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放记录

为梦想“融资”

财经大广角 2013年01月07日 12:57 财新记者 战嘉琦 实习记者 王璨

众筹模式落地中国,发展中期待政策支持

  主持人:欢迎收看《财经大广角》。2009年,美国一位华裔青年想办一场新奥尔良交响音乐会,但最终因为资金不够而流产。他随后与同伴们联合创办了一个名为“Kickstarter”的网站,通过众筹融资的方式,为那些有着拍一部电影、写一本书、举办一场音乐会等创意梦想的人们提供融资平台。他们通常无法从传统融资渠道获得支持。普通人则能够通过这个网站,投资小额资金,比如10美元,集腋成裘,积累成一笔创业启动资金,帮助别人实现梦想。如今,这一模式也已经在中国诞生。

  追梦网创始人 杜梦杰:

  当你这个(众筹融资)平台,如果这个项目能筹几十万的时候,那它对于有创意、有能力的人,会是一个很强烈的信号。(剪切)如果有几万人支持我的话,就可能会有几十万人知道我的项目,我的宣传也有了,我的用户也有了,钱也有了,谢谢!

  台上这个奋力介绍自己项目的年轻人,名叫杜梦杰,他正在参加的是一场国内知名的创业投融资年度选拔大赛。他提到的这个网站,正是他于2011年9月创办的“追梦网”——一个通过互联网为创意项目融资的平台,被认为是美国Kickstarter网站的中国追随者。

  在参赛的3天时间里,杜梦杰抱着网站创立一年多以来的成果,在会议现场辗转各处。他要说服的是来自互联网和投资界的大佬们,争取他们对追梦网的风险投资。他要在规定的8分钟时间内告诉这些评委,为什么要做中国版的Kickstarter。

  追梦网创始人 杜梦杰:

  我们是从今年7月份开始正式有一个团队去做这个事。

  现场评委:上线是什么时候?

  追梦网创始人 杜梦杰:去年9月20日。但当时只有我一个人,我7月才毕业的。我做这个事是因为,当年我自己休学出国走了一圈,我是自己筹款,筹了6万元钱,当时我让很多人帮助我。所以我觉得我可以做一个网站帮助别人,我去了印度、尼泊尔,阿富汗这些国家。

  Kickstarter是近年来颇受关注的众筹融资网站之一。杜梦杰结合自己的经历,将Kickstarter模式引入中国。这一融资模式的发起方式和传统融资不同,只要手握创意梦想,任何人都有可能通过视频、图片、文字介绍等形式,把自己的创意或梦想展示在网上。经过网站审核,即可发布。

  项目发起人:“大家好,我叫安芯,现在我在追梦网上发起了这个间隔年写书计划的众筹项目”

  项目发起人:“我叫孙智,我的梦想是将驴背上的图书馆推广到全国各个高校,让那些有爱心的驴友们,带上我的书,将他们的爱传递下去”

  项目发起人:“我相信有很多人和我一样,在梦里坚持着。我们一起给定格动画一个不一样的未来,我是李丽娜,我23岁。我是定格动画师

  相对于传统融资对投资者有门槛要求,众筹融资中的投资额度可以非常“草根”。支持者可以依据项目发起人期望筹得的金额,进行各种等级的支持,可以是50元,也可以是1000元。

  追梦网运营一年多来,注册用户超过1万2千人。看似小额的融资项目,却吸引了很多关注。

  追梦网创始人 杜梦杰:

  我们平均每5个注册用户里面,会有1个人支持114元钱。

  天使投资人/评委 周哲:等下,每5个注册用户里会有1个支持114元?

  追梦网创始人 杜梦杰:现在我们已经是142元了,这是我们一个月前的数据了。我们最近一个月做了14万。最近上了一些好的项目。

  天使投资人/评委 周哲:这个有点神。

  追梦网创始人 杜梦杰:这个不好,这个数据不够好,美国那个(Kickstarter)已经做了三四个亿美金了。

  天使投资人/评委 周哲:但是,美国的人均给的钱是多少?

  追梦网创始人 杜梦杰:美国人均是80美金,80美金是300-400人民币。

  正如杜梦杰自己所说,与Kickstarter相比,追梦网的规模还非常小。Kickstarter成立三年多来,有超过3万个创意项目从超过250万支持者里募集到3.5亿美元。而追梦网上线了70多个项目,已为40多个项目成功融资20多万元。

  主持人:项目融资的成功与否,取决于项目发起人能否在预设的时间内,筹得期望的金额。如果项目没有成功,已投的钱会返回投资者账户,为的是确保支持者的利益。

  在这其中,创意项目本身的内容质量,以及在成功筹款后如何监管资金用途,成为众筹模式面临的最大挑战,这也是杜梦杰在过去的一年里一直尝试解答的问题。

  追梦网创始人:杜梦杰

  这个项目非常酷,他要在泸沽湖的路上盖一个书屋,2个人居住。你如果去泸沽湖旅游,你可以去住。比如你支持我38元钱,你可以住一个晚上。支持我98元,可以住3个晚上。198元可以住一个星期,类似于这个样子。他当时只要求筹6000元钱,结果最后筹到了1万多元钱。

  现场评委:但是成功了以后,你怎么监督?

