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话剧行业 春天有多远

财新记者 靳晴 阎晓琳 2013年01月14日 10:14 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市场升温,缺乏刚性需求和后台体系不成熟阻碍发展

  主持人:欢迎收看《财经大广角》。提起话剧,大家能联想到的,可能是人艺、国话这样的国营剧院,以及经验丰富的老艺术家。事实上,话剧跟电影相比,算是比较小众的休闲活动,整个市场一直比较低迷。但是今年以来,市场开始显现持续升温的现象:票房收入增长,一些民营剧社的知名度逐渐提高,资本也慕名而来。在十八大再次强调要将文化产业确立为支柱产业的背景下,话剧行业是否会迎来春天,成为资本青睐的下一个目标?民营剧社的生存状况又是怎样的呢?

  高中的时候呢,她很出名,是全校公认的校花。而我更出名,是全校公认的笑话。今天是邱雅的婚礼,十几年没见了,她还是那么美。

  这个傻大个,叫大春,他包揽了我们高中所有的倒数第一名。可是现在连这个傻子混得都比我好。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张扬,人如其名。他今天来的目的就是炫耀他的劳力士手表和他的爱马仕裤腰带。哎呀,这都几点了,还不上菜,裤子都饿掉了。

  2012年11月末的一个工作日晚上,民营话剧社开心麻花的2013贺岁舞台剧《夏洛特烦恼》正在进行首演。北京的冬夜寒气逼人,但依然挡不住这部剧的火爆,当晚剧场1020张戏票全部售出。

  这部剧的导演彭大魔以前曾经为小剧场创作、编导剧目,2007年加入开心麻花。他介绍说,表演风格贴近现实,是开心麻花系列舞台剧的特色。

  开心麻花签约导演、编剧 彭大魔:

  我们以前做的就是,也都是喜剧。也是在喜剧里加入很多笑点,风格略有不同。我们当时是比较偏学院一些,(开心)麻花更市场化一些。会在盘点时事上,还有一些每年的时尚上,下很多功夫。

  开心麻花成立于2003年,作为一家民营剧团,首创了“贺岁舞台剧”的概念。就是像贺岁电影一样,在每年岁末年初的时候,集中多场次演出一部喜剧给人们贺岁。

  开心麻花成立9年来坚持做大剧场喜剧,已陆续推出19部舞台剧。总经理刘洪涛介绍,近几年来随着品牌知名度的提高,票房也成倍增长。

  北京开心麻花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总经理 刘洪涛:

  在2010年,年度大剧场演出场次是207场。2011年是337场,包括30来场在外地。今年是410场。明年我们的计划是,自己营销的是560场,还有一些就是外地的包场演出这样的,我们叫巡演。所以明年一定会超过600场。这个演出规模在中国,应该是非常领先的。

  开心麻花的特色是在抖包袱的同时,注重盘点时尚元素。这也是开心麻花能够快速赢得年轻受众的主要原因。

  把这排小趴趴坟都给我扒了,盖上简易棚。拉面、烧烤、麻辣烫。这边再给我整一排城管,没什么事就撵他们。就绕着我二大爷这坟串子跑。

  活人是不会住在坟里的,所以坟价才死贵死贵的。来我给您介绍一下。这是一套非常适合老年人的南北通透板儿坟。

  我们现在还有一个好消息,就是如果您可以全款购坟的话,我们还会附赠给您一口棺材。不知道您是喜欢翻盖的还是喜欢滑盖的?

  有触屏的吗?

  投中集团研究部总监 李玮栋:

  实际上过去的几年,它都一直是每年有这种原创的,而且是贴近现实的节目,能够推广到市场上面。而且做了很多市场的营销工作,这个都是帮助它能够很快贴近现在年轻受众的需求,而且能够很高效地到达潜在用户的视线里面。所以说它的成功,一方面是营销,再一方面是内容的创作。

  主持人:开心麻花系列喜剧的火热引来了投资者的关注。2012年5月,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与开心麻花签署了投资意向协议,目前已经完成尽职调查,交易的金额和股权比例也将很快见分晓。但是获得风投关注的民营剧团凤毛麟角。一方面,目前话剧行业的投资案例并不多,大部分是针对单个剧目的赞助和投资。另一方面,中国整个话剧市场规模也还比较小。

  根据道略文化产业研究中心发布的报告,2011年中国全年话剧市场票房总收入为6.3亿元。与影视产业每年过百亿的票房相比,话剧行业体量很小。其中,开心麻花占全国话剧票房收入的十分之一,为五千万元左右。

  北京开心麻花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总经理 刘洪涛:

  从大的行业来说,话剧不是很景气。主要在一些中心城市,比如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还是有一些有品牌影响力的话剧团队在做演出。很多城市,包括一些省会城市,都是多少年没有话剧演出了。

  投中集团研究部总监 李玮栋:

