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金融监管怎样量体裁衣

快评5分钟 2012年11月09日 17:04

中小机构带来管理挑战,监管权宜酌情下放

  今天的第一个话题是有关金融创新的,中国的金融从业者和监管机构一直都在积极地推进业务创新的话题,这当然是件好事,不过随着业务的多样化,监管者的负担也越来越重了。

  近几年来,随着金融政策扶持中小企业力度的加强,地方性的村镇银行、小贷公司等小微金融机构已经快速发展起来。截至今年9月末,全国已组建村镇银行、贷款公司和农村资金互助社等三类新型农村金融机构858家。

  中国现有的金融监管体系是在国有四大银行与国有监管市场的背景下形成的,对于地方性的金融机构监管显得有些鞭长莫及。学界对金融监管体系的未来也发起了讨论,不少人认为,应考虑将金融监管权下放。

  香港大学中国金融研究中心主任 宋敏:中国这么大,各个地方的差别很大。所以我个人认为,金融体系结构在变化,那么金融监管也应该相应调整,如果小型的金融机构在各地已经蓬勃发展起来,那么监管权也应该下放到地方政府的层次上去做。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 郭田勇:未来随着金融业的不断改革,金融机构的准入门槛将会不断降低,地方成立的一些中小型金融机构会越来越多。所以我们感觉对于这些地方性中小型机构,如果统一都纳入在现有的一行三会的框架下,我们担心两个问题,一个是机构数量非常多,可能北京这边管理起来力不从心。另外,各个地区之间经济发展水平,差异性程度比较高。全国监管一般是全国统一出台一致性的政策,差异性程度就不太高。放到地方去可能能够因地制宜的根据地方经济发展需要,来制定监管措施。我们为什么提出这个,也是借鉴了美国。美国叫双线多头监管,他是联邦政府有监管机构,比如美联储,财政部,有些大型银行在联邦政府注册。同时州政府也有它的监管机构,有些社区银行、小型银行在州政府注册开业。

  宋敏认为,金融监管体系的放权,由于牵涉的问题很多,所以需要的转型期也会比较长。一方面,地方对金融监管还缺乏经验,另一方面,监管下放可能会导致更多和更分散的寻租行为。郭田勇认为,不能排除这些风险的存在,需要全面地权衡利弊。

  郭田勇:我是希望大家思考两个问题。一个就是,比如村镇银行,他经营半径非常小,一般在一个县,甚至在一个乡里面经营。但是应该考虑到,如果村镇银行、小型金融机构,他一旦出问题,比如挤兑了,要倒闭了,谁最着急?我们觉得地方政府是最着急的。因为银行出问题了,群众一闹事肯定是跑地方政府闹去。他肯定是最着急的。但按照规定他没有这方面的监管权,那么这时候存在他责任权力并不对等的问题。 第二个我觉得还可以思考一个问题,比如出事儿,一个区域性的金融机构,它出事儿后能形成多大范围的风险。我们现在宏观监管的目的是防止系统性风险,比如全国出问题了,但我们设想,如果一个县一个乡出了问题,其实它主要是在区域范围内的风险。如果要扩散到全国是比较难的。所以它问题的风险也是区域性的。这样形成个结论,第一风险是地方性的,第二地方政府对这些风险是最在意的也是最担心的,这样就形成个基础,是不是把监管权发给他一部分,发挥它在保持地方金融稳定的积极性。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强奸罪 国九条 北京市委书记 祁斌 引力波 做市商 债券基金 信用卡提现 京张高铁 奥朗德视察航母 sdr 法国国旗 印度经济 网贷天使 好大一棵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