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以改革来释放经济增长潜力

请问 2012年10月22日 13:35 财新记者 张岚 戈扬

经济结构改革着力点在于以投资促消费、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等

  近期政府密集出台了一些措施,随着这些措施落实到位,并逐渐发挥出作用,经济有望进一步探底趋稳。尽管解了近忧,但中国经济依然还是存有长期增速放缓的远虑。增速放缓会带来什么问题?如何激发出经济的增长潜力?调结构又要在哪些领域发力呢?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郑新立。

  郑新立,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原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曾在国家计委政策研究室工作。长期从事宏观经济理论和政策研究,多次参加中央重要文件的起草工作。郑新立在投资体制改革、宏观经济调控和中长期政策制定方面有着深入研究。近年来,他多次在不同场合呼吁税改和中国经济结构改革。

  为了避免经济进一步下滑,政府加大了投资力度来稳增长。9月初,发改委集中批复了55个大型建设项目,其中包括公路、轨道交通、污水处理等项目,投资规模预计超万亿。此外,天津、广东、重庆等地也分别公布了各自高达上万亿的投资计划。一时间,新一轮刺激计划似乎来势凶猛。那么,目前中国的宏观经济形势究竟如何?

  财新记者 张岚:

  你怎么看当前的宏观经济形势,经济增速放缓对整体经济的影响到底有多大?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 郑新立:

  当前经济形势我觉得是比较严峻,可以说国民经济的运行又到了一个关键时刻。主要是由于受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我们出口增长受阻,另外去年和前年,为了抑制通胀,我们采取了适度的收紧银根的政策,那么现在两大影响,现在它反映到国民经济中间来就是增长速度不断下降。从去年开始到现在,已经连续6个季度下降,可以说已经形成了一个下降的惯性,对企业和居民来讲,形成了一个下降的预期。那么如果这个状况不尽快改变的话,那么对经济发展的前景,对明年、对后年,我们整个经济发展都是很不利的,所以现在可以说是需要采取重大措施的时候。

  财新记者 张岚:

  调整经济结构的政策应该在哪些领域发力呢?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 郑新立:

  首先就是要调整投资和消费的比例,或者说是调整需求结构。因为出口这一块,现在近期内很难有一个比较快的增长,主要是在投资和消费这个关系上,那么应当扩大消费。即使是增加投资,首先要增加那些能够改善消费环境的、有利于扩大消费的这些投资。比如说改善汽车的使用环境,修些停车场啊、修些道路,这样老百姓买车使用就更方便了,有利于扩大消费。

  2011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速呈现放缓趋势,有“末日博士”之称的美国纽约大学教授鲁比尼甚至预言,中国经济到2013年将面临硬着陆风险,也就是经济增速低于8%。类似这样唱空中国经济的观点引发热议。今年4月,郑新立在《求是》杂志撰文称:中国的快速增长至少还可以保持20年,但前提是要继续深化改革开放,创新体制机制,为经济发展不断注入新的活力。

  财新记者 张岚:

  其实在去年,当经济增长出现放缓苗头的时候,你就发表过一个观点,认为中国的经济快速成长时期远远还没有结束,您现在还是这样的一个看法吗?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 郑新立:

  是这样的。中国的快速增长期,我认为至少还可以保持20年,这就需要通过改革来释放经济增长的潜力。因为中国经济增长的潜力是巨大的,消费的潜力、资本的潜力、创新的潜力、劳动力的潜力,甚至土地的潜力都还大得很,那么这是需要改革来释放。

  财新记者 张岚:

  你提到的第一个改革就是在收入分配领域,那你是否觉得收入分配是目前制约经济增长的首要原因呢?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 郑新立:

  是这样的。现在初次分配,就是资本所得偏多,劳动所得偏少;再分配政府和企业所得偏多,居民所得偏少。你看看这个蛋糕切的块,特别是1993年税制改革以后到现在已经十几年过去了,那么政府得到的这一块比例在不断的增加,企业的这一块也不断的增加,比政府少一点,那么老百姓在这一块儿比例在下降,说明我们居民收入的增长没有随着GDP的增长,得到同步地较快地提高,这是限制居民消费能力的一个重要原因。

  财新记者 张岚:

  我们也看到从去年以来,已经连续进行了,比如说降低个税,然后在企业方面也进行了一些“营改增”的探索,像那种制度性的进步,对刺激个人消费、解决收入分配这个问题的作用,你怎么评价?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 郑新立:

  作用非常明显。比如说去年,我们提高了对小型、微型经营者的税收的起征点,由月销售额5000块钱,提高到2万块钱,那么这一下子去年11月份,一个月,就使两千多万个小型、微型的经营者,包括个体户等等,两千多万个(经营者)税赋降低了40%,而减少的税收才九个多亿,受益的面这么广。真正是鼓励了创业,鼓励了那些低收入的人,去努力通过自己诚实的经营,来增加收入。

  财新记者 张岚:

  最后想谈一下金融方面的一些改革,你也说到,金融改革也是扩大需求、需要挖潜力的一个领域。目前看来遇到的困难是来自很多方面的,那你认为改革的动力来自何方?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 郑新立:

  我们金融体制前些年经历了重大的改革,特别是推动我们国有商业银行上市、吸引外资,建立这个多元化的产业结构,对我们的国有商业银行的发展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但是改革不能就此止步,我们金融改革的任务还很艰巨。

  改革的动力我看应当还是资本增值的功能。因为通过改革之后,真正把资本变成商品了,它可以竞争了。现在竞争很不充分。不充分呢,这个资本增值的机会只留给一部分企业,别人想进也进不来。所以如果现在机会均等的话,民营资本进入了,那真的把社会的资本都搞活了。

  主持人 张媛:

  中国经济在未来20年能否继续保持8%以上的增长?郑新立的答案是肯定的,但这份乐观的前提是必须进行体制改革。在他看来,中国经济通过一系列改革,来释放消费需求的潜力,释放资本、技术创新、劳动力等要素的潜力,才是真正的出路所在。

  

责任编辑: 周勇 龙周园 |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曹永正 二胎政策 两弹一星 平安大厦 存贷比 票据法 有其屋 华兴资本 埃博拉病毒 alphago 全面深化改革 中央军委 信用卡提现 嘉能可 法国国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