  开心麻花这个项目我感觉,做投资比较成功。但是说类似于这个行业未来的空间,我感觉能找到类似的项目,再找一些我感觉会比较困难。毕竟从文化产业角度来说,做投资可能更多的,我是看中品牌,通过我的内涵,通过我的创作能力和团队,能够衍生到其他的一些领域里面。

  品牌带来的影响力十分明显。经过近10年的摸索,开心麻花已经开始涉足舞台剧外的其他内容,目前已与乐视网联合推出网络情景剧《开心麻花剧场》。创始人张晨表示,开心麻花会继续利用品牌影响力,往多元化方向发展。

  开心麻花创始人 张晨:

  所以也可能是我们的电影,我们明年要做的,或者我们的网剧,或者我们现在要跟电视台合作的电视剧什么的。反正我们会做坚持做喜剧产品,这是一个相对确定的事情。

  主持人:资本虽然开始关注,但大多数依然在观望和权衡。开心麻花创始人张晨坦言,话剧行业的特点是利润率较低,而且话剧演出无法像影视作品发行一样,靠售卖拷贝大规模复制。全国范围内的演出,意味着需要更多的演员,更频繁的排练和更高的成本。

  这里是开心麻花的排练厅。每部新戏上演前,演员们都要每天工作16个小时以上。导演彭大魔和闫非告诉记者,保证演出数量和质量别无他法,只能靠积累,在反复排练和演出的过程中培养新演员。

  开心麻花签约导演、编剧 彭大魔:

  我们有的时候也是特别焦头烂额。有的时候缺演员了,我们就得赶紧去找演员,能找到理想的几率也特别少。

  开心麻花签约导演、编剧 闫非:

  很多班底的演员是这样,我们就是首先就是剧本发给演员之后,我们会对演员做一些调配。然后有新演员的时候,我们要重新调,跟着新演员的一些感觉,人物(角色),不断做些调整。其实这个过程是挺累的,挺熬人的.因为反复做一个戏,一轮又一轮的,你就反复去排吧。

  反复排练和大规模演出也带来了较高的支出。开心麻花目前光签约演员就有30多个,所有剧组演员共有100多个。阎非介绍,为了应对异地同时上演的情况,剧目《乌龙山伯爵》已经制作了3套舞台布景,成本不低。开心麻花创始人张晨坦言,话剧行业最大的问题是成本不断上升,票房收入增加却存在天花板。

  开心麻花创始人 张晨: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剧场演出,到后来我们意识到,剧场演出是一个非常好的调动我们原创资源的一个平台.但是如果只靠剧场演出,其实作为一个企业来说,生存的压力特别大。甚至都有可能生存不下去。所以你也可以理解成是被逼的。我们必须要去往其他渠道要去拓展我们的内容。

  主持人:正如我们前面所看到的,话剧行业发展面临很多的限制。开心麻花经过近10年的发展,其模式的成功有着特殊性。而目前话剧市场中,更多的是规模较小、经验较少的民营剧社。它们又是如何运作的呢?我们跟随记者去看一看。

  在北京东城区的一栋商务大厦里,从电梯上到8层,再经由楼梯上至办公楼的顶层。记者看到,狭窄的空间被隔出几间办公室。这就是北京雷子乐笑工厂的办公地点。董事长张成晓勇介绍,剧社自2007年12月成立以来一直在这里办公和排练,节约了很大一部分成本。而剧社一直以来走的是快产快销的“工厂”模式。

  雷子乐笑工厂 董事长 张成晓勇:

  从我们的话剧社的名字来讲,雷子乐笑工厂。为什么叫工厂?我们就是从一开始就想打造一个产业链化似的,让我们的雷氏喜剧像工厂生产产品一样的,我们要做到我们的产量。

  我们就强行规定,每个月必须换一部戏。每周只能休息一天。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就是说一个月我就要做一部戏。

  雷子乐笑工厂做的是小剧场喜剧,定位是为都市人减压。公司注重产量,5年来原创了45部小剧场喜剧,演出场次1900多场。张成晓勇坦言,之所以自己能做到这么多场演出,是因为拥有长期租用的固定剧场资源。而这是很多小剧场话剧社团所没有的。

  雷子乐笑工厂 董事长 张成晓勇:

  我们拥有自己的剧场,我们才能把自己叫做笑工厂。北京演出团队,据不完全统计,前一阵我们去开会,说是有530多家演出团队,北京的剧场只有100家左右。也就是说每天都还有400多个演出团队在抢占这个市场。

  雷子乐笑工厂的剧场名为“雷剧场”,现在位于北京东四十条保利剧院对面的瑞士公寓一层。张成晓勇介绍,公司与物业签定了10年的租赁合同,自有剧场为演出提供了很大的便利。现在每周有6天晚上都会在剧场上演自己的剧目。200个座位的剧场,通常坐满四分之三就能收回成本。

  雷子乐笑工厂 董事长 张成晓勇:

  (票房)全部卖完应该是6万多一场,但实际上现在对我们来讲的话,只要卖够8000到1万,我就已经不赔了。

  我们现在进行的是团购时间,120块钱的卖39(块),280是69块钱,480块钱的是99块钱。一个月演24场,甚至演30场。有些时候周六周日可能下午会加场。这样就已经是不赔了。

