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水务市场化二次敲门

快评5分钟 2012年11月06日 16:03

早早起步却中途停滞,政企合作应重契约保障

  今天我们首先来关注基础设施投资领域,今年上半年国家各部委根据国务院的“新非公36条”出台了在各个领域引导民间投资进入的细则,引起了市场的热烈讨论。不过实际上,在一些基础设施领域,对非公有制经济主体的开放很早之前就开始了。

  在事关民生的基础设施和基础服务领域,环保和水务市场最早向民营和外资企业打开了大门。2002年开始,水务市场化开始升温,多地政府陆续开始对国有水务公司进行改制,并采取不同方式接洽外部资金和合作伙伴。2007年法国威立雅公司以超过竞标对手三倍多的17.1亿元 “天价”参股兰州供水集团,成为了当年水务市场化热潮的一个标杆。

  大岳咨询总经理 金永祥:兰州这个项目在当时是比较早的。那个时候除了兰州还有西安、银川、西宁、乌鲁木齐,除了西部,还有其它很多地方的自来水公司也准备改制。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对中国市场有战略考虑的公司,估计它会有一些想法的。拿到这个项目可能对拿到其它项目有帮助的话,那它可能愿意在这个项目里少赚一点钱,这个是正常的。

  然而到了2009年,兰州威立雅依据参股时的合同和自身的财务状况,向市政府提出大幅上调水价,登时引起热议和本地居民的质疑。一轮风波过后,中国水务市场化的形势也开始急转直下,陷入停滞。作为兰州项目的中介机构负责人,金永祥认为,这种变化说明各方在市场化的规则上还没有足够的准备。

  金永祥:得首先去谈合同,而不能感情用事,说你来了你就得做。原来我们的自来水公司、污水公司你是得在做,但是财政在不停地提供资源,在这种情况下,他能做。那现在就是说,它市场化了,把外资引进来了,最重要的是什么啊?是契约,就是我们得回到契约上来。是不是该你投资的你没投,该做的你没做,你该达到的标准你没达到?

  虽然现状还算不上乐观,但是随着各经济领域的开放继续扩大,民资和外资水务企业对自己的竞争优势和发展前景依然抱有自信。

  德国柏林水务总经理 梁军:政府改变了自己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这样一个尴尬的局面。它可以跟这些专业公司签署协议,根据协议来要求专业公司提供相应的费用。第二个方面,从投资运营的管理方面来讲,专业的运营公司可能在成本控制上,更能找到一个最佳的性价比。我们在很多国家都能看到同样的问题,就是政府完全自己来做,自己来投,自己来管理,经过一定时间以后,运营管理的效率就会出现下降的情况,而这个跟民资在这方面合作,只要是你合同谈得好,最后对政府对民资都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金永祥:一个是政企关系解决了,当政府想让企业做事情的时候,那首先要回到规则上来,就是这个事情必不必要,可不可行。因为这个再不是你的下属公司了。另外一个就是,自来水公司跟政府之间搞不清楚这个事情也解决了。自来水公司的事情到政府主管部门的,也不会随便的批,它也不是会随便地同意。原来是自己的公司,它同意的容易,现在呢,就是一遇到各种问题需要政府决定的时候,那政府比原来认真的多。所以我说呢,在政企关系第二点就是监管的问题,它解决了。在企业内部呢,原来就是“一支笔”来解决,这不是兰州一支笔,所有的国有企业都一支笔。现在变成什么了?中方和外方,很多问题在决策的时候,整个决策就得科学了。

责任编辑:周勇 王嘉鹏 |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全面深化改革 楼继伟 杨鲁豫 诚通集团 钓鱼台七号院 华润银行 中远集团 肖亚庆 新西兰8 0级地震 银监局 中科招商 省委常委 曾荫权 从0到1 东北特钢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