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寄语十八大】哈继铭:经济增长改革路径

实时报道 2012年10月29日 08:19 记者 张环宇 戈扬

打破垄断放松管制提高增长效率,加大城市化服务业的发展促进经济增长

  高盛投资管理部中国副主席兼首席投资策略师 哈继铭:

  我觉得,“十八大”之后,我们经济领域政策的改革,我个人认为大致可以分为两类,可能是需要做的。一类是提高经济增长的效率,另一类是增大经济增长的空间。

  提高效率的政策有很多,但我相信其中有一条,重要的是提高劳动生产率。我们看到中国这几年伴随着国有经济的影响逐渐增大,我们的劳动生产率的增长速度是有所放缓的。可能是需要未来的改革来打破一些垄断,放松一些高管制行业,使得一些更有活力、更高先进生产力的所有制形式在经济活动当中有更大的比重,在经济当中进行参与。

  这是属于提高经济增长效率的一类政策。这类政策我觉得短期内执行的话,可能难度也是比较大的,是需要假以时日逐渐推进的。

  另外一个政策是增大经济发展的空间。我觉得这一类的政策也有很多方面。我想这里谈三个方面:第一个就是城市化,因为城市化可以使得我们的消费有更高速度的增长。因为我们知道农村居民和城市居民,他的消费习惯、支出结构都是不同的,一旦农村居民转变为城市居民的话有利于消费的推动,因为我们看到人均消费城市是农村的3倍。

  另外就是中国服务类的消费。服务类的消费在中国很薄弱。根据我们的测算,差不多就是老百姓支出当中不到20%是属于服务类的,而像美国这样的国家70%以上是服务类的。并且美国当它的人均GDP在1975年的时候,达到今天中国购买力评价调整后的水平那个时刻开始,服务类的消费就出现突飞猛进的增长。所以我们现正处在那个时刻,所以服务类的消费我觉得是未来增长的空间,我们的发展空间是很大的,政策方面的扶植会加速这方面的发展。

  第三类是促进区域间均衡的发展。也就是说中国和有些国家,比如说与日本相比,表面上来看,人口结构都有很大的相似性,像日本90年代进入刘易斯拐点,而我们现在就处在刘易斯拐点的时刻,似乎就让人产生一种错觉,中国是不是就是下一个日本?我觉得是有这样的办法化解这个风险的,其中一个手段就是促进区域间的均衡发展。

  因为中国和日本不同的地方有很多。有个很大的不同的地方是,日本当初在90年代的时候城市化率都已经很高了,达到80%、90%,我们城市化率还很低,统计数据上显示51%,可是真正有城市户口的人就35%,所以城市化是一个手段,刚才我已经谈过了。

  接下来我谈当初日本90年代的时候区域间的发展水平的差异是很小的,东京和一些所谓较落后地区的差异是很小的。而中国则不一样,中国一些沿海地区,一些大城市人均GDP数倍的高于中西部地区。所以我们内陆地区发展空间依然很大,那些地区的发展又会推动消费。因为低收入地区的边际消费力较高,那边的消费增长快,对全国整体来看,消费增速是有推动力量的。

  所以我觉得,接下来寻求增长空间,最终目标都是围绕着消费。但有一点我们不要忘记,在这个目标达到之前,这个过程无论你是城市化还是区域间发展更平衡,都会对投资有更高的要求、有更高的投入。

  

责任编辑:周勇 龙周园 | 版面编辑:邱祺璞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做市商 朱明国 农地改革试点总结 田纪云 雷洋案尸检 贸易战 私募债 朝鲜核试验 省委常委 有其屋 秦晖 冀中星 互联网彩票 中央军事委员会 印度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