  张成晓勇介绍,做小剧场演出票价低,场租又逐年上涨。为了控制成本,公司的签约演员薪水很低,人员的流动性很大。张成晓勇因此决定聘用刚毕业的学生,并且要求演员在没有演出的当晚承担检票、引位等工作。这样既节省了成本,也培养了演员。

  雷子乐笑工厂 董事长 张成晓勇:

  就是我们现在和河北传媒大学,以及北京的影视舞蹈学院,我们就联姻了。他们一个班里边,几十个学生,我挑两三个是没有问题的。这两三个人就来到这里来,来去锻炼、打磨,等他们成熟了,他们再走,他们下一波学生再来。

  主持人:采访中,多位业内人士都表示,目前小剧场剧社的生存十分艰难,大部分民营剧社依然在探索适合自己的发展模式。最近几年,由于话剧市场出现升温的迹象,一些后来者的加入,使得原本就小众的市场竞争愈加激烈。要想活下去,只能从创作和营销上下功夫。

  2012年12月初,民营剧社大鬼创作兵团当年的第一部新戏正在上演。导演大鬼告诉记者,这部戏是自己创作上的一个创新,卖点是真人武打式的功夫喜剧。

  大鬼创作兵团 导演 大鬼:

  我不敢说效果怎么样,我也不敢说未来怎么样,我只敢说至今为止没有人这么做过。

  这是一种系列。是我们研发的一种系列,我觉得这部剧的成功会代表着我们在功夫喜剧的领域这块会站得住脚。

  大鬼解释,最近两三年来,越来越多的外来者看到话剧市场的火热,开始加入进来,逼迫资金链本来就紧张的民营剧团尝试各种创新。

  大鬼创作兵团 导演 大鬼:

  现在知道剧场好了,能挣到钱了,慢慢来的人也越来越多,无论是五湖四海的、打水漂的人、玩的人。就是因为可能小剧场投入也不是太高,所以大家都有这笔钱去玩。一玩对质量又要求不过关。所以说很多东西都已经,来了一批人就觉得,再也不看了。来了一批人,再也不看了。所以现在很难,实际上是一个坎。

  除了受邀去各地巡演,各民营剧社也在尝试通过售卖版权的方式,来推广品牌、获取收益。

  大鬼创作兵团导演 大鬼:

  一般去外地的话都是地方的演出方做地接,我们去配合,其实也就是内容供应。甚至有的可能更方便一点,就是我们发版权过去。比如说授权谁,你们来去在某一个阶段去演出这个作品。他们就可以用当地的团队来去做这个作品。

  张成晓勇介绍,雷剧场目前已在哈尔滨和石家庄找到两家合作伙伴。它们冠名雷剧场,在当地上演自己的剧目。张成晓勇说,预计2013年在全国开设10家雷剧场。

  雷子乐笑工厂 董事长 张成晓勇:

  卖版权给他。他们必须是冠名,比如说哈尔滨雷剧场,石家庄雷剧场,他们会去做这样的。我们采取版权制的这种合作模式。我们是每一个戏在当地演一场,我们差不多是1000块钱的版权费。

  投中集团研究部总监李玮栋认为,对于中心城市消费者而言,话剧还没有成为休闲娱乐的首选,更没有变成刚性需求。未来3-5年之内,话剧行业可能会有1-2家公司能够成功上市,但要像影视行业一样大规模发展存在困难。

  投中集团研究部总监 李玮栋:

  毕竟这个行业本身,一方面缺乏一个长期的受众的消费习惯,然后它也没有后台非常成熟、成体系的配套的工业,像这些演员的经纪,包括人才的培养,包括市场的推广和营销,这些可能都是话剧行业,这些演出类机构自己在辛勤去摸索的地方。所以说这个也制约了这个行业能够像影视行业一样,能够大批量的迅速地去扩张。

  主持人:从记者走访的几家民营话剧团来看,话剧行业还处在探索阶段。只有少数企业能够持续快速成长、现金流状况良好、保持盈利稳定。大部分民营话剧团仍在尝试中确立自己的创作风格与适合的发展模式。此外,近两三年里,市场的升温使原本体量就小的行业,竞争更加激烈。有创作者告诉记者,话剧行业的繁荣需要的不是短平快的热钱和一窝蜂式的大发展,只有当文化环境更为宽松,剧社创作出越来越多的高质量原创作品时,行业的春天才会真正到来。感谢收看《财经大广角》,再会。

  (财新记者刘冉对本文亦有贡献)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节目表
  • 周一
  • 周二
  • 周三
  • 周四
  • 周五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海南拆迁 黄晓明专访视频 财新 李庄讲李庄案 美国经济崩溃 美国利率 期货 原因 巴菲特 中国财新pmi 日本外相将访华 贵州兴义交通事故 郭伯雄案审查起诉 河北省反腐最新消息 上海送奶车侧翻 易乾 徐翔被依法批捕