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券商是否将迎裁员潮

实时报道 2012年11月08日 15:43

IPO萎靡害苦投行部门,市况倒逼券商转型

  今天的最后一个话题,我们来关注国内券商。今年以来,股市持续走弱,新股IPO项目也骤然减少,让舒服惯了的券商过起了紧日子。10月下旬,几家大券商开始了裁员降薪的动作,不少人丢掉了“金饭碗”。

  近几年来,中国企业的上市潮不仅为企业发展融到了资金,也养肥了券商这个行业。作为券商内部的金领部门,投行部门的薪水更是高的惊人。《21世纪经济报道》曾披露称,2010年国内券商保荐代表人的年薪平均数为240万元。如果项目完成的多,年底还会有上百万的奖金。而基础研究部门的平均薪酬也在100万上下。

  不过,2011年下半年开始,市场行情一路走低,直接影响到了券商的盈利。年终奖缩水、基本工资下滑、各类津贴取消,面对严峻的形势,券商采取各种手段降低运营成本。10月下旬,中信证券宣布取消保荐代表人常规津贴,中国国际金融公司则宣布裁员10%。一线券商向投行部门开刀,也把行业困局摆上了台面。

  主持人:今年以来投行降薪、裁员的传闻不断。这次中信和中金的行动间接坐实了这些传闻。这种调整会对整个行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未来券商的经营情况能否有起色。今天来到我们演播室做点评的嘉宾是财新传媒证券新闻部主任李箐。李箐你好!能否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次中信、中金降薪裁员的情况呢?

  李箐:我们的记者采访,听说中信、中金,因为今年IPO项目都大幅减少,承销金额也降低,所以他们要裁员。因为投行部往往是各个券商里各个部门最贵的一个部门,很多大的MD、ED这些高级管理人员和董事总经理们都很贵。所以就给他们降薪。中金昨天说的好像要裁掉两个人,比我们最初听到他们的裁员计划稍微少一点儿,中信目前听说还没有裁,但降薪是肯定的了。

  主持人:你说的这种情况在国内的证券行业,历史上几乎是没有的,和前两年整个券商投行部门的情况也是大相径庭的,可以这么说吗?

  李箐:对,过去一段时间,因为中国IPO上市,大的券商,还有现在新兴起的中小券商,他们都有很多办法能够快速的包装上市。但是从去年开始,就比较明显的觉得,投行逐渐不是主要盈利的部门了。今年2012年整个A股才上市了150多家公司,只有30多个券商做了这150多个项目。我国一共有77家券商,大概等于一半的券商一年没事儿干,没有项目上市,所以他们都没有业绩,就没办法维持这么多人力。

  主持人:这次中信、中金这种航母级的券商在裁员,你觉得会不会有什么示范效应呢?

  李箐:对,肯定的,因为中信和中金是体量比较大的,他们投行人也很多。而且中信这次直接砍的是保荐人的补贴、津贴,这个津贴在一般的券商都是有的,只要你是保荐人,不管你有没有项目,你每个月都会固定拿个两万块钱或者三万块钱的津贴。现在把这个裁下去以后,其实他的目的是希望你保荐人去跟项目、维持关系这些,但这个裁下去以后对保荐人开展业务非常不利。但这也说明,现在IPO上市公司已经很多了,未来IPO的大企业越来越少,中小企业好像不是特别需要去长久维持关系的这种公司。

  主持人:我们都知道,上市制度的改革对上市的影响也是最直接、最主要的,由审批制向注册制转型的话,直接挑战券商的盈利能力,你觉得券商业务转型的时刻是不是已经到来了?

  李箐:反正是,券商如果不转已经基本上活不下去了,现在靠天吃饭的经纪业务和自营业务、资产管理业务,都跟市场行情有非常密切的关系。投行业务,因为市场不好,你新股肯定也发不出去,很难发,发的价格也不会很高,所以就必然总得往什么方向走,寻找新的业务的创新,还是找一些新的市场蓝海的出现。

  主持人:前一段时间相关部门也发文了,允许券商做资管,应该也是为券商业务创造创新条件,你觉得目前券商转型的外部条件,是否已经具备?

  李箐:郭树清上任以来,对所有的券商创新业务他是比较支持的,我们看到推了很多政策,大概有70多项政策,针对机构、券商这块也给了很多放松,比如最新的关于券商的资产管理这块,因为资产管理分为大集合和小集合,小集合就比如专户的资产管理这块,他可以做所有的项目,所有的品种都可以做,可以做股指期货、可以做衍生品交易、可以做信托产品,什么都可以投,这基本上是一个全牌照的行业了。

  主持人:他们内部是不是也为这种转型在做着努力呢?

  李箐:对,因为我们最近也在采访很多券商,比如说中信比较明显的他是有他们的一套想法,跟其它券商完全不一样的,他会考虑更贴近国际化的投资银行的发展模式,把比如经纪业务、投行业务这种类似通道制的业务,他们都不会放在业务发展的重点上。他们会更多的考虑比如资产管理,还有固定收益这种新的部门去做。但是,比如像平安,平安证券当然是依靠平安集团,基本上是全牌照的金融机构,所以他们又会有他们新的创新,国信、广发这种地方上的,他们一贯吃中小企业的,这种券商也会有他们的想法。

  主持人:在你看来,券商内部的架构会不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李箐:已经发生很多变化了,比如他们很多内部的部门都已经进行了调整,比如这回裁员的时候,中信内部,比如有些组,比如三个组变成两个组,有些组就合并了。然后,在交易制度方面比如也会成立中央交易室这种内部的调整。

  主持人:发生这样的变化,自然对人才的需求也会发生相应的变化,对保代和研究员的需求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李箐:原来一个保代只能同时做两个业务,而且是有通道制的,一年公司有几条通道只能站这几条。未来已经变成一个保代有两个报上去的业务,两个在做的,2+2的有4个业务,所以未来保代不见得比现在更值钱,可能会更便宜一些,因为他们每个人可以做的项目更多了嘛,供应会更多一点。

  主持人:对其它相关的专业人士有没有更多的需求?

  李箐:当然,其实真正的专业人士需求是无限的,但对于真正好的人,能够有创新性,能够市场所接受的产品,能够开发出新产品的人,需求永远都是存在的,但是一般的我觉得简单的从业人员,尤其是营业部的一些,恐怕将来会越来越小。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李箐。大券商降薪裁员让从业人员倍感寒意,不过这对改变券商长期以来靠天吃饭的盈利模式不失为一件好事,要让中国金融机构适应未来的发展需求,这种改变还会继续下去。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曹永正 新西兰8 0级地震 五大战区 医学生 埃博拉病毒 张进 陈小鲁 孟晚舟 中央军委 宋卫平 楼继伟 祁斌 谢伏瞻 东北特钢集团 去杠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