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放记录

草原上的“弃风”

财经大广角 2012年12月03日 09:33 财新记者 莫凌姣

风电产能过剩和电网建设滞后凸显产业发展不均衡

  大风“吹来”真金白银,贫困县热捧风电产业

  第一就是风电装机规模大、速度快,装机规模到目前是165万千瓦,就仅仅用了7年吧,不到7年时间。

  设备与风场扩张过快,企业被迫“弃风限电”

  像5万(千瓦)的风场,给发电的就能降到一万多(千瓦)。一万二到一万三,就意味着,四分之一左右的发电量,在风大的发电季节的时候,都会降到这样。

  欢迎收看《财经大广角 草原上的“弃风”》

  主持人:欢迎收看《财经大广角》。提到“三北”,也就是华北、东北和西北,人们的一大印象是风大。但如今,风力发电在列入国家的新能源发展规划之后,风电行业也随之经历了爆发式的增长。从2006到2010年的短短几年间,中国风电装机总量占全球的比重从10%上升到49%,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第一装机大国。 “三北”地区原本的“灾害风”也成为了“刮钱风”。但近两年,“刮钱风”又沦为了“垃圾风”。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变化?中国的风电行业到底怎么了?请看记者的报道。

  王学斌是张北县新能源办公室的副主任,本地人,在风电行业工作了7年。他感慨,当初正是草原上这一大片的风机,将县里的大风“变害为宝”。

  张北县新能源办公室副主任王学斌:过去的时候,这个风在坝上地区,是一害,是一个灾害性天气。尤其是春季到冬季这块的风特别大。咱老百姓都说,“一年一场风,匆匆刮到冬”。一年四季基本上都刮风了。2005年进来这个风电开发企业,从县里面来说,其实是个好事。啥也不占,就占点地,都是点征,用的地也很少,立即来风,而且给地方交税,肯定是好事啊,大力扶持的项目。他们那儿有个测算说,北京亮的三个灯泡里面,就有一个是张北县的风电贡献的。

  王学斌带记者前往当地的风电观景塔。站在海拔1600多米的山顶,可以俯瞰全县大大小小1200多台风机。

  张北县新能源办公室副主任王学斌:它的南边是中节能的绿脑包风电场。远处看,那边有中水顾问、德和和博德风电场。再朝远处还有中电投的风电场。这个位置基本上可以把张北县所有的风电场都可以看到。

  顺着王学斌手指的方向望去,转动的风机连成一片。记者注意到,在他手指的右侧,有不少风机在大风中纹丝不动。

  记者:王主任,为什么这边的风机是停运的状态呢?

  王学斌:可以说,按今天的风速,咱们的张北县的风机可以全部正常运行。我们后面的风机已经停运了。一部分有可能是风机正在检修,出现故障。另外一个可能就是人为的限电。

  从10月开始,张北县进入非常适合发电的冬季大风期。王学斌所说的人为限电,也就是风电行业常出现的“弃风限电”。

  张北县新能源办公室副主任 王学斌:风特别大的时候,电网就受不了。因为风特别大的时候,(风电场)都要满发。我变电站的容量就是200万(千瓦),实际上你现在装机就达到300万(千瓦)了,已经超过我这个变电站(容量)了。

  主持人:王学斌告诉记者,2011年以来,张北县的风电场的弃风限电越来越严重。主要原因是电网的输电容量有限,赶不上风电场增长快速的发电能力,使得风电场被迫按照电网的要求,人为暂停风机运行。据王学斌估算,今年张北县的弃风率可能会超过20%。记者采访的几个风电场负责人也都表示,今年的限电情况比去年要严重。

  大唐河北新能源开发公司华北区域经理崔旋:我们去年年底大概能到2000出头的利用小时率,但今年显然已经达不到了。今年有所下降。今年开始限电和弃风的比例要比往年多,比去年多一些。

  河北德和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邓辉:我们算了算,(弃风占比)大概超过年发电量的15%,因为今年限得最严重是从7月份开始的。

  张北德和风电场站长孙子龙:很多风场,像5万(千瓦)的风场,给发电的就能降到一万多(千瓦)。一万二到一万三,就意味着,四分之一左右的发电量,在风大的发电季节的时候,都会降到这样。

  这一片停运的风机属于满井风电场。它是张北县第一个风电项目,由中国节能环保集团投资建设,共有195台风机,装机容量20万千瓦。

  按照当地的风力资源情况,满井风电场每年应该能发4.8亿度电。但中节能的招股说明书却显示,2011年满井风电场全部上网发电量仅有3.7亿度。

  张北县新能源办公室副主任王学斌告诉记者,据他了解,满井风电场的弃风限电比较严重的,但他表示并不了解具体数据。记者多次联系风场开发商,但该公司始终以“处于上市预披露期间”为由拒绝采访。王学斌说,张北县大多数的风电场都存在弃风问题,这给风电场和县里造成了大量的电量损失和经济损失。