  追梦网创始人 杜梦杰:我们筹款成功以后,钱拨给他是分三次拨的。第一次是拨50%,(确认)你已经在做这个事了。第二次是我们确认超过80%的用户(支持者)已经拿到回报了,会给你拨40%。当我们知道所有人都拿到回报了,给你剩下的10%。

  而且你筹款的过程中,需要不停地去和我们、和用户去互动。只有用户知道你这个事在进行,他才会给你钱。

  同样为了确保资金的安全,所有筹得的资金,都会由第三方托管。追梦网在整个交易过程中的资金托管和交易平台是支付宝。

  杜梦杰说,为了在初期吸引更多的项目,追梦网并未参照Kickstarter的提成模式。网站上线一年多以来,运营亏损10多万元。

  他希望能从这场投融资大赛上,赢得投资人的青睐和真金白银的投资。

  记者:聊得怎么样?

  追梦网创始人 杜梦杰:挺好的,有投资人约我晚上继续聊。

  记者:他是怎么说的?

  追梦网创始人 杜梦杰:就说他问我什么时候回上海,我说明天,他说那今天晚上再聊一聊。

  记者:大概给我们描述一下,今天大概说了几轮,每一轮评委都问一些什么问题?

  追梦网创始人 杜梦杰:1、2、3、4,5个吧好像是,5个还是6个?我都有些忘了,他们主要问一下你现在基本的运行状况、数据、还有你的模式、还有你的团队,我觉得这是三块最主要的。挺好的,有投资人约我晚上继续聊。

  记者:他是怎么说的?

  追梦网创始人 杜梦杰:就说他问我什么时候回上海,我说明天,他说那今天晚上再聊一聊。

  记者:大概给我们描述一下,今天大概说了几轮,每一轮评委都问一些什么问题?

  追梦网创始人 杜梦杰:1、2、3、4,5个吧好像是,5个还是6个?我都有些忘了,他们主要问一下你现在基本的运行状况、数据、还有你的模式、还有你的团队,我觉得这是三块最主要的。

  Kickstarter和追梦网的运作特点还在于它的回报方式。支持者获得的回报不是现金,而是与投资额相应的实物或是一次特殊的经历,比如一张电影票、与作者共度晚餐的机会。由于法律的限制,这一融资方式还不能给投资者以股份、分红等形式回报。因此它在中国的可行性,成为了现场评委、天使投资人周哲最大的关注。

  天使投资人/评委 周哲:

  这个模式在国内的可行性比我想象得要大。

  比如它的项目的成功率很高,有百分之七十几。也就是说有10个人上去说我要干什么什么事情,有7个人会拿到钱。而且这里面很多人给钱也不是为了要什么回报,也是有点想帮助别人。如果你事做成了,给我本书什么的。原来这种模式我一直是很怀疑的,但是他们现在,证明这个模式在国内是可行的。

  主持人:

  通过众筹融资这种方式,像在“在泸沽湖树上盖一个书屋”、“做一部定格动画片”、发明一种“防丢的蓝牙器”,这样一些看似创意性十足又天马行空的想法得到了支持。然而,这些融资成功的项目还是少数,大量的项目或者在融资过程中饱受质疑,或者因为项目的种种不足未能融资成功。如何让在美国成功的众筹模式可以在我们这儿落地成长呢。

  单向街书店位于北京朝阳大悦城,以提供免费的文化沙龙闻名,拥有众多书友粉丝。开业6年来,单向街曾因房租上涨多次搬家,与很多实体书店一样,也面临着生存压力。为了能维持住这个书店,一个“为书店寻找1000个主人”的想法,在同为众筹的网站的“点名时间”上应运而生。

  北京单向街书店店长 武延平:

  我们是打算用61天的时间认购10万块钱,征集1000名主人,最后的结果是一天不到二天的时间,已经达到这个数字了。主人这块是一周多,不到两周的时间已经达到1074位主人。他们认购的一些产品从50 、100、200、500、1000、2000(元)不等。

  几乎是一夜之间,轻松筹款10万。截至规定的筹款时间,这个为书店找主人的梦想,最终筹得235,975元。支持者获得相应的实物回报。

  北京单向街书店店长 武延平:

  像这本杂志就是500元认购的一些产品,我们做的这个单向街系列丛书是一套,算是礼包吧,按礼包来说,这是一种。2000的是这种VIP会员卡,就是你可以享受这种VIP的会员服务。这是1000的。你可以在这边购书,借书回去。50的可能就是一些咖啡券,名片之类的。

  项目的成功也伴随着质疑声。有人认为,这些为梦想筹资的做法,看起来更像是为一个经营状况不好的书店,号召捐款。

  北京单向街书店店长 武延平:

