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布兰查德谈风险

宏观名家谈 2013年01月14日 09:50

新兴市场应关注资本流动风险,恰当使用政策工具

  主持人:

  奥利维尔·布兰查德(Olivier Jean Blanchard)是世界著名经济学家,研究领域涵盖财政政策的乘数效应,价格刚性到投机性泡沫,西欧的失业问题到东欧转型问题等,其编写的《宏观经济学》已成为西方主流学教科书之一。在担任世界货币基金组织(IMF)首席经济学家后,布兰查德更是长期战斗在危机的第一线。最近财新记者采访到了这位IMF首席经济学家。下面就让我们来听一听他对世界经济当前的主要风险的看法。

  记者:

  现在美国有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QE3,欧洲有直接货币交易(OMT),这些会对全球经济恢复产生什么影响?

  布兰查德:

  它们其实很不相同,QE3的目标是降低抵押贷款的利率。事实上,这么做的原因是美国的房地产市场太弱了。因为为我们建了太多的房子,而这导致房价过低,我们的希望是这将提高房地产的投资, 提高需求,提升产出,提振增长。所以其目的是促进美国的增长,美国增长对所有人都是有好处的。它对中国有好处,因为这会提高中国对美国的出口。

  而欧洲央行推出的所谓OMT的目的却是不同的。它的目的是为了帮助像西班牙那样的国家,如果它们希望的话,帮助它们在不用支付高额利息的情况下调整财政。所以它是为了保证,如果哪些国家希望调整财政,便可以以很低的利息实现。这很重要,因为没有人希望西班牙倒下,如果我们能够避免这些,那么欧洲的复苏便可以继续。同理,这对世界也是有好处的。

  记者:

  那么,在什么程度上,美国可以在未来实现财政稳定?

  布兰查德:

  我想很重要的事有一个清晰的计划,一个可信赖的计划,使现在的赤字得到有效地削减,是债务与GDP的比例降低。这并不需要在一夜之间实现,同样,这可以长达5年到10年,但一定要下降,重要的就是要下降。但是目前,还没有计划。

  记者:

  在QE3和OMT之后,我们是否要为2013年的通胀风险担忧?

  布兰查德:

  是的,我也预期会有资金流向亚洲和拉丁美洲,总体来说,这是一件好事,问题是,很多时候,它们流动过于频繁。它们流入、流出,而后又流入。我想亚洲和拉丁美洲国家一定要准备好稳定这些资本,无论是通过干涉外汇市场来问题汇率,降低波动,还是在某些时候,使用我们所谓的资本流管理工具。简单来说,就是使外国资本无法在短时间内轻易流进流出。

  主持人:

  2012年12月12日,美联储宣布了第四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每月采购450亿美元国债,替代扭曲操作,看来国际经济依然处在多事之秋。增新,我们看布兰查德谈了很多国家和地区的风险,不过最根本的还是美国,你觉得美国的财政赤字能够逐步减少吗?

  李增新:

  相对于人为的财政悬崖、自动减赤以及将来的债务上限问题,更可怕的是市场情绪的转变。2011年的时候,由于美国没有出台可信的减赤计划,当时几大评级公司就下调了美国国债的评级。如果2013年的时候还没有这样的计划,很有可能再次遭到下调。另外一点我们也看到布兰查德说,没人期待你一夜之间完成,但你至少要有一个中期和长期的计划。在过去的节目中我们也说,包括中国的改革、欧洲的改革和美国的改革都是这样。现在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信誉问题,credibility。即便你不能一下子把这件事情做完,但至少你要向大家显示你有减赤和进行改革的决心,并且你还要让市场看到你确实能够找到可行的具体措施。

  

责任编辑:李增新 | 版面编辑:邱祺璞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中科招商 全面深化改革 齐泽克 数字货币 中宝投资 省委常委 寻衅滋事罪 社会抚养费 信用卡提现 内蒙古银行 国家统计局数据库 alphago 互联网彩票 无法控制 美国总统大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