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企业经营回暖了吗

实时报道 2012年11月09日 18:04

企业转型承压较大,融资渠道仍需拓宽

  今天的最后来聊聊宏观经济,10月以来,“触底反弹”成为了市场各方挂在嘴边的一个词。当然,经济形势到底有多少好转,没有人会比身处最前线的实业企业家们更关心,实际上也没有人会比他们更清楚。

  10月份官方PMI回到50%的荣枯点之上,汇丰PMI创下八个月新高,多项其他数据也都给出了积极信号,反映出中国经济的复苏迹象。部分国际机构已经开始考虑调高中国经济的全年增长预测,不过广交会成交额的下滑和光伏、风电等新兴行业的持续低迷则说明,不少企业的业绩压力依然巨大。

  10月宏观数据数据好转,可能让不少企业家松了一口气,那么这种回暖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缓解国内企业的压力,又能不能持续下去呢?今天我们和长江商学院经济学教授李伟来聊一聊有关中国企业的宏观话题。

  主持人:李教授你好,很高兴来到我们的节目。首先我们看到,PMI指数经过数月的滑落之后,十月是终于有了一个好转,是站到了50以上。现在您觉得整个经济情况怎么样?怎么样预盼接下来的走势呢?

  李伟:从我们在长江商学院EMBA学院里面做的调查结果来看的话呢,经济情况最近切实是有稍微有一些回转。但是呢,它是在几个低位运行情况下略微有所向上走的趋势,所以并不是那么非常明显的一个回转。

  主持人:刚刚我们谈到了PMI指数的一个上升。但是近期的一个现象是刚刚结束的广交会,我们反而看到了无论是采购商还是出口的成交量也好,都同比去年有10%的一个下挫。看起来现在国外的需求仍然是疲软,而且还在萎缩之中,这是不是给中国的企业要走国内市场一些更大的压力呢?

  李伟:对,咱们现在宏观经济情况基本上来讲,我可以说倒逼咱们企业追求转型。咱们以前很多企业,属于出口外向型的企业,那么这些企业呢在经历了美国的金融危机,像现在欧元区危机以后,面临的问题是将来从中期的看法观点来看的话,出口不会有很快的好转。在这种情况下,咱们企业仍然想达到以前的这种增长的速度的话,必须从外销转向内需的满足,这部分的转换是需要时间。那么另外一方面,咱们现在面临很多方面的问题比如说,融资跟用工成本上也需要转型,我们目前面临这个结构点上,转型当然是痛苦的,我们从数据上可以看得出来,咱们企业的利润基本上它的承压还是蛮大的。

  主持人:下一个话题是关于用工市场的话题。我们也看到企业用工成本不断上升,企业自己也有一个对用工成本上涨的预期。但是与此同时,很多企业现在仍然面临着这种招工难、用工难的困境,这个是不是代表用工市场现在存在一定的问题。比如说劳动力市场和企业用工之间这样的一个矛盾存在呢?

  李伟:用工成本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这个问题不是直接的一个结构性的问题,它是一个间接的结构性问题。这个间接的结构性问题,主要是说我们2005年开始实施的农业税减免政策。那么这个政策就使得劳工在务农的时候,他如果不去城市打工,待在家里务农的话,他税后收入要增加。税后收入要增加,那就意味着他如果再去打工的话,那他首先要想,就是说我打工能不能赚来的钱,和我务农的收入做比较。因为务农的收入高了,那么我对打工工资的预期的它的期望值也高了,所以我们说出现一些问题,到了春节以后,工厂很可能就是说,很大一部分工人他不回来了。它本身是一个好事。但是这个好事,劳工工资涨,别的价格下跌。但是我们现在的问题劳工工资在涨,别的价格确实在下跌,这个能持续多久,一个看经济情况,另外一个看宏观政策。宏观政策继续以持续刺激经济政策的话,从劳工结构性工资上涨很容易转变成通货膨胀。

  主持人:刚才我们谈了劳工成本上涨的问题,还有一点您也谈到中国经济风险之一,就是企业融资环境的恶化。这一点您背后的这个逻辑是怎么样的?

  李伟:它是这样的,我们现在也面临一个结构性的问题,一个周期性的问题。我们结构性的问题的话,就是咱们企业的话,特别是中小和民营企业,他们在融资方面相对于国企面临着一个劣势。现在的周期我觉得正好也是一个比较有趣的周期。一方面咱们从宏观的货币政策上,并没有很大的放松。但是另外一方面,咱们地方政府出台了很多的刺激政策,地方政策,还有我们一些很多城建,这些方面的一些新的刺激政策。那么这些刺激政策,后面都没有太多的财政支持,都需要银行和其他的方式来融资。这些融资我觉得呢,现在都会挤占我们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他们融资的资金池。20.02

  主持人:我们也知道现在很多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中小企业,他们融资主要渠道是债务融资。比如说是银行贷款眼或者说是民间拆借这样的。有一些企业能做一些权益的融资,比如说上市或者PE投资。这种债务融资现在面临一个问题,它可能是短债长投,短期这种然后做一个长期的投资,这样他不断需要有流动性进来。

  李伟:你提的这个问题非常好,因为这个是我们金融市场机构一个结构性的问题。那么这个结构性的问题,比如说我们企业上市的资源是控制的比较紧,当然我们现在知道将来去香港的港股上市的话,会进一步放松,这对我们中小企业来讲是一个好的事情。尽管如此咱们这种权益融资仍然是管的比较紧。咱们中国的这种就是长期的这种债务市场,像企业债,它仍然发展的不是那么健全,它的容量还是比较小的,咱们企业很多还是通过银行还是这种正式金融机构来借款。这些借贷基本上期限是比较短的,相对于我们企业长线投资来讲,基本上可以说他们是短贷长投。而且一旦处于流动性紧张的时候,危机的时候,这些企业就面临着还款的一个风险,所以我觉得这个从政策上来讲的话,咱们可能还是需要大量的就是推进权益跟债务市场的融资,把期限拉长,把权益份额增加,这样的话我觉得就可以降低咱们企业金融风险,同时增加咱们整个经济它的系统性的风险的抵抗能力。

  主持人:好的,谢谢李先生。

  目前企业层面所反映出的对未来谨慎乐观的情绪,以及对用工成本和融资环境的担忧,是中国经济优劣势的缩影,它们将影响到接下来经济大局的走向,也将影响到金融、财政、投资等各个部门的表现。这个话题我们会和您一起继续关注。

责任编辑:王嘉鹏 |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朝鲜核试验 北京市委书记 地方债务 朱明国 德国商务签证 查获千余吨洋垃圾 prl e租宝 奥凯航空 十八届五中全会 澳大利亚选举 上海人口 英镑兑美元 交易商协会 郭瑞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