  有来自外面的一个疑问,因为跟钱有关系嘛,就是你是不是在捐款。(剪切)所以后来我们一一给大家解释,它不是在捐款,不是号召大家来捐款。也不是募集钱,打着单向街的名号说大家给我捐点钱吧,我要搬家了,如果你们不捐钱,我就做不下去了,不是那种情况。是产品的提前预售,就是如果我们能达到这个目标,我们就可以拿读者认购的钱做我们的事情,然后你就可以把自己的产品得到了。

  像单向街这样有预售性质的项目,在美国kickstarter上也很常见。比如一款 能显示智能手机信息的Pebble手表,最终筹得1000万美元。项目发起人接收支持者的预购,通过网站获得融资后,最终以手表作为回报。

  主持人:

  单向街项目之所以能获得成功,和它自身的知名度有很大关系。二十多万的筹款金额,也实属这类众筹网站目前难得的经典案例。大多数没有实体依托的项目,诸如电影、旅行、音乐等小项目,目前的成功率往往很低,且融资金额一般都在1万元以下。这些不知名的项目,很难获得网友的认可。

  一个名为“为一部原创电影完成后期制作筹款”的项目,就遇到了类似的问题。

  独立导演,项目发起人 陈翊:

  目前大概有300多人看过这个页面,有5个人对我这个项目做了支持。

  陈翊是一名独立导演,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后,他一直梦想拍摄一部自己的长篇电影。但由于对预算的把握不足,已经拍完的电影,却再没有资金进行后期制作。

  在他的项目发起页面上,写着这样一段话:“原本计划在11月完成最终剪辑,但因经费不足没有完成。我希望在这里找到愿帮助我来做这部影片的朋友!”

  但截止记者发稿,该项目已上线23天,情况似乎并不乐观。

  独立导演,项目发起人 陈翊:

  累计的金额有700元,总共(预期)募集是1万元,现在才完成了7%吧。

  本身这个模式并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是现在可能最主要的是公众的信任度,在这点上,有点中国国情。国内很多对于网上的一些事情,可能不可信。

  主持人:

  网站上绝大多数小众项目发起人也有着与陈翊一样的困扰。除了要在内容上足够吸引人,更多的时候,他们要面临外界对项目真实性和信用风险的考量。虽然众筹融资存在一些争议,成功率不高也是常态,但只有形成了较为成熟的市场环境,这种早期融资模式才能有壮大的空间。比如在美国,国会已经通过法案的形式,表达了支持小微初创企业的态度。这或许能为中国众筹融资的发展提供借鉴。

  2012年4月,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通过《初创期企业推动法案》(Jumpstart Our Business Startups Act),简称JOBS法案。法案允许小企业在众筹融资平台上进行股权融资,不再局限于实物回报。与此同时,也做出一些保护投资者利益的规定。

  美迈斯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耿科:

  (JOBS法案)有几个规定,大点主要是这么几个,第一是对每一个项目来讲,它的融资规模在12月范围内的融资规模,是不能超过100万美元。

  第二,它的每一个项目可以有很多小的投资人,但每一个特定投资人的话,他的融资规模是有一定的限制的。比如说投资人的话,他的年收入或者净值低于10万美元的话,它的总的融资额不能超过2000美元,或者5%。

  JOBS法案为像Kickstarter这样的众筹融资网站提供了新的发展空间,也为金融创新提供了合法框架。

  美迈斯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耿科:

  立法它实际上是一个平衡,美国立法的平衡一方面是要保护投资人利益。另外一方面,他也是要促进发起人去融资,让他觉得融资这个事很方便。

  而在国内,对于小微初创企业在互联网上的融资,法律和政策目前还是一片空白。有媒体将此概括为无名无份挑战监管。

  美迈斯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耿科:

  我觉得在国内这方面的话,也是应该这样,一方面你如果知道这个行为存在,然后你又不去立法的话,很可能投资人的利益,得不到保护。

  杜梦杰告诉记者,从众筹融资网站的角度来说,则是希望先把蛋糕做大,然后再慢慢争取政策的支持。

  追梦网创始人 杜梦杰:

  我们现在规模比较小,如果这个网站以后能出现比较好的项目,能筹集几十万,几百万,或是上千万的话,那它对一些行业会有很大的冲击。对投资会有冲击,对出版行业,对音乐行业也会有很大影响。

  主持人:

  新兴的互联网与传统金融业相融合,充满着想象力,带来了新的增长点。但与此同时,互联网也存在各种风险和不确定性。监管的缺位,使得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仍在政策红线上徘徊。作为互联网金融的一种重要形式,众筹融资在中国已经落地。未来它的生根发芽,甚至茁壮成长,除了需要小微企业和融资网站自身的努力外,更需要政策的认可与支持。

  感谢收看《财经大广角》,下期再见。  

责任编辑:周勇 龙周园 |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相关视频

热词推荐
一财网 王晓东 sdr 吴迪 上海人口 中央军委 京沪高铁提速 螳臂挡车 朱明国 刘志庚 量子卫星 中信保 王君 中国企业500强 财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