  张北县新能源办公室副主任王学斌:我们这那天测算了一下,今年到目前为止,弃风损失了将近2亿度电,你想就一个亿(经济损失)就没了。到年底,我估计(损失)2亿度电都打不住。(剪切)实际上几个亿的东西搁在那,弃风,我们都看着挺可惜的。风机风很大,不发电,这很可惜的,一千多万的东西在那立着。

  对于张北县来说,大上风机项目的主要是出于经济考虑。过去当地百姓常说“喝着西北风,穷的叮当响”,但后来政府发现,西北风能刮出钱来。王学斌表示,风电除了占地,并不需要消耗其他的资源,对于贫困县政府来说,是很合适的投资。

  张北县新能源办公室副主任王学斌:风电这块,它实际对政府来说,作为地方来说,它主要还是考虑的是财政收入这块。一个风电场,按我们以前测算过,每年的财政收入,就是上交税金,1万千瓦将近是200万,就是增值税加上所得税,两项一共加起来是200万。这样的话,165万千瓦的话,这样算下来就是将近3个亿。

  2006年《可再生能源法》实施以来,国家发改委、能源局等部门出台了各项鼓励发展风电的优惠政策,制定的装机容量规划也一再刷新,地方政府的投资冲动由此被激发出来。从张北县的情况分来看,从设备制造到风电开发,产业链上下游都存在产能过剩的问题,这也结下了如今弃风限电的苦果。

  2005年引进第一个项目满井风电场后,张北县就拉开了大规模发展风电的序幕。

  张北县新能源办公室副主任 王学斌:从那以后,张北县陆续引进了中节能、华能、大唐、中电投、国电龙源,就是这些大的企业。目前(全县)风电装机容量达到了165万千瓦,这个在河北省是首屈一指的。我们的风电有几个特点。第一就是风电装机规模大、速度快,装机规模165万千瓦,这165万千瓦就仅仅用了7年吧,不到7年时间。

  设备产能扩张迅速,风场为何有电难输

  电网速度滞后于风电的发展。实际上很简单,跟汽车和路的感觉是一样的。你买车,哐哐哐买上车了,但是修路有一定的时间。

  靠天吃饭波动大,电网调度风险高

  老天爷说话算数,老天爷说,来风了,你就发电量高,没风了你就不发电。

  欢迎继续收看《财经大广角 草原上的“弃风”》

  近几年来,全国范围的弃风日益严重,一些地区冬季限电比例已接近50%,大量的风机都在晒太阳,而不是发电。造成弃风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整个电网发展的滞后。风电项目的规模扩张大大超出了电网的消化能力。有电难输,成为风电发展的一大难题。

  德和风电场站长孙子龙:(风电经过)我们的高压配电室,通过管母线,送给这个主变压器上,通过这个主变压器升压到11万伏,然后经过外面的操作开关,汇流到母线,送到华北电网上去。

  孙子龙是张北县德和风电场的站长。河北德和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是这家民营风电场的开发商,它在张家口下辖的尚义县还经营着另一家风电场。孙子龙告诉记者,张家口坝上地区的风电场发电情况都不理想。

  德和风电场站长孙子龙:原因不在别处,就是因为咱的外送通道太少。而且还有咱外送通道,比如说沽源50万站,本身就是咱张家口外送通道一个重要的外送通道。它还要负担内蒙和蒙西网送过来的一部分电量,这样也要占咱所送的负荷。

  孙子龙提到的沽源50万站,是目前张北县两条主要的输电通道之一。另一条是万全站。这两个变电站相当于华北电网上的两个结点,从各地接入的风电经由它们进入电网,向北京、天津等城市供电。

  在这两个通道中,万全站的送电负荷相对不紧张。但是,沽源站的送电负荷就远远超过其自身容量。根据2012年初张家口供电公司的数据,沽源站变电容量为150万千瓦,接入的风机容量却高达317万千瓦。因此,电网能力成为了制约风电发展的瓶颈。

  张北县新能源办公室副主任王学斌:做一个风电项目是特别快的,从选址到立项到审批,到最终吊装完成,最快的速度用半年时间就可以做完。但是电网这块,相对来说是一个网,是一个系统工程,这块是很慢的,造成说是电网建设滞后于风电的发展。实际上很简单,跟汽车和路的感觉是一样的。你买车,哐哐哐买上车了,修路得有一定的时间给你修路,所以造成你车多了,路少了。

  河北德和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邓辉:大家都新建风电场,都想扩大产能。但是我们变电容量,相当于我就这一碗粥,原来可能两个人吃还能吃得饱,现在弄出10个人吃那就吃不饱。那只能是说,我把这碗粥分成10份,一人分一分,越多的人,到最后全都吃不饱,都得饿死。

