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政府应兑现改革承诺
财新研究员 Annie Mark 财新记者 杨楚2012年11月27日 13:48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教授巴里·诺顿认为,要提高改革效率,必须增加政策可信度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教授 巴里·诺顿:

  中国政府对改革许下了郑重承诺,但令人遗憾的是,政府履行承诺的信誉度却不高。我们怎样才能提高政府信誉呢?事实上,经济学家对可信的承诺做过研究,也有不少发现。要使承诺可信,领导层必须先付出一定的代价。与此同时,我们不应许下那些代价过大的承诺,以致遭受反对。因此要选择承担哪些分量适中的代价。最重要的是,许下的诺言要容易被观察到。也就是,领导层设定好一个新方向,然后说,“你可以检查我做到了没有。你可以看到我是否履行了承诺。因为它很容易就能观察到。”

  所以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我有三个建议,我的这些建议部分是出于个人兴趣,同时也因为我认为它们会有用。第一,我建议中国应立法禁止国有企业进入特定的竞争性领域。众所周知,在国企所应扮演的角色问题上,存在很多的分歧。在我们试图解决这些问题的过程中,国企仍将长期处于垄断地位。但如果真有决心,让国有部门和私人部门共同发展,就必须让私人部门得到保证,在他们所处的领域里,他们能享有公平的竞争,而不必担心国企利用垄断所得的利润,用这些钱再来和民企不公平地竞争。这样做的好处是,不必付出高昂的代价,因为还留在竞争性领域的国企现在也不是很多。因此,政府可以很容易的说,我们决心将国企从竞争性领域撤出。尽管,实际上我们主要依靠的已经是民营企业了。顺便说一下,台湾地区上世纪50年代,已经这么做了,且富有成效。对于当前中国的政策制定来说,这可算是一个新的规则。我认为,这将取得非常显著的效果。

  第二,要求官员公开披露财产申报信息。对此已经进行了广泛的讨论。中共也已经要求官员申报资产,但并非公开披露。考虑到一个现实,所有人都认同腐败是影响中国政治稳定的最大问题。那么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通过更多披露,让人民审视这些问题时,有更多的透明度。

  第三,我的最后一个建议,让我们规定国有企业重组改制,必须在明年底以前完成。众所周知,国企重组改制始于1995年,已经过去了17年还没有完成,这也拖累了所有其它进程——资本市场发展、养老金改革、以及收入和资产的披露。不如直接宣布,任何国企老总如果没有完全按照1995年政策在明年年底前完成重组改制的话,就会被解职。

  以上就是我的一些建议。我认为,如果强有力的改革是基于全面改革的计划,渐进的增量改革、和初期承诺的切实履行,就将有力的推动中国进入经济发展的全新阶段,并使其在全球经济中扮演领导者角色。

  谢谢。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更多峰会实录
更多嘉宾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