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金墉:城镇化是中国重要战略

请问 2012年12月10日 09:29 财新记者 胡舒立 李增新 戈扬

详解世行报告《2030年的中国》,绿色增长包容性发展是未来改革方向

  财新传媒总编辑 胡舒立:

  你如何评价世界银行与中国在过去三十年的合作?

  世界银行行长 金墉:

  我认为世行与中国的合作堪称多边机构与特定国家合作的典范。双方的合作已经逾三十载,且合作的深度不断加强,合作的成果也很惊人。我们刚还在讨论水处理和交通方面合作的纪录——过去几年我们投资逾90亿美元,结果真的很让人印象深刻。前段时间,我在四川考察道路和卫生所,那里的成果也让人印象深刻。

  财新传媒总编辑 胡舒立:

  过去世行一直致力于帮助中国在多个领域进行机构建设和改革。展望未来,世行下一步在中国的工作重心是什么?

  世界银行行长 金墉:

  我们世行的这次中国之行,又加深了彼此之间的关系。双方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准备建立一个传播知识的中心(世界银行—中国发展实践知识中心)。我们要着手的第一个主题就是城镇化,这不是简单的城市规划。城镇化当然包括传统的问题,比如首先要考虑的交通。同时,我们还会着手教育、医疗保健、社会保障等方面,这些都是未来建设大都市——包括中国政府致力打造的绿色城市需要解决的。

  财新传媒总编辑 胡舒立:

  我们知道你此行前天会见了中国国务院副总理,会谈的时候也提到城镇化。我了解世行非常关注城镇化问题,那么你对中国新一届政府有什么期待吗?

  世界银行行长 金墉:

  同李克强的会面令人鼓舞。他非常清楚《2030年的中国》这份报告,鼓励我们撰写下一份旗舰报告。下一份报告就会聚焦城镇化问题。李克强对我们说的很清楚,他希望立刻开始。这份报告不仅会给中国提供新的视角,我们还希望通过搜集、分析和理解中国经验,给世界各国提供有益的战略性文件。世行与中国的关系正日益深化,城镇化这个问题上,中国下一任总理自身就很关注,他呼吁我们采取一些更大胆、有抱负的行动。

  财新传媒总编辑 胡舒立:

  你能谈谈这份报告吗?我们对世行与中国研究机构的共同努力表示认同,但是这份报告在中国引发了争论,你怎么看这些争议?

  世界银行行长 金墉:

  如果看报告中的六大战略方向,你会发现它们都很重要。其中让人感受最深是,这次是世行与国务院研究发展中心为主的中国机构开展的一次全面合作。我认为,中国也愿意从批判的角度审视自己,然后说,“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多进步,但这还不够。”

  在改革领域,中国还有更多的要做。这份报告详细阐述了对未来绿色经济的决心,也含给予更多人机会的决心。总的来看,这次的合作真的很重要,它不是又一个粉饰门面的文件,而是实打实的报告,非常中肯,有自我批评,这些都令人振奋。

  财新传媒总编辑 胡舒立:

  你刚才提到《2030的中国》这份报告中的六大战略方向,世行会如何帮助中国“交付”报告的成果?你认为最大的挑战来自哪里?

  世界银行行长 金墉:

  在这份报告中所提出的一些问题,每个国家都或多或少地存在着。深化结构改革不仅是中国的问题,甚至不仅是发展中国家的问题,欧洲和美国目前也存在结构改革问题。要实现雄心壮志的目标,就意味着世界各国都需要对这些问题做出应对。

  我觉得,因为中国把这些目都标明确地指出来了,在看到巨大成就的同时,不忘反思还要做什么。拿四川来说,我们都记得那场地震的破坏,看到受灾区过去四年的进展,给我一种感觉——中国能完成自己设定的目标。

  财新传媒总编辑 胡舒立:

  我们常说不同转轨国家有不同的改革路径,中国把它叫做渐进式改革。但有时候给人一种感觉,就是改革进行得太慢了,以至于既得利益积聚、膨胀,给将来的改革制造了巨大的障碍。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世界银行行长 金墉:

  在同李克强及其他政府高层的会面中,我感受到了推进改革的坚定信念和决心。现在全世界都在关注欧洲的进展,也都看到了美国2008年所经历的。我认为,大部分国家都明白,继续结构改革是现在的大势所趋。每个国家都要自省。从这次与中国高层的会谈中,我深刻感受到一种继续加速改革步伐的坚定决心。

  财新传媒总编辑 胡舒立:

  世行新的《国别伙伴战略》将未来世行在中国的工作重点划在三个领域:绿色增长、包容性发展及中国与世界的互利关系,为什么这样选择?

  世界银行行长 金墉:

  这三个都是优先项。举个例子,我们讨论的主题之一就是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的关系。目前,我们正着眼于可共同研究的方法,也正努力寻找合适的机制,但我们想与中国合作,比如,合作非洲的发展项目。这是我们讨论的主题之一,因为中国正在非洲大量投资。世行在非洲积累了大量经验,也有很多成果。为了促进非洲的发展,如果我们把中国与世行的专业技能和资源结合起来,这将比双方分别单独行动发挥更大的作用。所以,这是我们正在努力的领域之一。

  当然,气候变化和环境污染的情况不容乐观。我们知道,中国发电的70%来自煤炭。关于二氧化碳排放量,我不得不说,听到中国正在努力使可再生能源达到其能源产量的15%,这一态度无疑是对减少碳足迹的明确决心。这些目标的确很令人鼓舞,如果中国能够实现,将对全球的可持续发展带来重大影响。

  财新传媒总编辑 胡舒立:

  能否谈谈中国背景下的包容性增长?

  世界银行行长 金墉:

  让我印象深刻的事情是,每次会谈,中国政府的高级别官员都会清楚地对我说:“你知道,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的利益并没有惠及到每个人,这是我们未来主要的任务。”毫不夸张地说,我遇见的每个中国政府官员都会指出这一点。所以我认为第一步是承认问题的存在——中国经济增长成果没有惠及到每个人,这就需要承诺使更多人分享经济繁荣的果实。

  我们谈到的一些问题,比如最贫穷的人是否能借到钱,在中国确实是个问题。我们还非常具体地论及双方如何共同努力,给最贫穷的人增加获得资金的机会。我得再次强调,最让我鼓舞的是:在指出他们认为需要改进的领域上,中国官员非常直接、十分坦诚地告诉我还有哪些工作要做。所以,我们正同他们一道,寻找解决这些问题的具体方法。我们如何保证每个中国人有机会融资?又如何保证更多的人分享中国经济增长的成果?

  (实习记者 王玲 Annie Mark对本文亦有贡献)

  财新总编辑胡舒立专访世行行长金墉视频之二——【越早倾向于市场竞争越好】

责任编辑:周勇 龙周园 | 版面编辑:邱祺璞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埃博拉 孙立平 祁斌 谢伏瞻 东江环保 昆明火车站暴恐案 美国总统大选 交易商协会 社会抚养费 版税率 朱明国 债券基金 永远在路上 华润银行 诚通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