  主持人:张北县的风电场每年大约可以发40亿度电,但县里年用电量仅为2亿度。大量的风电无法就地消化,发电企业只能通过现有两个出口向外输电。但“车多路窄”,电网公司只能通过掐电来保护电网,就好比通过限行来应对道路拥堵。所以即便是并了网的风电场,也得听从电网公司的调度指令来进行发电。

  德和风电场站长孙子龙:这是我们的调度电话。我们归地调,归张家口电网公司来调度的。然后电网公司调度会通知我们,你们现在将负荷压缩到多少,现在比如说,我们20万(千瓦),让我们发10万(千瓦)。那另外你超出的部分,就靠停风机来实现发电量不超过10万,(通过)把风机停运来减少发电量。

  在德和风电场的监控室里,德和公司副总邓辉向记者展示了风力发电机组的集控系统。

  河北德和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邓辉:我们风力发电机组的运行状态全是显示在这个集控系统上。你看这种旋转的显示的,就是正常发电的。

  记者:如果一个风场人为限电的情况下,在那个屏幕上它会如何显示?

  河北德和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邓辉:我们会人为用手动操作,把这些风力发电机组停下来,那么,可能咱在这个界面上看,会有很多风机会属于这种停止状态。

  与张北县大多数风电场一样,德和公司在尚义县经营的风场接入的正是沽源变电站,因此限电也较为严重。

  河北德和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邓辉:尚义的那个察哈尔风场就差一些。它是通过沽源50万站送出的。

  记者:尚义那边的弃风能达到多少?

  河北德和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邓辉:我们算了算,(弃风占比)大概超过年发电量的15%。因为今年限得最严重是从7月份开始的,它按10万(千瓦)这么算,每10万千瓦只允许发两万二,那你算呗。那我们那会就只发了6万(千瓦)左右,等于25万(千瓦)只发了6万(千瓦)。如果明年电网公司还是这么来做的话,从坝上这个并到沽源50万这条线的所有风场,有可能都会亏损。

  不过邓辉也承认,电网限电也有它技术上的考虑。与火电和水电相比,靠天吃饭的风电不稳定,很容易对当地薄弱的电网造成冲击。

  河北德和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邓辉:老天爷说话算数,老天爷说来风了,你就发电量高,没风了你就不发电,但是电网公司的电力需求那是根据用户的这个负荷变化来的。你这个(风电)将近200万(千瓦),相当于火电的两个大型机组,咵一下没啦,谁拖得住你啊。必须有后备的电源能够顶起来。但是我们这趟线上没有,全是风电。所以它要想沽源50万站这趟线上的电网的安全稳定性,如果能达到,必须建能够调峰的火电。

  在今年8月举行的一场关于促进新能源发展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电网副总经理舒印彪表示,“‘三北’地区电源结构单一,抽水蓄能、燃气电站等灵活调节电源比重不足2%,基本没有调峰能力。弃风是电网企业无奈的选择。”

  电网吸纳能力不足的背后,其实存在一个战略选择的问题。中国发展风电的主导思路一直是大规模的集中开发模式。在丹麦等风电发展比较成熟的国家,更多采取的是分散上网、自发自用的模式。而中国风资源丰富的地方,像“三北”地区大多远离大城市等用电负荷中心。如果按照现行的发展思路,就需要通过高压线路把大容量的风电输送出去。

  在国家电网看来,解决弃风的出路在于修建特高压输电线路,也就是“电力高速路网”。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李俊峰:张北也好,蒙西也好,蒙东也好,输电通道,这个必须给它解决,放手去建设这些通道。一些特高压的输电线路必须批准它去做。我们不能让这个马儿跑的话,又让马儿不吃草。

  在国家电网规划的“三纵三横一环网”中,其中的一“纵”就是从张北出发的一条交流特高压输电线路,途经武汉,抵达南昌。但这一项目在业界有着很大争议,交流特高压线路的经济合理性一直受到质疑,对于项目核准,国家主管部门也较为谨慎。

  张北县新能源办公室副主任王学斌:国外那块为什么发展特别快,就是说,人家一个村一个县,我有风电供电就行了,不朝外输。咱们这种,你比如说张北发的风电输送到南昌,输送距离太远,成本也是很大的。

  一些电力系统的专家认为,输电线路越长、电压等级越高,造价越高,而且超过一定距离后用交流特高压输电,损耗会增大。

  主持人:在“十二五”规划的目标是,到2015年全国投入运行的风电装机容量达到1亿千瓦。如何减少弃风限电,一方面要通过市场行为,让设备制造商和发电企业回到更合理的发展方式。另一方面,要通过电力改革促进电网更积极的吸纳风电。只有靠发电和输电两条腿走路,中国的风电行业才能走得更稳、更好。感谢收看《财经大广角》,再会。

  记者蒲俊对此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周勇 龙周园 | 版面编辑:冯仁可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宋卫平 省委常委 印度经济 王晓东 中科招商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量子卫星 中央军事委员会 社会抚养费 东江环保 冀中星 商誉 bdi 孙立平 信用卡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