融资产上,在这上面会反映更快一点,比如股市。我认为股市的下跌就和跨境资金流动,恐怕反映更快。

  主持人:像去年年底以来FDI数据一直在下降,这是一种常态吗?为什么会这样?

  吴庆:在短期来看这会是一种常态,但是如果我们看得更远一点的话,这种流向还是会发生变化。

  主持人:FDI持续下降会对中国经济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吴庆:FDI的下降会对中国经济有负面的影响,但是这种负面的影响是短期的。中国现在从长期来讲,FDI并不是一个重要的事情,我们不缺资金,我们缺的是更好的体制,更好的运用我们已经有的钱,中国根本不缺钱。

  主持人:FDI的下降,会在汇率上会有所体现吗?

  吴庆:会的,FDI的减少会反映在外汇市场的供求关系上会有影响,FDI流入的减少就说明外汇市场上对人民币的需求会降低,人民币的汇率会缺少支撑。这也是我预言,今年我们可能会看到人民币贬值压力的持续存在。我相信,人民币贬值的压力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当然,最近美国采取了第三轮的量化宽松政策,我认为这对中国是有利的,首先中国的人民币汇率会跟随美元有个贬值的过程,短期来看对中国是有利的。

  第二点,美国的量化宽松政策,会连带导致中国的货币政策跟随着美国一起宽松,我认为中国现在就是需要更宽松一点的货币政策。当然,中国最需要的是在长期政策方面做一些事情,中国经济体制的改革,包括我们的垄断产业改革,有很多事需要做。

  主持人:这次FDI下降的原因有说法称国内的投资环境太恶劣所造成的,您赞同这个说法吗?

  吴庆:我不赞同这个说法,中国国内的投资环境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FDI的流向的变化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国的短期宏观经济情况的变化导致的,我们中国经济正在处于一个下行的周期。

  另一方面,长期方面也有一些变化,有些变化是市场力量推动的,比如我们的土地价格上涨。工资和土地价格的上涨,正在导致中国沿海地区的一些城市、经济带,正在失去竞争力,竞争力正在弱化,有相当多的产业正在离开中国的沿海地带,向中国的内陆转移,主要是向内陆转移,也有一些向国外转移。

  主持人:中国应该主动地去做这些调整吗?

  吴庆:其实,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对中国来说是一件好事,这是我们要的结果,我们就是想让人民富裕起来,人民富裕起来就需要他们获得报酬。工资收入在老百姓收入里占很重要的角色,在美国也是这样的。所以,工资的上升正是我们要的东西,所以我们应该顺应这种变化,至于我们那些企业家他们面对上升的工资压力,他们会有经营的困难,这正是企业家需要解决的问题,他们需要做产业的升级,他们需要提高他们流水线的技术含量,他们需要靠各种方式抵消劳动力成本上升带来竞争力的下降。

  主持人:那什么样的调整是比较合适的?

  吴庆:我们的政府应该鼓励这些调整,我们的政府应该顺应工资的上升,我们既不应该推动工资的上升,也不应该抑制工资的上升。政府需要做的还是给这些工人,由社会由政府提供一些社会保障,这种保障是工人自己做不到的,企业家个人也做不到的,必须我们政府去做的。还有就是我们以前付出的成本方面应该做一些纠正,比如说环境保护,我们在过去的经济增长里在环保上付出了过大的代价,增加了我们国内企业的全球竞争力,这是不应该有的,我们应该保护我们的环境,我们不应该拥有那种超额的竞争力。这些做法都有利于维持恢复中国的对外经济平衡,也有利于抑制人民币汇率的上升。

  主持人:谢谢。当前FDI的持续下滑,其短期影响要大于长期影响。经济减速之后的中国依然是对投资者最有吸引力的经济体之一。要突破短期内的困境,恐怕最需要的是长期的、指向明确的宏观政策。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政法委书记 杨鲁豫 查获千余吨洋垃圾 深化改革 僭越 平安众筹网 资本充足率 洛克菲勒中心 一期一会 南华早报 银监局 北京市委书记 方洪波 私募债 融创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